笔趣阁 > 绝世唐门里的愚者 > 第六十二章 占卜
    “来,华生,你的面包。”说着山德士将称量好的十六条黑麦面包装入了纸袋,一摊右手道:

    “9便士。”

    “好。”没有多说,霍雨浩掏出一张面值一苏勒的纸币,递给了山德士。

    接过黑面包和找的零钱后霍雨浩就准备等回到公寓后慢慢享用,但他还没走出店门就看到街道被巨大的人流给站满了。

    人流中有不少人举着横幅或者小旗子,时不时的有人大喊:“消灭祖国母亲的敌人”、“是时候降下正义之锤了”、“皇帝陛下万岁”。

    霍雨浩见此有些好奇带有疑惑的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

    山德士奇怪的说道:

    “啊?华生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最近帝国和周边几个王国的局势非常紧张,已经爆发了多次边境冲突,看来是要开战了。”

    经过山德士的提醒,霍雨浩想起来来了,通过记忆得知他所在的帝国是其本身的建立就充满了铁与血,有着悠久的军事传统的国家,凭借着其强大的武力在军事上对旧世界其他国家有着压倒性优势,奠定了它成为旧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基础。

    但正因为这一基础建立在武力上,帝国霸主的地位并不牢固,几乎帝国周围所有的国家皆为假想敌国。

    帝国国内由于贫富差距持续拉大,社会矛盾也累积到了值得帝国政府头疼的程度,经济也陷入低迷状态,此时的帝国就是一个火药桶,随时可以爆炸,就差有心人点火了。

    对于这些,战争就是帝国一贯解决国内一系列问题的方法,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上流阶级他们都相信帝国的武力会给他们带来庞大的好处。

    典型的强盗逻辑。

    平民渴望通过战争得到上升通道,资本家也希望可以通过战争鉴定不平等条约来谋取丰厚的利益。

    战争的原因又是一个你情我愿。

    虽然不喜欢战争,但霍雨浩也无法阻止其爆发,他连斗罗大陆的都阻止不了更别说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异世界自己还丧失了所有的修为,霍雨浩只能同情一下那些即将遭受战火洗礼的民众,想象一下战争带来的残酷场景,他再次感觉无力。

    等到游行队伍走过这条街道,告别山德士后,霍雨浩另外找了一条路线回公寓。

    在路上他经过一个市政广场,此时搭起了诸多帐篷,有装扮古怪好笑的小丑正四处散发传单。

    “马戏团表演?”霍雨浩瞄了眼别人手中的传单,低声念出了大概内容。

    他身侧忽然传来一道沙哑的男声:

    “要占卜吗?”

    下意识扭头望去,霍雨浩看见一个低矮帐篷前站着位头戴尖帽遮住了上半张脸、身穿黑色法袍的男人。

    “不,不用。”霍雨浩直接摇头示意,先不说他哪有闲钱去占卜而且自己身上也是有着命运之眼的,等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也是可以预见未来的,比这地摊货不知强到哪里去了。

    这位男子笑了笑道:

    “我的塔罗占卜很准的。”

    “塔罗……”霍雨浩顿时愣住,斗罗大陆也有塔罗啊!

    等等……霍雨浩霍然想起了斗罗大陆塔罗占卜的由来。

    塔罗的历史在斗罗大陆绝对不算悠久,它仅仅是在五十多年前,由那时的保护伞发明推广开来。五十年间,随着保护伞不断发展壮大塔罗牌也更为人们所熟知,甚至到了如果你在街上算命,不带幅塔罗牌就不是正规的。

    这个世界也有塔罗,霍雨浩自然也就想到了保护伞公司,而且根据记忆对比这个世界的科技也和保护伞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由此霍雨浩可以推断两者之间可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带到这个世界,还不知道怎么回去,或许在这里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想到这里,霍雨浩就有心看一看这里的塔罗牌究竟长什么样,于是对那位男子说道:

    “呃,说实话,最近我运气确实很差,事业一直很不顺,或许……我应该试一试。”

    那男子件霍雨浩改变主意了,顿时笑得更灿烂了,道:

    “先生,相信我,你一定会时来运转的。”

    说完,男子就做了个请的手势霍雨浩就弯腰进了男子身后低矮的帐篷。

    帐篷内非常黑暗,只得摆在桌上的水晶球提供些许光亮,隐约照出一张摆满纸牌的桌子。

    男子绕过霍雨浩,坐到桌子对面,点燃了蜡烛。

    昏黄摇曳,帐篷内似明似暗,瞬间多了几分神秘的感觉。霍雨浩坐下,目光扫过桌上的塔罗牌,发现几张画着“力量”、“恋人”、“塔”和“节制”的主牌,这确实就是自己所熟知是塔罗牌。“

    男子伸手将所有的塔罗拢在一起,叠成一堆,推到了霍雨浩面前这位马戏团的占卜师低哑说道:

    “每个人的命运只有自己才能占卜,所以你来洗牌、切牌。请问你想占卜什么?”

    回想了一下塔罗牌的几种牌型,霍雨浩毫不犹豫道:

    “过去,现在,和未来。”

    接着霍雨浩熟练地洗牌、切牌。“好了。”他将洗好的塔罗牌放在了桌子中央。

    占卜师伸出手指,从顶端拿起一张牌,放在了霍雨浩左手边,嗓音愈发地低哑,“这张象征过去。”

    “这张象征现在。”占卜师将第二张牌放到霍雨浩正前方。

    她又拿起第三张牌,置于霍雨浩右手边:“这张象征未来。”

    “好了,你想先看哪张牌?”做完这一切,占卜师抬起脑袋,用灰蓝色的眼眸深深望向霍雨浩。

    “未来。”

    男子缓缓点头,将位于霍雨浩右手边的纸牌翻了过来。

    “观众。”

    “观众?”

    “没错,观众。”占卜师点头,然后开始了解说:

    “这张牌告在诫你,在未来遇见任何事物,你都只能当一个观众。”

    “什么意思?”

    “观众只能是观众,不是演员就不要上台表演。”

    “对不起,你能说的更清楚一些吗?”霍雨浩被这男子搞得一头雾水。

    男子神秘一笑,“这预示着在未来,你很有可能会遇见一件或者多件事,你如果插手了这些事,你就很有可能陷入困境。“

    “是这样嘛?”霍雨浩思考着,这指的是华生?毕竟他的职业已经演变为了一个专门观察夫妻生活是否幸福美满的观测员,难道他因此遭受杀身之祸。

    只能说贵圈真乱。

    男子抬起脑袋,用挂着单片眼睛的眼眸深深望向霍雨浩。

    “所以给你的意见就是未来请不要多管闲事,静静的当个旁观者就行了,不要插手,好奇心害死猫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