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出谷
    众人说话间,极远处又传来了数道强烈的法力波动,且正在魔魂逃遁的方向上。

    不用说,定是魔魂又撞上了其他元婴修士,正与之相斗。

    “此魔能吞人元婴恢复伤势,不可让谷内其余道友陨落在其手中。

    洛道友若还有余力,不如与魏某等人一同前去驰援。”

    魏无涯没有拦下亡命而逃的魔魂的胆子,但是与人一同围攻魔魂的胆子还是有的,而且很大。

    “施展九转灭魂大阵让洛某消耗了大量心神,要不然也不用自爆一件古宝逼退那魔魂了。

    眼下确是没有余力再战,还请魏盟主见谅。”

    洛虹想要放走魔魂,此刻自然是推脱不去。

    魏无涯闻言也未强求,随即便领着程姓老者等人一同,朝动静传来的方向遁去。

    待魏无涯等人消失在天边,元瑶突然颇为担忧地开口道:

    “夫君,韩兄真的没事吗?”

    “放心吧,他好的很,当时从空间裂缝中散溢出的灵气,可远超一般灵地。

    似幽冥之地这般的绝灵之地,韩师弟都能自保无虞,更别说在灵气充裕之地了。”

    洛虹随口解释了一句,便要去寻可传送到谷外的禁制。

    对于他而言,在坠魔谷内的所有目的现在都已达成,已经没有理由再继续逗留了。

    就在他要动身之际,元瑶那带着不舍的声音幽幽传来。

    “夫君,妾身刚刚已将镇海珠祭炼完了。”

    洛虹闻言顿时神情一僵,而后苦笑一声道:

    “是吗?算算也的确是时候了,你已经准备好了?”

    “嗯!我要与夫君同获长生!”

    元瑶的语气坚毅无比,显然是深思熟虑后才做的决定。

    洛虹心中虽万分不舍,却也知元瑶这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谷内无法感知到补天石,我们出去后再说吧。”

    原本顺利获得古魔之躯的喜悦,随着元瑶的临行烟消云散,洛虹闷闷地飞遁在内谷之中,前往最近的上古传送阵。

    ......

    天南东裕国的宁州,是紧挨坠魔谷所在之地昌州的,一处不起眼的小州。

    相比昌州遍地的山岭,宁州草木不盛,河川不多,灵地更是没有几块,境内除了几个修仙家族以外,没有其余的修仙势力。

    不过也因此脱离各类纷争,几个修仙家族自得逍遥。

    在宁州的西南边,有一片小型山岭,名曰灵麟山,占地不过百余里,其中仅有两座山头拥有灵脉,却由三个修仙家族共同把持。

    可想而知,这三家都是不入流的小家族,族内别说结丹期修士了,就连筑基期修士都没两个。

    这一日,灵麟山难得的透出几分喜气,锣鼓之声响彻山林,正是那王家嫁女,李家娶亲。

    此时,位于主峰的大殿中,三家子弟聚集于此,共贺新婚,推杯换盏间好不热闹。

    近百年以来,这样的通婚之事,时不时便会在三家之间上演,所以两家之外的黄家却也没有因此生出别样的心思。

    其实,三家家主都清楚,他们已有合并之势,哪家若是能出一位高阶修士,另外两家便会毫无抵触地依附过去。

    喜堂之上,王李两家家主高坐于前,一对身穿喜服的男女在众人的恭贺声中款款走来。

    “呵呵,王兄,你家这女娃天资可不错,不过双十年纪,便已将基础功法练至了第五层。

    你真舍得将她嫁到我李家来?”

    李家老者笑眯眯地捋着白须道,分明是对王家的女娃满意之极。

    “呵呵,只要李兄不亏待了糯儿,王某有何舍不得的。

    我此前可是听说李兄从外头收到了一瓶凝气散,和一批太上符,而今应当不会吝啬吧?”

    王家老者满面带笑,眼中闪着狡黠之光道。

    “好你个王兄,竟在此等我,看来今日李某不出点血,得被你叨叨个几年。”

    李家老者笑骂一声,却也未露出为难之色,显然是早有准备。

    果然,当二位新人站定之后,他便抛出一个玉瓶和一对玛瑙红镯道:

    “糯儿今日嫁入我李家,我这个李家家主却不好一点表示没有,这里有半瓶凝气散和一对烈火镯,你安心收下吧。”

    “祖爷爷,这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一旁的新郎得知老者送出之物,当即吓了一跳,连忙摆手推辞道。

    “又不是给你的,轮得到你说话吗?!”

    李家老者双目一瞪,挥手便要将两件新婚赠礼,送到堂下的新娘手中。

    就在这时,喜堂之中忽然一阵低沉的雷鸣声响起,接着一团白色灵光凭空浮现,激起一阵狂风,直接将新娘的头盖给掀了去,露出一张惊恐不安的可爱圆脸。

    两旁观礼的三家族人皆是被吹得东倒西歪,心中惶恐不安。

    随后,白色光团突然一暗,在两位筑基期家主诧异的目光中,一个人影陡然出现在半空。

    视线清晰之后,洛虹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座贴满喜字的大殿之中,探出神识略一感应,便知方圆数百里就只有此地的几十名低阶修士。

    瞧他们目瞪口呆的表情,显然是被突然出现的自己吓坏了。

    如此想着,洛虹缓缓落地,忽觉脚下有些膈应,刚要低头查看,便传来一声脆响。

    原来是他一下没控制好力道,将一对镯子给踩碎了。

    而另一边还有一个碎裂的玉瓶,其中的五枚丹药散落得到处都是。

    “凝气散?以这些修士的修为,应当视此丹为性命才对,这般散落在地,怕是因为我闹出的动静。”

    就在洛虹打量四周之时,首座上的王李两家族长也在打量着他。

    虽然他们未从洛虹身上感应到一丝法力气息,但是光从他出现的方式看,二人便知洛虹绝不是凡人。

    尤其是李家老者见到洛虹不经意间就将烈火镯踩碎时,两颗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购买此镯时,他的那位老友可是信誓旦旦说此镯进如烈火,退如金铁,乃是攻防两仪的法器。

    而今,这位突然出现男子却是随便一脚,便将其给踩碎了,若是对方全力出手,难得会有何等巨力?

    李家老者顿时不敢再继续往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