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上医 > 第九章 始于足下
    人家都是薅羊毛,李风则是剪猪鬃。这破剪刀也不好使,跟后世的模样完全不同,而是跟镊子的用法差不多,竟然是捏着来剪的。看来,下次去铁匠铺,还得打造两把剪刀才行。

    这些生活中的小东西,李风也不准备藏着掖着。这个时代也没有专利,有些东西你想保密也保不住,别以为古人就不懂得山寨。

    至于一些重要的,也就是能够赚大钱的东西,李风还没打算好呢。要是贸然拿出来,看到有利可图,李风肯定会被人给吞得渣都不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回到家里,李风就开始指派:

    “罗刹,把这些猪鬃都清洗干净。”

    “夜叉,把火点着,帮我把胶熬化。”

    “二虎,把木柄修理好。你弄这么粗的木棒作甚,猪嘴都塞不进去!”

    至于最为精细的活计,就是在牙刷木柄的一端,钻几排小孔了,这个李风准备自己动手。

    “大兄,大兄,奴奴干什么呀?”小丫头着急了,拽着李风的衣襟,来回摇晃。

    人家这么积极,当然不能打消积极性。李风琢磨一下:“奴奴最能干了,来,大兄的手掌被锥子给磨破了,你给大兄呼呼。”

    嗯,这个奴奴最在行了,捧着李风的手掌,撅着小嘴,轻轻呼呼着。要说李风这具身体还挺废材的,细皮嫩肉,转了一会儿锥子,就被木柄把掌心磨破了。

    望着这一双小儿女,老祖母脸上也浮现出难得的笑意:就是,这风儿来到这里之后,好像变得能折腾了,也不再读书。算了,平安是福,不读就不读吧,皇上都说了永不录用,这辈子算是绝了仕途……

    一切就绪之后,李风就开始制造牙刷,在木柄钻好的小孔里塞上一小撮猪毛,点上一些肉皮胶,等凝固之后,便粘牢了。

    这些胶粒还是昨天买回来的,今天就派上用场。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动物的肉皮熬制,黏性不错。

    等到把两排小圆孔都插好猪毛,在用剪刀把猪毛修理整齐,一支简陋的牙刷就做好了。农村家孩子出来的李风,动手能力还是不错的。毕竟,小时候的玩具,都是自己亲手做的。

    把牙刷塞进嘴里试了试,嗯,毛儿稍稍有点硬,不过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不错不错。

    等他刚把牙刷拿出来,就被二虎心急火燎地抢了过去,然后乐呵呵地塞进嘴里,还来回刷了几下,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大郎,原来此物是刷牙用的,嗯,真好使,像大郎这样的读书人就是厉害!”

    看着递回来的牙刷上面,沾着一层黄黄的牙垢,李风连忙摆摆手:“这一支就送你啦。”

    “多谢大郎,我回家给娘娘用!”二虎欢喜得跟捡了个金元宝似的。

    李风当然知道,在这个时代,娘娘可不是皇家的专门称呼,而是孩子用来称呼母亲的。不过,他还是要提醒一下:“二虎,这东西以后就叫牙刷了,自己用自己的,一会我多做几支,都有份。”

    其实,罗刹和夜叉他们在看了一阵之后,也就都学会了制作牙刷。一上午下来就做了十几支,家里每人都分了一支。

    看着小小的牙刷,李风还是很有成就感的:牙刷虽小,却是他第一件制作出来的跨时代产品,就从这个小小的牙刷开始,改变世界。

    剩下的都被老管家李忠给收走了,说是要拿到城里去贩卖:这东西根本就不用本钱,就是一文一支,也赚大了。

    李风不由得灵机一动:“忠爷爷,不如我们发动村民,利用闲暇时间制作一批出来,然后再统一贩卖,免得被人仿制出来。这样,在别人仿制之前,我们也能多卖一些,多少帮衬一下家里。”

    “还是大郎思虑周全。”李忠眼睛一亮,连忙点头答应。在他看来,小主人原本就是个书呆子,一心只读圣贤书。遭遇变故之后,简直变了一个人,不仅仅通晓事务,而且也聪慧许多,像牙刷这等精巧的物件,都能琢磨出来。

    不过,这样赚钱的机会,可不能平白都便宜那些村民,所获之利,怎么也得主家占大头才行。

    这种事情,李忠老管家安排就成。有了牙刷,还需要配套的牙膏才好,李风于是又转入新的研究。

    在这个时代,比较讲究一些的人家,有用青盐来净口的。但是,李风觉得这个太过单一,他在读医科大学之前,跟随爷爷学习中医,也记着不少古方。大多是明清两代,医药方面的发展,比隋唐时期成熟多了。

    其中就有一个方子,就是古人调配出来的“牙膏”,说是牙膏,其实应该叫牙粉。里面含有薄荷、细辛、冰片、青盐等等,能够清洁口腔,保护牙齿。

    但是具体的配伍,李风还真记不住了。这也好办,晚上跟小爱联络一下,很快就把药方搞到手。

    说干就干,第二天,又跑了一趟大兴城,这次是赶着牛车去的,拉回来一大车药材。搞得老管家跟在李风屁股后边念叨:“大郎啊,家里可着实没有余钱啦——”

    “无妨,这牙刷和牙粉应该能够小赚一笔。”李风一头扎进房里,开始给牙粉配伍。最后,还要细细地研成粉末。

    这项工程,就不是李风能够独立完成的,就交给李厚去做。庄里人每年研磨米面的石磨,用来磨牙粉正好。

    而整个龙泉村的村民,无论是隶属于李家的仆妇,还是那些自耕农,都随着忙碌起来。像制作牙刷这种简单的工艺,看两遍就都能上手。

    大家的积极性如此之高,主要是因为李家的老管家说了:制作两支这种牙刷,就给一文钱。乖乖,这不是跟白捡钱一样吗!

    群众的力量果然强大,几天下来,整个龙泉村的猪,就全都变得光秃秃的看,身上一根毛都找不到。

    没有原料,大伙也急啊,都来找老管家,最后又反馈到李风这边。

    “什么,猪毛都光啦!”李风也吃惊不小,这时候人们薅猪毛的本事也不差啊。

    没有猪毛,可以用马尾啊。结果李风一问才知道:龙泉村里,一匹马都没有。

    在这个时代,马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够养得起的,大致就相当于后世李风小的时候,村里谁家有一辆小轿车似的。

    看起来,马尾是指望不上了。最后,还是李厚想出了好主意:要猪毛,找屠户啊!

    等李厚出去转了一天,背了一大筐猪毛回来,村里的家庭手工作坊,这才得以继续开张。

    一连干了十多天,竟然制作了一万余支牙刷。而李风制作的牙粉,也已经被装进一个个白色的小布袋里。条件有限,只能由各家的妇女制作一些极小的布袋,充当牙粉袋儿。

    依着李风,本来是要亲自出马的。不过,被老管家死活拦住。士农工商,虽说从文帝开始,比较注重商贸,商人的地位提升不少,但依旧受人鄙视的。

    没法子,李风只能派罗刹和二虎跟随。另外,还有李厚以及村里的几个闲汉,毕竟涉及到钱财,还是小心为妙。

    天没亮,一行人就赶着牛车,早早出发,李风送过村口的石桥,这才心怀忐忑地被赶回来,脚下一边迈着方步,李风心中一边思量:都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也不知道,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次小尝试,结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