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上医 > 第十八章 一时多少豪杰
    领着奴奴晨跑一圈,回到自家院子里,李风又开始教老祖母练习五禽戏。

    没错,就是五禽戏,而且是孙药王亲自传授的,除了虎鹿熊猿鸟的动作形态之外,还有一套与之相配合的呼吸吐纳之法。

    这个才是真正的不传之秘啊,模仿动作只是虚有其表,这吐纳之法,才是关键。

    李风在青云观这三天,每天晨起,孙药王都会操演五禽戏,谢映登则打熬力气,小小年纪,一柄银枪已经使得虎虎生风。

    不过呢,李风对谢映登的把式不感兴趣,想到孙药王是活过一百岁多岁的,这健体之法,肯定有效。于是,李风就试着上前请教。古代就是很讲究传承的,轻易不会传授技艺,所以,不少东西传着传着,就传丢了。

    结果呢,孙药王一点也不藏私,倾囊以授。瞧瞧,这才是真正的高人风范,李风只有服气的份儿。

    李风准备好好整理一番,然后发给另一个世界的奶奶和妹妹,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是肯定有效果的。

    “哇呜,大兄,你看我是大老虎,嗷呜!”小奴奴也跟着瞎比划,嘴里还嗷呜嗷呜的学着呼啸,听起来奶声奶气的,很是好笑。

    “奴奴好厉害,把大狗狗都吓跑啦!”李风当然夸了两句,还指着夹尾巴开溜的狗子。这五禽戏老少皆宜,奴奴的身体肯定也能练得棒棒的。

    等吃过早饭,李风在村里转了转,现在,庄稼基本都收回来,下一步晾晒脱粒之类,就不用那么着急了。

    村里的工程队,正挨家挨户地给盘炕呢;抓紧时间把村里的弄完,然后,在入冬之前,争取把业务扩展到大兴城,那里,才是盘炕大军纵横之地。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培养一批熟练技工出来,所以,龙泉村凡是具有劳动能力的,全都轮番上阵,就连李苦桃家的狗儿,也跟着当小工儿。

    剩余的老弱妇孺,也全力赶制牙刷。据说,大兴城里边已经出现了仿制品。

    不过,只要仿制的牙粉没有出现,龙泉村的利益就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害。毕竟牙刷和牙粉是需要配套的。

    转了一圈之后,李风就拎着一篮子绿豆芽,往青云观溜达。绿豆芽也是个好东西,等到入冬之后,蔬菜紧缺之际,李风也准备叫村民去大兴城进行贩卖。

    这个东西,同样没啥太大的技术含量,所以也就不用太在意保密的问题,抢先赚点小钱,就算完成目标。

    而生豆芽的关键是温度,火炕就刚刚好,只要每天早晚,把豆芽用温水过一遍,然后把生豆芽的大陶盆往炕上一摆,周围捂上棉被,就妥妥滴。

    一边走一边盘算着发展大计,龙泉村,只不过是他暂时的落脚地。关陇地区,局限于西北,并不利于长远发展。

    其实,隋炀帝也正是看出这一点,才拼命向东向南发展的,比如说兴建洛阳,开凿大运河,巡游江都等等,都是为了这个政治目的服务的。

    在这方面,李风也不得不承认,杨广这家伙的眼光,还是很厉害的。如果他不那么急躁,按部就班的稳步发展,如果他能爱惜一些民力,如果——也许,他真的会成为李二那样名垂千古的圣君。但是很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等到了青云观,谢映登乐呵呵地接出来,拎着那一篮子豆芽就送去厨房。李风严重怀疑,这货不是来接人的,肯定是接菜的。

    看到李风,孙药王脸上也露出微笑,拽着李风的胳膊就进屋,然后指着地上趴着的一只羊:“李小郎,看看贫道的缝纫可否合格?”

    这只山羊的后背上,又一道新缝合的伤口。一瞧孙药王就是行家,连伤口附近的毛都给剃光了,这个在医学术语上叫“备皮”。

    “您老这是——”李风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心里只剩下佩服:人家这才叫活到老学到老呢。

    上去查验一番,只见针脚细密,排列齐整,松紧有致,第一次缝合就能达到这种程度,李风是自愧不如的。当初他第一次上手的时候,俩手就剩下哆嗦了。

    孙药王却有些不大满足:“可惜血管的缝合难度太大,贫道尚无把握。”

    您老这是要上天啊!李风是彻底服了,难怪人家能成为名传千古的药王,就凭这种精神,世人又有几个能真正做到?

    又交流了一番,谢映登进屋把山羊给牵走了,嘴里还问呢:“孙道长,直接送厨房吗?”

    发现没有应答,回头瞧瞧。孙药王目光不善地瞪着他:“没了此羊练手,吾就在你身上下刀!”

    这小子缩缩脖子,乖乖把羊牵到院里,栓到树上。

    李风也不觉微笑,正要跟孙药王探讨正事儿,就听外面一阵喧哗,然后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孙道长可在观中,故人来访!”

    跟在孙药王身后,出去查看,只见青云观里来了十几个人。后边还有不少仆人,挑着食盒之类,远远的没有上前。

    这些人虽然都穿着常服,但是一个个气度不凡,或儒雅或威仪,李风在其中竟然发现好几位认识的,而且印象深刻。

    因为这几位,都是他穿越来的第一天,在大殿之上,站出来替他求过情的,只是,现在还不知晓人家的名讳。

    唯一能叫出来名字的,就是那位峨冠博带,有着飘然出尘之感的虞世南了。

    不过,出言相唤的却不是他,而是前面一个年岁和孙药王相仿的老者,相貌清奇,须发花白,身形瘦削但精神矍铄,风度犹在虞世南之上。

    这位老者,李风也有印象,也曾向隋炀帝求情,而且,言辞犀利,颇有傲骨,即便是面对隋炀帝,也丝毫没有谄媚之色。

    “原来是玄清兄——”孙药王是白衣傲王侯一般的人物,当然不会怯场,和那位老者见礼之后,又向众人道:“山野村夫孙思邈,见过诸公。”

    孙思邈清净济世之名,传播甚广,当下,众人也不敢怠慢,纷纷还礼,口称叨扰。

    还是那个老者笑道:“我等今日休沐,登高怀古,打扰孙大兄清秀了。”

    等他们寒暄完毕,李风也不能再眯着了,大礼参拜:“晚辈李风见过诸位前辈,当日金殿之上,承蒙诸公厚爱,晚辈一直未能登门拜谢,恕罪恕罪。”

    这一拜,他完全是真心的。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下,能够仗义执言,是要冒一些风险的。做人,还是要常怀感恩之心。

    “想不到,李家小郎君也在此地,快快请起!”率先说话的是虞世南。

    李风站起身,一脸汗颜:“晚辈还未请教诸位大人名讳,大恩大德,必将铭记于心。”

    这话确实有些说不出口,可是既然相逢,还是问个明白比较好,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你感谢谁呀?

    还是虞世南站了出来:“李小郎,我来为你引见。这位就是道衡薛公,这是家兄,这位是房彦谦房公……这位是裴弘大裴公。”

    这一个个的,都是一时豪杰啊!李风的脑子有点发蒙。当先那位老者不说了,竟然是当今文坛大家薛道衡。这么说吧,薛道衡在当今文坛的地位,那就是宗师级别的,一代文宗。

    前些日子,家人薛掌柜还算跟李风有过小小的交集。想不到,原来人家曾经为他仗义执言!

    至于这位房彦谦,乃是薛道衡的至交。或许这位声名不显,但是人家生了个好儿子——房玄龄,大唐名相啊。

    至于最后这位方面大耳,姿容俊位的裴弘大,也是五十许的中年人。李风格外注意这位裴弘大,因为他的本命叫裴矩。不对,现在还应该叫裴世矩,到了唐代,避李世民的讳,才更名为裴矩。

    这位就更了不得了,深得隋炀帝宠信,而且,人家最牛的是,在隋朝行宰相之事;隋朝倒了,人家在唐朝照样当宰相,你不服都不行。

    隋朝时期,裴世矩是能臣,也是弄臣,没少撺掇隋炀帝炫耀文治武功,比如说,隋炀帝西巡西域,东征辽东,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到了唐朝,他又摇身变成忠臣,刚直不阿,敢于进谏,李风除了感叹人性的复杂之外,就只能用“什么皇帝带什么大臣”来解释了。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