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上医 > 第四十六章 白骨精吃小孩
    日暮时分,李风终于回到医馆。这一趟收获不小,身边牵着一只小萝莉,身后还跟着一名戴着面纱的少女,身材玲珑有致。

    贩卖糖葫芦的大军也已经凯旋,七十多人,正围在大教室里面数钱呢。此役,全员参与,收获颇丰。

    看到李风进来,尹夫子就眉开眼笑地汇报:“李师,今天赚了将近四贯钱!”

    四贯钱,确实不少了,那需要卖掉将近两千串糖葫芦才能赚出来。

    像孙二娘这些妇人家家的,嘴里更是叽叽喳喳叫唤着:“干脆不要学医了,我们改行卖糖葫芦吧,几年都能成富家翁——哦,富家婆。”

    富家婆,那不就是简称富婆吗?

    李风瞪了她一眼:“只此一次,学医才是正途,钱的事情,不必你们操心,专心学业,不可分心。”

    “诺!”牛二这货倒是有了眼色,嘴里还念诵起“三更灯火五更鸡”来。

    李风摆摆手:“行了,都累了一天,叫厨房多弄点好吃的,早早休息,明日照常!”

    说完,这才想起身后的呼玛:“二娘,这个波斯女子,也加入咱们的医疗队,你们先帮着她把脖子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对自己都舍得下狠手,那以后动刀子做手术肯定没问题。”

    等李风带着两个小的去了自己的院子,这些女人们就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拉着罗刹和夜叉询问起来,还不时爆发出一声声狼嚎。最多的就是一句“哇,李师好厉害!”

    好像这帮人的智商,都跟奴奴拉平了。

    李风先去了老祖母哪里,把这个哑童的事情汇报一下,然后又取出金镂衣,交给老祖母收着。这东西,胡商玛宝宝说啥也不要,李风也就暂时先拿着了。以后如果有机会见到虬髯客,再还给他就是。

    虽然李风现在也缺钱,可却不屑于变卖别人的珍宝。再说了,跟裴世矩这个老狐狸的合作,也马上就要有收益了。

    就是裴宣机这个小狐狸特也不是东西,一开始竟然装着不认识。到了后来,李风技压当场,这货才笑嘻嘻地打招呼,典型的见风使舵,不可深交。

    睡觉前,奴奴又缠着大兄,讲了一段西游记。哑童在旁边也听得瞪大眼睛,被这种神神怪怪的故事给彻底镇住了。

    正好,今天讲到三打白骨精一节。李风讲着讲着,猛然指着门口,大喝一声:“不好,白骨精来吃小孩啦!”

    啊啊啊——奴奴吓得赶紧钻进大兄怀里。

    “呀呀呀,猴哥儿快救我!”——哑童吓得张嘴大叫,也一起往李风怀里钻。

    惹得李风哈哈大笑:“西游记这么厉害的吗,都能叫哑童开口说话啦!”

    怀里,传来一个委屈巴巴的声音:“风公子,你诈我。”

    “谁叫你先装哑骗人的,万一我是坏人怎么办?”李风从小就哄妹妹,对付小孩子的手段多着呢,果然,一下就把小狐狸的尾巴给揪住了。

    那小家伙从李风怀里探出小脑瓜,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能写出人之初性本善的风公子,怎么会是坏人呢?”

    你个小鬼头,多大点小人儿,就学会骗人了,这长大之后还了得!李风扬起巴掌,很顺畅地在小家伙的屁股上拍了两下。从前,小爱还小的时候,他就是这么教训妹妹的。

    嘴里还假装呵斥:“人小鬼大!”

    奴奴也在旁边帮腔:“小姐姐骗人,不是好孩子,大兄,打屁屁!”

    老祖母笑眯眯地在旁边观战,她更喜欢现在这模样的孙子,又有本事,心地又好。

    您老也不想想,随随便便打孩子,还是打别人家的孩子,这真的是心地良善吗?

    拍了两下,李风也感觉到不对,只见这个小女娃竟然脸红了,嘴里还轻声说着:“娘娘说,女孩子的那里是不能叫别人碰的,除了将来的夫婿。风公子,你以后就是我的夫君——”

    你说啥?李风整个人都是蒙的,扬起的巴掌再也落不下去。

    换成是谁,一个五六岁的小萝莉,嘴里说是要嫁给你,就问你蒙不蒙吧?

    “风公子,以后你要一辈子对人家好啊。”小家伙低着脑袋,用小手捏着衣角,一副很是羞涩的模样。

    啪,李风的巴掌掴在自己脑门上:叫你手欠,叫你手欠。

    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人家的家人找上门来,一听自家的孩子忽然变成童养媳,还不把李风给剁了才怪呢。

    于是,李风连忙把小家伙放到床上,正色问道:“你是谁家的小娘子?这些浑话,可不能乱说。”

    “风公子做都做了,难道还不许人家说吗?”小家伙忽闪着大眼睛,竟然丝毫也不胆怯。

    我做什么了我?李风想撞墙,他自我感觉,从小就哄孩子,对付小娃娃还是有点本事的,今天怎么就碰到这么一个奇葩呢?

    追问几句,小家伙就是不交代自己的家人。李风无奈,也只能郁闷地回到自己房里。希望睡一觉之后,这件事就过去了。小孩子嘛,忘性都比较大。

    次日清晨,起床之后,在庭院中活动一会,学员们也都一起跟着孙药王耍五禽戏。孙药王一直主张:医生自己都没有一个好体魄,怎么好意思给病人看病呢?

    就连老祖母和奴奴,也一直跟着坚持。只不过,今天又多了一个小家伙,比奴奴大一点,也跟着跑步。跑着跑着,就有点上不来气儿,小脸蛋憋的通红。

    “停停停,你这气管好像有点问题,先别剧烈活动,外面寒冷,更刺激气管儿,你先在室内练习五禽戏吧。”李风瞧出小家伙的问题,连忙阻拦。

    小女童忘了他一眼,回了一句:“是,夫君。”

    李风差点撞到庭院中的那棵老树上,旁边做运动的学员们也都是动作一滞,唰唰唰,一双双惊愕的目光,都射向李风。

    “小娘子,你刚才叫李师什么?”孙二娘还以为自己耳朵听岔了,又问了一句。

    小女童眨眨眼,一本正经地说:“风公子是我的夫君啊——”

    噗——孙二娘没忍住,一下子笑出声。而牛二他们,则干脆哈哈哈的开怀大笑。

    只有同样在院中活动,却做着一套怪异的动作的胡女呼玛,有些不明所以,疑惑地望着大笑中的人们。

    完喽,这下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喽。李风也是哭笑不得,这到底是谁家的倒霉孩子啊?(呵呵,猜猜是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