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上医 > 第五十二章 上将军
    毕竟是第一次搞科研,所以,李风也帮着谢弘他们,做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计划。从理论到制作再到大量加工生产和销售,都说的很是详细。

    并且,还写了一封信,叫谢宏他们去找虞师那里寻求合作。制作鞭炮需要大量纸张。但是这纸不用太好。都用上好的白纸,鞭炮的成本就太高了。

    安排妥当,这几位道长,才喜滋滋地离去。光靠他们,能做多少,所以还得发动群众。龙泉村的村民是指望不上了,不过青云观附近还有不少别的村子,都瞧着龙泉村眼热呢。

    只要火药的秘方不泄露出去,那么最核心的东西就掌握在青云观手中,也就立于不败之地。

    送走了谢弘等人,李风就看到迎面来了一辆马车,旁边还簇拥着好几匹高头大马,还有一些仆妇,跟在车子后面,浩浩荡荡的,在医学院门口停了下来。

    巢元方先从马上下来,在隋唐时期,轿子还没兴起,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都习惯于骑马。

    与此同时,李风也瞧见了另外一个熟人,竟然是在胡姬酒肆中结识的杨玄感。

    李风隐隐有些明白了:只怕巢元方所说的那位胆病患者,与如今权倾朝野的杨素有些干系,难怪要小心翼翼呢。

    “风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杨玄感下马微笑,对这位风公子,他还是很欣赏的,那首劝君莫惜金缕衣,也令他拜服,而杨玄感最喜结交文士。

    李风也连忙还礼:“玄感兄,李风有礼了。”

    见到这两个人还是旧识,巢元方又放心不少,难怪一说是把病人送到李风这里进行医治,杨玄感就立刻劝说他的父亲杨素呢。

    “我姑母身染恶疾,有劳风公子。”杨玄感倒也干脆,和身旁一个年轻人,也就是他的弟弟杨玄挺一起,从车里抬出一个中年妇人,想来,就是杨素的妹妹了。

    李风观察一下,心里也很不轻松。病人的状况有点差,闭着双目,本身就比较胖,而且又浮肿比较严重,看样子,除了胆囊之外,或许心肝等脏器,都有病变。这样的患者,进行手术的话,确实存在较大的风险。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反正人家都已经放弃治疗,准备等死,李风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即便出现医疗事故,作为一名医者,也必须有这份承担。

    于是,将这个妇人抬到最大的教室之中,就开始准备手术。学员们都训练有素,很快就做好术前准备,患者也仰面躺在手术床上,膝下也垫了起来,这样可以更好地放松肌肉。

    灌下麻沸散,李风也换好手术服,戴上口罩,又戴上手套,准备开始切口。

    这手套也是最近研究出来的,材料可真是不好找,这时候没有橡胶和塑料。最后,还是牛二这货找来了一些猪尿泡,精心缝制而成。再经过去脂消毒处理,很是珍贵的。

    此刻,除了孙药王和巢元方以及甄权在场之外,医学院七十三名学员,也都在周围进行观摩。

    另外,还有杨玄感兄弟。看到周围静悄悄的一大圈人,杨玄挺便有意见了:怎么有一种看耍猴的感觉?

    而且,姑母虽然已经是中年,可毕竟是女性,这么多男人在一旁围观,也颇为不雅。于是,就轻声跟大兄说明。

    这时候的大教室里寂静无声,所以就算杨玄挺说话的时候很轻,李风还是听到了,他摆摆手:“无妨,病不瞒医,在场的,都是医生。”

    “可是——”杨玄挺还试图争辩。

    可是,手术室中,李风就是绝对的权威,任何决定,不容置疑:“我给尚未出阁的女子都做过手术,你无须多言!”

    就连杨玄感都有些意外,在他的感觉中,此刻的李风,跟温文尔雅的风公子,好像就换了一个人似的。

    就好像是他跟随着父亲征战的时候,一声令下,军令如山的大将军,才有这种气概。

    或许,在这间屋子里,风公子就是上将军吧?

    想通此节,杨玄感就朝着三弟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言。于是,手术这才正式开始。

    因为这个妇人比较胖,所以,李风选择的是右肋缘下斜切口,干脆利落地下刀。现有条件下,腹腔镜什么的,就不要想了。

    一边操作,口中还一边给学员们讲述。教室里,只有李风的沉稳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着。

    开腹之后,李风先进行探查。而周围那些观摩的人,表情则各不相同。学员们表现都比较正常,毕竟,虽然没在人身上试过,但是在猪身上都动过刀子。

    而像巢元方和甄权,则变颜变色的,至于杨玄感和杨玄挺,则已经别过脑袋,不忍再看。毕竟他们是患者的至亲,而并非他们胆小。

    李风一边用手持着器械进行探查,一边给学员们讲解。还好,肝脏比较正常。叫孙二娘和呼玛过来帮忙持械,翻查到下面的胆囊之后,教室里面,响起了低低的一片惊呼声。

    胆囊已经溃疡得很严重,虽然大多是第一次见到人体内的胆囊,但是,猪苦胆都见过,什么样才是正常的,大伙心里也都有数。

    “必须切除了。”李风探查一下胆管里面并无结石,就开始剥离胆囊。这一步很关键,必须胆大心细手稳。

    旁边的人,也都屏住呼吸,生怕影响手术似的。期间,杨玄挺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结果便捂着嘴冲出教室。

    整个手术在李风的熟练操作下,进行得很是顺利,切除胆囊,结扎血管等等,一步步有条不紊。

    就在一切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患者的麻沸散药劲儿过了,嘴里呻吟一声,身子就要扭动。

    “摁住!”李风低喝一声,到这时候,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立刻,就有牛二等人冲上前来,七手八脚,摁住病人容易发力的几处地方。甚至患者口中,都被塞进一团布絮。

    这一项,他们平时也演练过,毕竟麻沸散也不那么靠谱,必须有这个预案。

    李风则面色如常,继续完成剩下的手术部分,有条不紊地进行关腹,逐层缝合,丝毫没有受到患者的丝毫影响。

    “好了,手术结束,注射一针青霉素。”李风又跟杨玄感进行一番医嘱,包括患者躺卧的姿势以及饮食等等,现在这种情况,还需要在医学馆这边观察几天,然后才能出院。

    患者也已经清醒,神智很清醒,除了刀口有些疼痛之外,并没有其它太大的感觉,看样子,手术还是比较成功的。甚至,患者还虚弱地向杨玄感说道:“玄感,代我向神医道谢。”

    李风摆摆手,然后便去换衣服。他转过身,身后的巢元方也准备站起身。将近一个时辰的手术,瞧得巢元方浑身大汗淋漓,冷不丁站起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子向旁边栽去。

    幸好,周围都是人,所以有学员伸手将他扶住。有些学员心里还颇为自得:太医署的人怎么啦,还不是被一场手术给吓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