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上医 > 第六十四章 赶乱婚
    正自打扫战场,就看到两道人影,从西边如飞而至,却是谢映登和程咬金。这两个听到隐隐的鞭炮声,便一路寻了过来。

    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死尸,这二人也吃了一惊,等到看见李风等人无恙,这俩混蛋就嘻嘻哈哈地凑到收拢的战马旁边,各自挑选了一匹,然后翻身上马,呼啸而去,只留下一串串大呼小叫,随风飘来。

    强盗胚子,果然是强盗胚子!李风也被气笑了,然后继续收拾后事。死了这么多人,当然要报官。

    叫老祖母和孙师他们先走,马匹兵器什么的,当然要先带回龙泉村。不然官差来了,非得充公不可。

    李风和老管家等人留下来善后,一直忙活到下午,这才得以脱身,返回龙泉村。这段时间,他也思索了一下,基本锁定了几个怀疑对象:嫌疑最大的当然是柴绍,另外,像裴世矩这种真小人也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但无论是谁主使,都促使李风更加直接和深刻地认识到:他需要一股力量,一股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

    临近新年,整个小村,都沉浸在欢乐祥和之中。

    今年不同往日,以前那基本可以称作穷欢乐。今年家家户户都赚了不少,都存了几贯余钱,大人孩子身上都换了新衣,过节的嚼用也准备得十分丰盛,在加上村里小娃娃零零星星燃放的小鞭炮,节日的气氛一下子就有了。

    “大郎回来啦!”不少人穿着新衣,聚在村口,看到李风,纷纷上前招呼。显然,都是早早等在这里,就专程为了这一声问候的。

    李风也连连拱手,逐一问候一番,家长里短的,说了半天。毕竟是冬天,外边还是有点冷,所以便把这些父老请到家里,正好,也全面了解一下龙泉村的情况。

    这段时间,李风全身心都投入到教学之中,村里的事情,基本都交给李忠和李厚父子了。

    屋里早就被烧得热乎乎的,招呼大伙坐下,没有那么多的板凳,年岁大的,就坐到炕上,差不多挤了一屋子人。

    罗刹和夜叉把从城里带回来的山楂、胡桃等吃食拿出来,大伙便吃边聊。

    李风倾听的时候居多,村民七嘴八舌的,也就说了个大概:首先就是建筑队,获利最多。

    基本上,全村各户都有参与,而且,所接的单子太多,根本就干不过来,据李厚说,一直都排到端午节了。

    其次,就是来自芽菜的收益。不过,随着跟风的人越来越多,受到一些影响。

    最后才是牙膏和牙刷的收入,这个凭借先行一步的口碑,目前还是占据牙刷牙粉市场中最大的份额,胜在持久。

    另外,还有几种生意,作为储备,随时可以上马:一个是卤肉生意,一个是蘸糖葫芦,还有一个是制作小黑板和白粉笔,用作小儿识字启蒙。

    这时候,没有垄断之说,掌握这些手艺,只要肯卖力气,日子就绝对会越来越好。这是看得见的希望,所以,村民脸上,人人都是满足之意。

    李风又问问周围其他村子的情况,得益于鞭炮的大卖,周围十几个村子,或多或少,都增加了不少收入。

    “只是比起咱们,还要差上一大截。毕竟,鞭炮这玩意,平时也用不上。”李厚那憨厚的脸上,也满是自豪。

    施工队在大兴城里干活,眼界开阔了,见识也就慢慢提升。

    等大伙都兴高采烈地说完了,李风这才站在地当央,神情十分郑重。他先是四下一揖,人们受了他的影响,脸色也渐渐都严肃起来。

    李风这才开口道:“这几日,大伙跟家人好好团聚,年后,我还有事情安排。”

    这事对于村民来说,实在是天大的事情,所以,还是等过了年再说吧。

    老管家又招呼各家去他那里领鞭炮,村民也就散了。等人都走了,只剩下李厚一家,李厚这才说道:“大郎,你说的事情,可是要我等随你一起迁往洛阳?”

    这就是眼界提升的好处了,别人都蒙在鼓里,李厚却也猜出一些家主的打算。看到李风点点头,李厚不免叹了口气:“故土难离啊,只怕乡亲们不愿。”

    “爹,我愿意跟着大郎!”二虎站出来跟老爹唱反调。

    大虎犹豫一下:“我也愿意。”

    见两个儿子背叛,李厚也一脸焦急地辩解:“大郎,我当然也愿意跟随在大郎身边。只是,物离乡贵,人离乡贱,我等祖茔都在此地,这背井离乡的,岂不是愧对祖宗。”

    说着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这个还真不是他矫情,对于古人来说,除非是迫不得已,实在没有活路了,这才会选择离开家乡的。尤其是这些老陕,家乡的情结更加浓郁。

    李风摇摇头:“厚叔,叫大虎留下,带人经营祖产。你们夫妇和二虎,随我一同前往。其他人家,都以此为准。家有长子,留在此地,其余人等,全都随我一起迁徙。”

    想了想,李风又补充道:“大虎也到了婚配的年龄,可选了人家?还有村中适龄的男女,男可娶妻,女可招婿,然后随着一同前往洛阳。成亲者,都可以到忠爷爷那边,领取两贯钱,作为用度。”

    “另外,周围各村,只要有乐意随同一起前往洛阳的,一并招募。”

    这就是李风的计划,以后无论是营建洛阳根据地,还是更加遥远的东北根据地,都需要人啊,而他现在最值得信赖的,就是龙泉村的村民了。

    而且在这个时代,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风俗,叫做“赶乱婚”。民间认为,从腊月二十三之后,诸神上天,人间就百无禁忌,一直到年三十这几天,随便哪天都是好日子,都可以婚嫁。

    所以民间的百姓,大多选择在这几日进行婚嫁,名为赶乱婚。

    “大郎,结婚还有赏钱啊,那俺也要讨个婆姨!”二虎听了,也两眼唰唰冒光。

    李风瞪了他一眼:“没你啥事,年龄不到,别想美事!”

    看着兄弟蔫头耷脑的,大虎在那嗤嗤笑。他都听爹娘商量了,说是今年手头宽裕,给他想看了邻村的一位小娘子,据说生得很是俊俏呢。体格丰满,关键是胸大屁股大,都说是个好生养的——嗯,这就是他所认为的“俊俏”。

    李厚也面露喜色:“能遇到大郎这样的家主,实在是我们的福气啊。虽然事情急了点,但是赶乱婚嘛,哪有不乱的,一会儿我就去安排。”

    把事情大致都安排完了,李风这才觉得一阵阵疲惫涌来。主要还是白天遇袭,那种后怕,直到这时候,才一起涌上来。

    李风打了个呵欠,正要去早点休息,就听罗刹在他身边念叨:“大郎,赶乱婚好啊,要不,你也趁着赶乱婚,把那李家三娘子迎娶回来算啦——”

    这小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李风眼睛一瞪:“罗刹,以后你不过了十八岁,不许成亲!”

    啊!罗刹咧着大嘴都傻了:我招谁惹谁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