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 第409章 不相信
    第409章 不相信

    “小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在这里做生意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卖赝品给方小姐,我说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小心祸中口出!”

    罗不盘也是毫不客气。

    “夏先生,这些东西都是假的吗?”

    方悠雪愣愣的问道,看着手机中的图片也是来回的翻了两下。

    她喜欢古董,但不知道怎么辨别真假,转念一想,这些东西都是罗不盘主动推荐给她的,她也从来没有专门找人鉴定过。

    如果真是假的,她也不知道。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夏凉淡淡的说道,这样是一次两次就算了。

    这特么抓着一只羊往死里薅就过分了。

    “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东西是假的,不过是看了几张图片而已,就算是最专业的鉴定大师,也不可能只看图片就看出来这些东西是假的!”

    “我和他们,可不一样。”

    拿过方悠雪的手机,指着上面的几个瓷器,夏凉开口道。

    “你这些东西,虽然都是赝品,但做工精细程度的确可以以假乱真,这陶壶和景德瓷,都是拼接的赝品吧!制作成的时间,也不过在半年之前,”

    所谓拼接的赝品陶瓷,便是拿一些真正的破碎古董陶瓷碎片,和新做的假碎片拼接,做成一个完整的成品。

    罗不盘卖给方悠雪的这几个瓷器,全是这种拼接瓷器,技艺还很高超。

    有时候专业的鉴定人士都无法分辨真假。

    而后夏凉又拿起了方悠雪手中的玉佩,继续道。

    “这玉就更不用说了,玉料虽说是和田料,但却是最差的下品玉料,裂缝众多,不过你们请的师傅不错,硬是将大部分裂纹和棉雕成了像,但也改不了这东西根本不值钱的本质,而且上面的划痕也不少,应该上个月才雕刻好的吧。”

    “你胡说!”

    见夏凉直接说出了真相,罗不盘也是心中一惊,背后有隐隐约约有汗滴溢出,夏凉的话,居然全部都说对了。

    不过这时候,自己决不能松口。

    他也是知道方悠雪是什么人物,背后可是方家。

    如果不是他过两天就要离开这里,他都不敢卖给方悠雪这么多假货,不然被方家发现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而夏凉在刚才对罗不盘动用系统时,也知道这人的打算,冷笑了两声。

    虽说方悠雪不懂辨别古董真假,但她也从罗不盘的神态中看出了几分不对。

    他卖给自己的东西,恐怕全是假的!

    “混蛋,你居然敢买给我赝品,你就不怕我们方家吗!”

    方悠雪也是生出了不少的怒火。

    当初她选择这家店,就是因为老板保证过,绝对不卖给她假货。

    方悠雪也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所以量他也不敢,没想到,这罗不盘还是卖了假货给自己。

    “怎么,罗老板,还不承认吗,虽说你这些东西做得很真,但也不是没人能够认出来,要我打电话给方家的人,让他们过来看看吗?”

    “不,不必了!”

    直到现在,罗不盘才明白,自己恐怕是遇见了真正的高人了,仅凭一张图片,就能够分辨真假。

    而且连仿做的手法,和制作成的时间,都可以知道得一分不差。

    就算是一级鉴定专家,也不可能说出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做好的!

    汗滴不断的从罗不盘的头顶落下,他悻悻的看了夏凉一眼,心中也犯起了嘀咕。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说说吧,要怎么解决。”

    搬出两把椅子,夏凉直接坐了下去,方悠雪也是一脸生气的坐在了另一把椅子上。

    “这样吧,那些东西反正都是假的,我就送给方小姐了,方小姐花的钱,我全部返还,不过我现在凑不够那么多,你们二位过两天来怎么样?”

    眼睛转了几圈,仿佛想到了什么,罗不盘笑盈盈的说道。

    “好。”

    夏凉点了点头,但嘴角却奇怪的上扬了一下,而后继续道。

    “不过两天之后,我们就要去江海市找你了,我想想,是三眼街五十八号吧,那地方,离青云市可是有些远啊!”

    轰!

    一瞬间,无数的鲜血涌上了罗不盘的大脑,让他感觉视线都有些模糊,耳边不断响起耳鸣之声。

    整个人也瞬间愣在原地

    只有夏凉刚才的一句话,不断的在他脑海中回荡。

    三眼街,五十八号。

    咔嚓。

    双腿一软,罗不盘居然直接跪在了二人面前。

    整个人的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

    过了好几分钟,罗不盘才慢慢反应过来,看着眼前依旧保持着淡淡微笑的夏凉,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窟中,嘴唇发白,浑身颤抖。

    几个月前,他就准备换个地方开店,这件事,连他店里的店员都不清楚。

    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办好的。

    甚至去新城市选址时,他还乔装打扮了一番除了自己,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会关店,在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店,更别说具体的位置了。

    也正是因此,他才不害怕卖给方悠雪赝品。

    毕竟到时候就算方悠雪发现了,也根本找不到他。

    换个名字换个城市,他还能继续开店。

    这也是他说让二人过两天来的原因,过了两天,他都已经不在这里了。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打算在夏凉眼中,根本连个秘密都算不上!

    即便夏凉还保持着和蔼的笑容,但还是令罗不盘浑身发抖。

    夏凉的面容,在罗不盘看来,就如同魔鬼一般。

    此时的夏凉,还是在淡淡的盯着罗不盘,嘴角带着笑意,那双眼神就好像在说。

    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罗老板,怎么突然就跪上了,怎么,还要不要我们过两天来找你?”

    看着因为腿软直接跪倒在自己面前的罗不盘,夏凉淡笑道。

    “不。”

    罗不盘疯狂的摇头。

    “不必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才会说出那些话,我马上吩咐人拿五块钱出来,还给方小姐。”

    现在罗不盘哪还敢骗夏凉两人。

    不仅仅自己的想法被夏凉看出,连自己在方城的新铺子地点,都被夏凉知道。

    现在就算是自己想跑,恐怕都已经没地方去了。

    抬头看了夏凉一眼,罗不盘眼中满是忌惮,他其实很想问一句,夏凉究竟是如何知道这么多东西的。

    连他新铺子的地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但他现在。

    根本连开口询问都已经不敢。

    方悠雪也气呼呼的正在气头上。

    “我不缺这五块钱!今天我一定要让这家伙好看!”

    闻言罗不盘整个人的脸都有些惨白了起来。

    如果方悠雪真的动用方家的势力来对付他,恐怕他死都不知道死怎么死的。

    毕竟现在,他连躲的地方都没有了。

    “方小姐,只要我能给的,我绝对愿意拿出来赔偿方小姐!看上这房间里什么东西了,二位尽管拿走!”

    罗不盘也是做好了出血的准备。

    方悠雪正想拒绝,谁知道夏凉拍了拍她的肩膀。

    “就这样吧,走吧,我来给你选个好东西。”

    夏凉走向了店铺中的某个位置,看到这一幕,方悠雪也顾不上生气了。

    连忙跟上,走到了店铺中央的一个位置,在这里,放着一尊金佛头。

    见二人朝佛头走去,罗不盘的心都揪了一下,这东西是他现在店铺里最贵的东西。

    价值已经接近了十块。

    本来还抱有侥幸心理的罗不盘,在此刻,脸色也是再次发白,不过他也不能说什么,如果二人选择的真是这个佛头,他也只能乖乖让二人带走。

    如果能够消了方悠雪的气,还是值得的。

    但奇怪的是,夏凉虽然走到佛头边时顿了一下,但却并没有停下来。

    而是走到了墙边,取下了上面的一幅画。

    “你说的好东西,就是这幅画吗?这是谁的作品?”

    方悠雪问道,而夏凉也是点了点头看向了罗不盘。

    “罗老板,这东西我们拿走了,你不会心疼吧?”

    见夏凉选的居然是这幅画,罗不盘差点高兴得跳了起来。

    但表面上还是装作一脸的心痛,道。

    “这幅画可是唐寅的名作《雨中山居图》,价值至少七八块,如果二位喜欢,我就把这画送给二人赔罪了!”

    这东西是好几年前,他从外地收来的,当时他一眼就看了出来,这幅画是一副拼接画,价值最多几毛。

    所谓拼接画,便是将一副好的画作裁成几份,每一份都补充上剩下的画作,以假乱真,和拼接瓷器一样,用来唬一下刚刚懂行的人。

    但在明眼人看来,这东西根本不值钱。

    不然这幅画也不会挂在这墙上几年无人问津了。

    所以在发现夏凉选了这幅画后,罗不盘才会这么高兴。

    心底对夏凉的忌惮,也少了些许。

    在他看来,夏凉这次,是看走眼了。

    “那就成交吧。”

    夏凉淡笑了一声,将画递给了方悠雪,对罗不盘伸出了右手。

    “成交成交。”

    生怕夏凉反悔,罗不盘也是直接握住了夏凉的手,不断说道。

    两人握手,这交易就算完成了。

    此时的罗不盘,窃喜得都快要笑了出来。

    虽然有所克制。

    但他的丑相,还是被夏凉给看见了。

    见状,夏凉收回手后,也是忍不住奇怪的笑了笑,而后开口道。

    “看样子,罗老板见我买了一幅拼接的赝品画,很高兴啊。”

    此话一出,不仅仅是罗不盘,连方悠雪都愣住了。

    “夏先生?你说这画是假的?那你为什么买啊!”

    方悠雪顿时愣了。

    罗不盘也是很奇怪,看样子夏凉并没有看走眼,知道这幅画是假的,可又为什么要买呢。

    而夏凉也慢慢将画打开。

    将其放在了旁边的桌上,缓缓开口。

    “有些画,是以假乱真的赝品画,而有些画,是以假保真的真品画!”

    “此话怎讲?”

    罗不盘和方悠雪,同时疑惑的看向了夏凉。

    即便是在古董行业多年的罗不盘,也没有听说过所谓的以假保真,是个什么意思。

    夏凉也是淡笑了两声。

    再度用系统看了一眼画,确认之后,继续道。

    “以假乱真,便是用真画的一部分和假画拼接,做出即便是鉴定家,也很难看出的赝品画,但这幅画不同。”

    “你们知道,这幅画的来历吗?”

    看了一眼二人,夏凉开口问道。

    而方悠雪也是直接摇起了头来,倒是罗不盘有些心惊。

    这画还有什么来历,不是我从外地收来的拼接赝品吗?

    而夏凉也是继续解释。

    “当初八国联军入侵我们龙国时,将圆明园内的古董财物一扫而空,有些人为了保护这些国宝,便提前在这些东西上做了手脚。”

    说到这里方悠雪两人都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他们也知道。

    “其中一样东西,便是这幅画,这幅唐寅的《雨中山居图》!”

    “不,不可能。”

    夏凉话还没说完,罗不盘便直接打断了他。

    “唐寅根本没有作出过《雨中山居图》,都是市井传闻而已,这幅画其实根本没有!”

    而面对着罗不盘的反驳,夏凉只是淡笑了两声,继续解释。

    “当初这幅图被一个太监拿走,为了避免这幅画流传到外国,他请了当时最有名的画家,用最软最薄的宣纸完完全全复制了一份,然后将这幅假画盖在了真画上,但却留出了一个真画的角,让别人觉得,这只是一幅拼接的赝品画,并不值钱和名贵!”

    见二人因为自己的言语愣住,夏凉又补充了一句。

    “这便是以假护真!”

    连夏凉自己,都被当时此人的想法给震惊。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着系统,能够看到这幅画过往的所有命运规矩。

    不然夏凉也不可能想到,居然还有以假护真的这种手法。

    “夏哥,你的意思是,这幅画里面,其中有着一幅真正的唐寅画作!”

    方悠雪的语气都有些兴奋了起来。

    所有古董中,属字画最让她喜欢,其中唐寅的画作更是佼佼者。

    但唐寅的画作,有价无市,到现在,她都没有收集到一幅。

    即便刚才罗不盘说这幅画是唐寅画时,自己都没有这么兴奋。

    因为她知道,唐寅画作有多么的稀有,并不觉得这幅画是真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