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了权臣后女帝她被逼婚了 > 趁虚而入
    但是突厥,却一直是一夫多妻多妾的制度。一位可汗,可以有最多五位可敦,也就算是五位皇后,分别掌管中东西南北四斡儿朵。可敦都是妻子,所生的子女也都是嫡出,在继承权上有优先的正统地位,而每个斡儿朵下也还会有不少妾室,她们所出的子女都是庶出。而掌管中斡儿朵的可敦被尊称大可敦,颇有些“中宫”的意思,也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夫人。

    大燕骄傲的公主,去做一个比她大十三岁的男人的第五位妻子,而且这个男人还有无数妾室,和两只手都数不清的孩子。

    燕灼华抬眸:“我知道。”

    程景宗咬牙:“你不介意?”

    燕灼华眯起了善睐的双眸。她在他的脸上眼里,看到的只有真挚的关怀与满满的情意,不带丝毫伪装。

    一时间,她陷入了迷茫。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惑然望着程景宗,下意识有些忽略了他的问题,随意喃喃道:“介不介意,都不重要。”

    程景宗剑眉紧锁,坚毅的神情裂开了一道巨缝。

    这是忠诚问题,怎么能不重要?这该是最重要的!

    燕灼华细致地观察着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审视他许久,还是找不出任何破绽。

    西宫四年,燕灼华已经锻炼出了炉火纯青的察言观色的能力和对人的判断力。

    她心中五味陈杂。

    今日他们就远远见了一面,说能有什么感情那是胡扯。他如今的反应只能说明,他是一直对她有些真情,但是这情重不过他想往上爬的权欲。

    燕灼华不知道是该喜她那六年的努力并不是全然无用,还是该哀她整整六年的努力换来的情谊还是抵不过他心中的权欲,

    真真儿哭笑不得、悲喜不能。

    程景宗,我明明都对你死心了,你做什么又来招惹我呢?

    先离开的人,没资格说怀念啊。

    沉默了一会儿,感情上的冲动消散了些,燕灼华突然发现,她面前摆着一个绝佳的机会。

    长叹口气,她换上了一副不同的神情,直直地望着程景宗的双眼,冲他招了招手。

    程景宗喉咙滚动了一下。

    她还带着醉意的双眸突然间从复杂转为闪动着异样的光泽,就像无数把撩人的小勾子,让他心里痒痒的。

    她想做什么?

    理智坚守着要他站定脚步,搞清楚她是有什么诡计,可是心里却蠢蠢欲动。还没等他想清楚他到底是要怎么做,他已经来到她身边坐下。

    玲珑纤细的娇躯突然贴近,程景宗的呼吸滞了一瞬,紧拢的眉心一松。

    她倾向他:“刚才,你说我不该一个人醉酒,容易让奸人趁虚而入。”

    湿热的蒸汽带着荔枝的清甜与美酒的香气,呼在他的耳畔——

    “这个奸人,是你吗?”

    程景宗脑中一根弦一下子崩断了。

    他发誓,刚才他对她说那句话的时候,是真的正正经经地想,她如果在这种时候宿醉,那一旦有想要靠杀死她阻断和亲的刺客袭击,她便没了反抗的能力。

    可是她这么一说,这话的意思悄然就变了。

    什么趁虚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