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透视民工 > 第2860章 :岁月如刀
    见识如叶涛,居然、也认不出、这艘更古老飞船里的高级设备、都有什么作用?

    他也是爱服了由(英语发音:我服了你)!

    滴滴滴!

    滴滴滴!

    循着神秘信号的发射声,叶涛一路找到了飞船的舰桥大厅,只见不断朝外发射神秘讯号的设备,是一台圆乎乎,如鸵鸟蛋状的仪器,它嵌在中控台上的一个凹坑里,有中控台,不断为它输入能量,每隔一段时间,它可能就会自动朝无尽太空,发射已设定好的神秘讯号吧?

    在一把太空座椅上,躺着一具古老的骸骨,毫无任何光泽的骨头上,长满了黑绿色的苔藓,看的瘆人。

    它可能就是那位白袍老人的遗骨,留下虚拟影像的主人!

    在他的脚下,地板上,瘫着十多具维修机器人,有的保持完整,有的却被拆成碎片了……显然,古船坠毁之后,白袍老人在那个时代的堕落族部落族人的帮助下,还活了一段时间,最后,老死在这艘古船里了。

    而那些维修机器人,可能生存的时间更长久一些,因为它们可以拆除“同伴”的零件维持下去,但最终,都失去动力,成了一地“破烂”。

    叶涛默默注视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继续搜索起来,他就发现,古船内部的设备,大多坠毁了,金黄的金属船壳,也失去曾经的辉煌,黯淡无光,还有很多地方,生出了斑斑锈迹,这是一艘,没多少修复价值的古老飞船了。

    毕竟,从坠毁到现在,已经过去,不知多少亿年了。

    找着找着,叶涛就诧异起来了,除了那具白袍老人的遗骸外,竟然没能再看到,第二个船员的遗骸,难道说,整艘奋进号上,只有白袍老人一个人?

    他冒死潜入这个黑暗世界,究竟想寻找什么“答案”?

    这个谜团,徘徊在他的脑海,成了一个不解之谜。

    飞船很大,破损严重,很多舱门或摔的变形,或被卡死了,无法用力推开,叶涛失望的停下脚步,尝试着在飞船内部,催动感知能力……

    嚯!竟然在飞船里面,不受影响!

    叶涛大喜,立刻盘坐在潮湿的地上,一缕魂念,破脑而出,穿透一道道无法打开的舱壁,顿时,看到了很多无法看到的舱房景象。

    有仓储库房,堆放着很多他认不出来的古老物品,很多东西,早已朽烂不堪,勉强维持个样子;有疑似动力的舱房,他还能隐隐感应到,宽敞的动力舱房,一个大型装置里,似在从船外的空气中,“汲取”某种微弱能量的轻微波动痕迹。

    这或许是,这艘古船,还能维持播放那段有些模糊的虚拟影像,还有维持每隔一段时间,发射出去的神秘讯号的动力来源吧。

    但是,采集“自然能”的技术,似乎仅能维持一些微弱能量,无法让那庞大的古老动力,发挥作用。

    所以摔坏了,也就彻底坏了,也不知道,这么大一艘古船,当初是怎么被拖进这个隐蔽山洞的。

    在无法打开的舱室里,叶涛同样没有发现其他遗骸,由此可以断定,整艘奋进号上,可能只有那白袍老人一个人。

    不过,也有其他发现,他在一些舱室里,发现了很多矿石、土壤、动植物标本。只是,动植物标本早已朽烂,只残留了些痕迹;倒是矿石、土壤标本,还能保持原样,就是不知道,那些标本,是白袍老人在进入黑暗世界之前收集的呢,还是潜入黑暗世界之后,收集的。

    时间过去的太久,在没有更多信息作为佐证前,这些都不是靠猜测,便能猜对的。

    但,从古船里,珍藏着大量矿石、土壤、动植物标本的情况分析,似乎那白袍老人是个古老时代的科学家。

    一个科学家,冒险潜入黑暗世界,想寻找什么“答案”?

    叶涛猜了好一会儿,也猜不到他的动机。

    在他的想象力,科学家,难道不该是身披白大褂,整天忙碌在实验室里才对吗?就算有冒险精神,可在有无数精锐战士的情况下,也不该派他一个古老科学家,冒死潜入黑暗世界吧?

    难道他是自愿进来的?

    叶涛猜不到真相,干脆不费那个脑细胞了。

    他在古船深处,还发现储藏有能量武器的舱室,造型很古老,像极了刀矛等冷兵器,但在矛身、刀身里,叶涛感应到,铭刻复杂而精细的金属纹络,还嵌有一枚枚古老晶石的秘密,只可惜,他在那些古老晶石里,没感应到任何残留的能量波动,应该是历经岁月流逝,早已风化掉一切储能了。

    那些能量兵器,都没法使用了,除非叶涛能找到,替代能量。

    然后,他还发现,一舱舱的古老金属材料,有的锈迹斑斑,沦为废品,但有的舱室,保存完好,似乎可以拿出来,打造成了冷兵器,或者其他零件。

    这便是这艘残破古船的全貌,处处残破,朽烂,空气中的霉味,令人感到那残酷无情的时间侵蚀的痕迹。

    叶涛收回那缕魂念,沉思片刻,忍不住,望向中控台上那颗鸵鸟蛋般大的球形设备。

    这个时候,那神秘的发射信号声,已经停止,古船里静悄悄,如一座古老的坟墓。

    叶涛怀疑,那个卵形物里,可能还储藏着某些信息,它好像是一个发射,兼具播放影像功能的古老仪器。

    整艘古船里,除了灯光,它是唯一还没坏的东西。

    盯了片刻,叶涛起身,走到它面前,试探性的伸出右手,轻轻触碰上去。

    嗡!

    他的手指,刚一触碰到古老仪器时,那大卵状物,里面突然发出一道轻微的能量颤音。

    那道颤动,没有攻击性,叶涛略微放心,便把他的右手,按在卵状物的顶部。

    一束绿光,从卵状物内部射了出来,在空气里,构成一个新的虚拟投影画面。

    那个白袍老人的身影,又浮现在叶涛眼前,他睁开老眼,似有些振奋的道:

    “能看到我这段影像的人,说明你是继我之后,也进入这个世界的勇者,我若是能看到你,应该会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