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赋光阴以长空 > 第九十七章 在商言商
    可是祸患这种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到的。更何况是这种令人甘之若饴的“毒药”呢。而且纵观历史之长河,很难说哪些东西一定是好的,哪些东西一定是坏的,新事物的产生就更难去界定它的好与坏了。既然人们享受了它带来的便宜,那就势必得承受其带来的恶果。只是普罗大众不了解的是,他们有时候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赞茨城的百姓们一下子就习惯了带着这种方便的纸币出门交易,没过多久,这种纸币就被喊成是“赞钞”。

    纸币流通之后,给赞茨城带来贸易上的繁荣。

    为了让这把火烧得更旺一些,纵横通商行顺势开放了存款与贷款的功能。这是葵倾的点子,所以说以钱生钱这一块,能遇上葵倾这个师傅,真是艾尔文天大的幸运。

    于是乎,那些想要趁着此时商贾昌盛之机做点小生意的百姓们,一下子有了资金的来源。

    本来一些地下/钱庄是有贵利存在的,现在倒是纵横通商行把这上不得台面的生意光明正大地拿出来做了。以现在纵横通商行的后台之硬,相信也没人敢多说什么。

    每个向纵横通商行借款的人员,都必须得有准确的户籍信息。而且在这一点上,葵倾显得十分的谨慎,每个人能借到的卢尼最高也不过是几十卢尼。

    至于存款与贷款各自的利息,这些自然都是葵倾敲定的。艾尔文也乐得其所,安心当个甩手掌柜。

    赞茨城这边的各个动静,很快地就传到了提利尔城菲洛狄家族的耳朵里。

    “这个艾尔文,可真是个人物啊。怎么就凭空冒出来这么一个人来了呢?”老酒桶麦克尼蹙着眉,把玩着手里的沙漏杯。此时的他,显然是没心情去品尝那杯中的伏瑜美酒了。

    在康斯顿平原之战前夕,老酒桶就和他的儿子们讨论过幕后黑手的身份,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赞茨城里那个暂露头角的画家。

    “不只是他吧,普世教那个里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鲁斯蒂愤愤说道,显然他觉得自己和里亚私交不错,没想到普世教会这么摆上一道。

    “大哥你不是总是很有信心,说能把那里亚拉拢来为我们所用的嘛。”约翰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一丝讥诮的意味。

    “少他娘的跟我这阴阳怪气。”鲁斯蒂横眸过去,对着约翰骂道,“你当时还说幕后之人是那埃鲁侯爵,或者是他那个不要脸的表妹呢。”

    约翰被大哥这么一吼,偏过脸去,不再多言。

    “好啦,吵什么吵!”老酒桶麦克尼粗着声教训道,“光靠吵架能把赞茨城搞到手的话,我就让你们两个吵上三天三夜。”

    “都是不成器的东西。你们两兄弟,但凡要有人家的一半本事,这伯尔公国就听我们菲洛狄家族的了。”麦克尼没好气地说道,“都现在这个局面了,两个人还不知道要合作。”

    他这两个儿子都悻悻低下头去。

    “这个什么普世教自由军,还整个自由城邦,这个里亚,确实也野心不小啊。”麦克尼语气缓和下来,显然把思路笼回到了现在的局势上。

    “关于这一点,我倒是不这么看。”约翰说着看了一眼父亲。

    “噢?怎么个说法?”麦克尼好奇道。

    “以以往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资料来看,里亚可不是能翻出这么大浪的人儿。即便我们都知道他是普世教五大长老之一。”

    “你想说什么?”麦克尼望着约翰问道。

    “里亚此人,一向持重有余,魄力不足。能像这次这般发动雷霆一击,肯定是因为他背后另有其人。”

    “而我相信,这个幕后人物——就是艾尔文。”

    “况且,父亲您再想想,他们拿下赞茨城之后的一系列政策,那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你的意思是。。。普世教现今宣扬的这些所谓的‘人权’的说法,都是这个艾尔文想出来的?”麦克尼沉吟过后望着自己的二儿子问道。

    “不只是他们嘴里喊的那些口号,包括这个纵横通商行,还有这个‘赞钞’,应该都是这个人在搞鬼。”

    “别的不说,光是这个赞钞,就不是一般人的脑子能够想的出来的。”

    老酒桶麦克尼长嗯了一声,而后眯起眼,用指尖敲打着那未融尽的冰块。

    ---------------------------------------------------

    而就在这父子三人在窃窃谋划着如何对付艾尔文的时候,我们这位年轻的画家却已悄然出现在了提利尔城。

    这就不得不佩服普世教的年轻军事领袖是如此的胆识过人,能够在这种时节堂而皇之地在提利尔城大摇大摆地逛起了街,而且身伴绝色佳人。

    当然了,胆识之说也只是恭维罢了,其实是艾尔文不得不来这一趟。

    葵顷已经同艾尔文反复探讨过了,纸币这种东西,光在一个城市流通是远远不够的。所以眼下赞茨城的繁荣光景,完全不够撑开新时代的大门。

    故而艾尔文此行的目的,就是来与菲洛狄家族谈生意的。

    战场上打归打,生意场上谈归谈,这是艾尔文的信条。他相信只要那位老酒桶是个足够精明的生意人,就应该明白这一点,生意人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

    什么事都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而且从上一战过后,艾尔文也觉察到了提利尔城这边实力普遍不济。即便那位老酒桶翻起脸来,艾尔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以他和奥妮安的实力,完全能够全身而退。

    这当真是欺提利尔城好无人物。

    于是乎,当艾尔文与奥妮安两人大摇大摆地叩响菲洛狄家族的豪宅大门的时候,估计这父子三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头号大敌此时已经送上门来了。

    不过艾尔文没用自己的名字通报,只让门房去老酒桶那传话说有个画商找他做生意。

    这门房粗一看这对年轻人,来头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一下子被唬到了,赶紧上内院去通报了。他心下也是纳闷,怎么一个小小的画商,语气这般不知天高地厚,好像自家老爷有求于他似的。

    也不怪这门房心下犯嘀咕,毕竟艾尔文这次是乔装前来,一旁的奥妮安更是夸张地用魔法遮阳/水帽把大半张脸盖住,只能隐隐地看见那一弯下颔。

    毕竟这通商行的事,不应该由艾尔文直接出面的,要是被里亚知道就麻烦了。

    可是和老酒桶谈生意,他不得不亲自来。

    至于奥妮安嘛,则是被

    (本章未完,请翻页)

    艾尔文硬拽来的。

    所以胆识之说,也就听听罢了,不能太当真。他真要不怕死,也不至于腆着脸把奥妮安拉来。

    --------------------------------------------------

    “什么?画商?”老酒桶麦克尼十分错愕地望着自己家门房,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以麦克尼的身份来讲,是不可能亲自与那些小商人打交道的。若宅子里真要采办什么装饰画,也有管家负责出面呢。

    门房一看主家这神情,暗骂一句“糟了,自作聪明了。。。”。

    这门房之所以能成为菲洛狄家族主宅的门房,自然是有他的眼力劲的。

    所以,老酒桶也是转念一想就疑惑起来。

    倒是他这二儿子约翰眼中精光一闪,瞪大眼望着其父提醒道:“父亲,会不会是。。。”

    鲁斯蒂自然也是意识到了约翰在提点什么。倏尔,他心里扑通扑通的,暗自想着,那位有着天籁之声的女神不知到了没有。

    “来人什么模样?”麦克尼盯着门房追问道。

    “一男一女,男的面色和善,女的躲在帽檐下,看不真切,不过瞧着模样应该挺水灵的。”门房如实答道。

    “让管家先把他们迎去客厅。”麦克尼想也没想地吩咐道。

    待门房出去退下后,约翰不解地问道:“父亲,若真是那二人,他们杀上门来,所谓何事?”

    “不清楚。”麦克尼摇了摇脑袋,蹙着眉说道,“不过,想来。。。不是什么小事才对。”

    ---------------------------------------------

    当菲洛狄家族的三位领头人物出现客厅里的时候,艾尔文和奥妮安还在惬意地品味着方才管家端来的冰镇甘甜果饮,也不怕人家把他们二人毒死在这。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艾尔文先生吗?”麦克尼朗笑着走上前来。他身后的鲁斯蒂和约翰分列两边站着。

    艾尔文夫妇/方欲站起身来,就被麦克尼摆了摆手,按回了沙发里。

    “坐,坐。。。我这可不兴贵族那一套,没那么多繁文缛节。”麦克尼笑着大马金刀地往主座这么一坐下来。

    艾尔文不经意地掠了一眼这位老酒桶,他惊异地发现似乎没法在这位脸上找到什么懊丧的痕迹。看来康斯顿平原一役,并未给这位带来那么沉重的打击,至少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重。

    “阁下最近可真是风头一时无二啊?啊?哈哈哈。。。”麦克尼打趣道。

    “哪里,哪里。小打小闹罢了。”艾尔文微笑着回应。

    “噢?这还是小打小闹?”麦克尼故意露出惊异的神情,实则是在细细地端详这位漂亮的年轻画家。那次在康斯顿平原战场上,毕竟隔着老远,看不真切,这下可以好好一睹真容了。

    老酒桶自然是不会对艾尔文的野心有任何的意外的,只是其淡然间流露出的风度,让麦克尼很是诧异。他越发好奇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更何况,艾尔文身旁还坐着这么一位倾世绝伦的大美人,就越发引得老酒桶对这二位的身世感兴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