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8、神匠震华
    他一眼就看出了魏信陵此时拿着的锻造锤已经达到了三十五斤。

    一个六岁大的孩子拿着每一柄都有三十五斤重的锻造锤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完成了一千多次捶打,你信吗?

    若不是这一幕真实的在眼前发生,小龙是断然不会相信的,可现在......

    天赋异禀?天生神力?

    小龙不知道究竟用什么词才能形容眼前这个孩子,但他知道只要教导得好,魏信陵必是锻造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冲击圣匠、甚至神匠都不是梦。

    不过他好像记得,这孩子说过自己不喜欢打铁呸!锻造来着。

    不行,他不能让锻造界流失了这么一位人才!

    如此想着,小龙走出工作室掏出魂导通讯器拨了个电话。

    专注于捶打的魏信陵没有发现小龙走出了工作室。

    孤儿院门口——

    “娜儿来玩踢毽子吧!”几个三四岁的女孩看着坐在孤儿院大门不知多久的银发女孩道。

    娜儿回过头向她们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玩吧,我要等哥哥回来。”

    因为孤儿院不许没有自主能力的孩子随意出去,娜儿也只能坐在门口盯着魏信陵平时回来的方向等着某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好吧。”

    ......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魏信陵的上衣已经被汗水打湿,濡湿的衣服紧紧贴在每一寸皮肤上,将瘦小的身子完完全全勾勒得一清二楚。

    这些日子营养得到了补充,但还不足以弥补魏信陵长期营养不良的身子,加上魂力的滋养,虽然没有再像之前那么不堪,但时间一长,这具身体就开始有些吃不消了,难受得很。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下,魏信陵抡着锻造锤的双臂艰难抬起,紧接着手中的两柄锻造锤“砰”的一声落在了金属块上,但计数器上的数字却没有跳动。

    好累......

    传自身体深处的虚弱感在瞬间迸发,魏信陵腿脚一软,趔趄着往一旁栽倒去。

    手掌心火辣辣的疼,不止手臂,就连腰部、腿部都是一阵接着一阵的酸痛和肿胀感。

    打铁,真特么的难受。

    就在魏信陵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濡湿的衣物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道道黑白色的脉络在从心口处蔓延开来,瞬间布满了全身。

    他的皮肤开始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灰暗色,脸上也攀现上了罪与罚附体时才会出现的浅银色脉络,不过与之不同的是,他的黑发变成了半边白发,一道看不清样子、但气质圣洁的白色人影缓缓出现魏信陵的身子上方。

    同那道黑色影子不同,白色人影能看清楚轮廓,但却没有双目。

    白色人影微微俯下身在魏信陵额前轻轻一点,似乎在亲吻。

    魏信陵早已经失去了意识,但他体内的魂力却在以平常冥想要快上数十倍的速度运转着,很快就突破了六级来到了七级,即便突破了,速度依旧不减。

    在即将突破到八级时,奔腾的魂力一滞,随后渐渐平息了下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很快,黑龙工作室里就响起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待魏信陵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工作室的一张沙发上,外面天色夕阳已经快要沉沦了。

    懒懒地伸了个懒腰,魏信陵翻身趴在沙发上,又闭上了眼睛。

    自从开始斗罗九义之后,他还是第一次睡......觉,真是蓝瘦香菇。

    “醒了?”

    正当魏信陵快要再次进入梦乡时,小龙的声音突然响起,瞬间人间清醒。

    魏信陵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当看见眼前的人时整个人猛然一愣。

    工作室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位身材高大、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而小龙站在他身边,还故意落了他一个身位。

    “小朋友,醒了啊?”中年人笑盈盈地凑了上来,问道。

    魏信陵猛然往后一缩,“大叔你谁呀?我们很熟吗?”

    大叔笑了笑,说道:“是我唐突了。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震华,是斗罗大陆上唯一的一位神匠。今天听小龙说遇到了一位天赋异禀的小朋友,所以我是来......”

    “来收徒?”震华还没把话说完,魏信陵就已经直接说出了他的目的。

    因为魏信陵没有看过原著,所以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名叫震华、自称大陆唯一一位神匠男子说的是真是假,但他的涵养似乎极好,并没有因为魏信陵打断他的话而生气。

    “是,也不是。”震华说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魏信陵也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不喜欢打铁。”

    打、打铁?震华额上青筋暴起,锻造师多么一个伟大的职业竟然被眼前这个孩子说成打铁,真是气煞我也!

    “那你来小龙的工作室是?”

    魏信陵满脸无辜地说道:“我不喜欢打铁,但我喜欢钱啊。打铁是我现在唯一能赚钱的路,我不打铁我打啥啊?”

    好直白的小家伙。震华嘴角一抽,现在他总算是知道小龙说的这孩子有点直白,老师你忍一忍是什么意思了。

    魏信陵看向龙哥,问道:“龙哥,你看我的任务完成了吗?我可以回去了吗?”

    这......小龙看向自己的老师,见后者没有任何表示,便点了点头说道:“已经完成了,快回去吧。”

    “那我先走了,明天再见。”

    魏信陵翻身跳下沙发。瞬间就冲到了工作室门口。

    “老师......”见魏信陵的身子消失在门口,小龙看向了震华。

    震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道:“这孩子很有趣,正好这几天没事,来傲来城就当做给自己放个假了,顺便再看看这小子的表现。”

    孤儿院——

    “哥哥!”魏信陵前脚刚跨进大门,后脚就有一道娇小的身子猛然撞入了他怀里。

    魏信陵突遭重击,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

    揉了揉被撞到的胸肌,魏信陵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欺负我们家娜儿了?看哥哥我不赏他一记穷不过三代脚,不然哥哥就跟他姓。”因为娜儿现在还小,有些话说直白了会带坏小孩子的,所以只能隐晦点讲出口。

    “哥哥欺负的。”娜儿委屈巴巴地嘟着嘴道。

    “呃......”魏信陵瞬间就尴尬了,我跟我自己姓,没毛病吧?

    “哥哥才回来,怎么欺负娜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