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18、区别对待
    “那你们先去打吧,我先去吃饭了。”魏信陵摆了摆手,然后走出了教室。

    刚一出教室门,魏信陵大老远的就看到了很多高年级学员向外面簇拥而去。

    “咦?魏信陵?”突然,有点耳熟的声音叫了他一声。

    “嗯?”魏信陵循声看去,一个高挑的身影朝他走了过来,是那天负责接送新生的刘语心。

    “学姐是你啊,你怎么有空来一年级这里了呢?”

    “信陵,你在五班?”刘语心惊讶地问道:“不应该啊,按你的魂力等级至少也应该在一班的啊。”

    魏信陵微微一笑,“舍友要收我保护费,我把他们打了一顿就来五班了。”

    “额哈哈......”刘语心尴尬一笑,自己这个学弟还真是彪悍呢。

    “那舞长空老师是你们班班主任?”

    “嗯。”

    “信陵,你不是要去吃饭吗,怎么......学姐!”正在这时,唐舞麟和谢邂走出了教室。

    “舞麟,你也在五班啊!”刘语心欣喜地问道。

    唐舞麟点了点头,“我的武魂是废武魂蓝银草,只能在五班了。”

    “啊!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请你们帮个忙。”

    唐舞麟愣了愣,继而点点头道:“好啊。”

    刘语心看向身边的闺蜜,“给我。”

    她的闺蜜递给了她一样东西,而她自己又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分别递给了魏信陵和唐舞麟。

    “以后在你们上课的时候,有机会帮我拍一些冷傲男神的照片,哦,就是你们的班主任舞长空老师。”

    魏信陵接过后,发现这竟然是个魂导相机,当即坏坏一笑,“学姐,你看看学弟我长的不比老师差啊,为什么不拍我呢?我会好好配合你的,什么姿势都可以哦。”

    听了魏信陵的话,唐舞麟呆了呆。

    “去去去!等你长大了再说,现在你这样子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刘语心故作嫌弃道。

    唐舞麟有些为难地说道:“学姐,这样不太好吧?”

    刘语心嘻嘻一笑,朝两人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没事的,没什么好不好的。而且我可以向你们透露一下有关于舞长空老师的情况哦,说不定可以帮帮你们哦。”

    “可是......”魏信陵也邪邪一笑,“学姐你要知道,偷拍被发现,遭殃的是我和舞麟,所以被批的也是我们,这就得不偿失了,所以......”

    魏信陵伸出拇指和食指搓了搓,“不考虑一下其他好处?”

    魏信陵从不喜欢吃亏。

    刘语心看着魏信陵,张口欲言又止,这小学弟怎么这么精啊?

    ......

    “慢走啊学姐!”魏信陵笑眯眯地挥着不知从哪摸来的手绢目送着刘语心和她的闺蜜离开。

    唐舞麟看了看手中魂导相机,“信陵,我们这样不好吧?”

    魏信陵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认真地说道:“舞麟,不要想什么好不好的,你只需要想拍到几张照片,就有一顿大餐摆在你面前就好了。”

    “好了,我吃饭去了。”

    “诶!等一下信陵。”

    “怎么了?”

    “你等等我可以吗?等我解决了这臭屁的家伙,我们就一起去吃饭吧。”

    “嗯......”

    看了看满眼希冀的唐舞麟,魏信陵叹了一口气,“好,一起吧。”

    来到东海公园深处,已经很少看到有路人经过了。

    “就在这里吧。”谢邂转身看向唐舞麟,“我是敏攻系战魂师,为了显公平一些,我退后五十米,我说开始你就可以准备了。”

    说完,他转身就向远处走了过去。

    “加油哦。”一旁看戏的魏信陵笑眯眯地说道。

    唐舞麟感激地看向了他。

    随着一声开始,谢邂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唐舞麟冲了过来,手中也多出了一柄长两寸的晶黄色匕首,还有几声轻微的龙吟声响起。

    在唐舞麟的操控下,一根根蓝银草蜂拥而出,朝谢邂笼罩了过去。

    谢邂速度之快,唐舞麟已经看不到他的真身在哪里了。

    看着交手在一起的两人,魏信陵打了个哈欠,从怀中拿出了自己的本本,又用笔划去了几行字。

    计划前期已经差不多了,就差个古月了。

    古月......如果娜儿在红山初级学院碰到过唐舞麟,就算是擦肩而过,应该也能感应到金龙王血脉了吧?也只能看运气了,如果不来,自己又得从头到尾整改一下计划了。

    “啊——”

    一声声震四野的咆哮声吓得魏信陵手中的笔一抖,差点没给他丢了出去。

    “卧槽,什么鬼?”魏信陵刚一抬头,就看到谢邂倒飞了出去,撞在了一棵大树上,然后缓缓滑落在地。

    而唐舞麟半跪在地上,抱着自己剧烈颤抖着。

    又是一个刷好感的时机!魏信陵眼光光芒大盛,蹬蹬来到了唐舞麟的身边,

    “舞麟,你没事吧?”

    “我、我......”唐舞麟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后猛地一撩起袖子。

    只见他的右臂不知何时覆盖满了细密的鳞片,就连他的小草蛇魂灵——金光,身上若隐若现闪着金光,整个身体都膨胀了一圈,眼睛也变成了红色。

    他将衣袖使劲拉到光龙匕刺中的地方,只见从那个地方开始,一直蔓延到手掌处全都覆盖着金色的鳞片。

    魏信陵看着金闪闪的鳞片,伸手一戳,然后唐舞麟白眼一翻就昏了过去,金光也遁回了他体内。

    魏信陵:喵喵喵?

    魏信陵看着昏过去的唐舞麟,不禁喃喃道:“我也没用力啊,怎么就昏过去了?”

    检查了一番唐舞麟没什么大碍之后,魏信陵又跑过去看了一眼谢邂,只见他的脸半边高高肿起,和被他用千锻暗银锤锤的那两个有的一拼了。

    魏信陵不由得摇了摇头,“不知道和主角作对的下场很惨的吗?”

    ......

    唐舞麟是在一道宽厚的后背上醒来的,而谢邂则是在一阵颠簸中醒的。

    唐舞麟一睁眼,就看到了魏信陵精致的侧颜,心头狠狠一跳,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了东海学院的大门。

    这会儿,天差不多要黑了。

    谢邂被颠得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的难受,一睁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地面。

    唐舞麟被魏信陵背着回来的,而谢邂则是被夹在腋下抱回来的,这就是主角和配角的差距了。

    礼貌谢邂: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