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19、实战
    “呜噜噜......”谢邂吐出了几个奇奇怪怪的火星语言。

    “呀?”魏信陵惊讶了一声,“醒了啊?终于不用拖着你了,累死我了。不过你在说什么啊?”

    谢邂含糊不清地说道:“窝肿吗了?”

    随着意识逐渐清醒,谢邂也终于感觉到了脸上有异样的感觉传来,不仅麻,还疼。一摸,像是在摸面包一样。

    呜呜呜,自己居然花了两万四买了一顿揍。

    回想起一切的谢邂欲哭无泪。

    “信陵......”

    这时,背上的唐舞麟虚弱地说道:“放我下来吧。”

    魏信陵这才将两人放了下来。

    唐舞麟刚落地,腿脚便一软,朝着魏信陵扑了过去。

    “你没事吧?”

    唐舞麟脸一红,摇了摇头扶着魏信陵的手臂自己站好了来。

    谢邂缓了缓神,问道:“你身上那金光是怎么一回事啊?”

    唐舞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哼!”谢邂冷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唐舞麟的话。

    “不信就算了,信陵我们吃晚餐去吧,现在应该晚饭时间应该还没结束。”

    魏信陵点了点头,“好。”

    东海学院一楼食堂——

    魏信陵才吃了不到一半,唐舞麟就已经打了十五碗面条了。

    对此,魏信陵不由得暗暗感叹,幸好唐舞麟不是女的,不然谁娶了谁倒霉,就这越来越大的饭量,一般人都养不起......

    “啊嘁!”

    突然,魏信陵鼻子一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信陵你怎么了,是着凉了吗?”唐舞麟端着第十六碗面条走了过来。

    魏信陵微微一笑,“没事。”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背后说他坏话打的吧。

    回到宿舍,听到开门声,屈康节、卢曰旦、潘道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见是魏信陵,顿时没好脸色地做自己的事去了。

    魏信陵也不在意,他们以后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这小肚鸡肠的三人注定走不长远的,他们过他们的阳光道,他走他的独木桥不香吗?

    魏信陵洗漱完回到床上,先是拿出了怀里的两块砖头放在枕边,又拿出了自己的本本,继续之前没完成的规划。

    第二天一早,食堂——

    看着一改之前只敢吃丙餐、正大快朵颐着甲餐的唐舞麟,魏信陵有点惊讶,这是一夜暴富了吗?

    一转头看到脸上又添新伤的谢邂,聪明如魏信陵,立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啧啧,花钱买揍,真有钱。

    想着,魏信陵向着甲窗走了过去。

    舞长空今天换了一件灰、黑、白三色相间的格子裤子,配上白衬衫,十分衬托黄金比例的身高。

    “今天开始上课,你们以后大多数课程将由我亲自指导,全体起立!”

    “跟我来。”

    众人跟着舞长空来到了操场。

    “两人一排,站好。”

    众人依言站好了来。

    魏信陵比周长溪矮了一点,又比唐舞麟高,所以就夹在了两人中间。

    “今天的第一堂课就是实战,单败淘汰,我会作为裁判,确保你们的安全。”

    一名女生怯生生地举手道:“舞老师,哪怕我是辅助系器武魂也要实战吗?”

    舞长空冷冷地说道:“你要是认为你以后的敌人能因为你这句话而不杀你,你就可以不实战。”

    “唐舞麟、周长溪出列。”

    听到舞长空叫的是他和唐舞麟,周长溪瞬间双目放光,终于能好好比一下真正的实力了。

    接着,舞长空让剩下的人向四周散开,围成了一个圆圈,将唐舞麟和周长溪围在了中间。

    “没有规则,只要你能击败对方,无论任何手段,就算你赢。开始。”

    舞长空话音刚落,周长溪双目一瞪,大吼了一声,脚下一圈白色魂环升起,同时光芒大放。

    周长溪健壮的身子再次拔高,双臂上凸起的肌肉直接将校服撑的紧绷起来,仿佛随时会爆开。

    一只棕色的小猴子抱着他健壮的胳膊晃荡几下,就跳到了周长溪的肩头上。

    蹬蹬几步,周长溪向唐舞麟冲了过去,配上他那健壮的身子,十分的有压迫感。

    唐舞麟神情没有丝毫波动,双拳直接对上了迎面而来的双手。

    身材高大的周长溪直接被轰得“蹬蹬”后退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一拳下来,高低立判。

    “停!”舞长空冷喝一声,看向了周长溪,“你,出局。”

    周长溪聋拉着脑袋,回到了队伍中。

    下一个……是魏信陵和潘道智!

    潘道智就是那个带头收魏信陵保护费的中分男孩,现在他脸上的红肿依旧还留有明显的红印。

    他看着魏信陵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你魂力比我高那又怎么样,这次实战我可以用任何手段,我一定要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魏信陵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他才不会和没出息的小屁孩计较太多,又不是一路人。

    “开始!”

    舞长空一声令下,潘道智脚下一圈白色魂环升起,口中嘶吼了一声,腰杆微弓,毛发将衣服撑起,一头短发也变成了黄黑色,一双手更是变成了瘦巴巴但精悍的爪子。

    武魂:鬣狗

    一只小泰迪在潘道智身边朝着魏信陵狂吠不止。

    “所以我……”魏信陵缓缓抬头看向潘道智,一抹血色染上了黑色的眼眸,“最讨厌小型犬了啊!”

    “啊!啊!”一圈黄色的魂环亮起,嘎嘎叫着的墨羽拍着翅膀落在了魏信陵肩上,红眸白瞳中没有丝毫感情。

    黑发无风自舞,很快就长到了腰间,白皙的皮肤渐渐灰暗了下去,浅银色脉络在脸上蔓延,大量的魏信陵身上弥漫而出,凝聚成了一个只有着一双妖异血红色双目的黑影。

    罪——第七夜魔王!

    “呜呜呜……”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小泰迪瞬间就夹着尾巴呜咽着躲到了潘道智身后。

    好霸道的武魂!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暴戾、阴冷的气息,舞长空不由得暗暗吃惊道。

    唐舞麟吃惊的同时并十分羡慕。

    感觉到武魂在战栗,潘道智咬了咬牙,白色魂环亮起白光,潘道智眼中似乎染上了一抹疯狂,再次嘶吼一声,向魏信陵扑了过来。

    第一魂技:狂吠

    “啊!”墨羽啼叫一声,张翅飞起。

    魏信陵微微欠身,便躲过了潘道智挥来的爪子,然后回身一脚直接踹上了他右腿的膝盖后关节。

    潘道智右腿一软,控制不住往前半跪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