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141章 仇见
    “是你?”金暮黎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

    夜梦天微愕道:“你们认识?”

    金暮黎盯着红衣男子的脸:“在夜月阁任职出任务时,曾与我打个平手,摘下我的面纱。”

    夜梦天并不知道这件事,也未曾听她说起,但三年前慈悲教调查来的消息中,有提到金副阁主前两年都戴着面纱,然后在两年后的某天突然摘掉了。

    今日方知原因竟在这里。

    “金副阁主好记性,”红衣俏男含笑看着那面不傅粉、唇不涂脂的雪发女子,即便只是小幅度地歪着身体倚柱而立,姿态也足够妖娆,倍显妩媚,“当年那场弥足珍贵的情意绵绵架,打得在下是终生难忘,一直盼着能再遇金副阁主,与金副阁主结成良缘俦侣。”

    金暮黎轻呸一声:“不认识你!”

    红衣男子掩唇而笑:“在下摘了金副阁主的温柔面纱,金副阁主收藏了在下的一缕墨发,怎能说不认识呢?”

    他连眼睛都微弯起来,眼里却并无多少真正笑意,“阿黎可不是这样绝情寡义的人。”

    夜梦天等人了然。

    这人曾摘掉金暮黎的垂软面纱,而金暮黎则割下这人一缕青丝碎发。

    两人实力相当,谁也杀不了谁。

    但三年后的今天,就不一定了。

    他的年龄比金暮黎稍大些,进步应该没有金暮黎快。

    金暮黎只要强过他一分,就能将他拿下。

    “呸,谁收藏你的发?”金暮黎扫了眼长臂猿人,“一个无怨无仇、连老僧都捉来欺负的奸宄之徒,我可不想认识。”

    “哟,三年多不见,金副阁主这是改性子了么?”红衣男子浅笑嫣然,直起身子下了一步台阶,将手中玉箫在指间熟稔地转溜两圈,邪魅抬眸,“我视金副阁主为知己,还交换了重要信物,如今金副阁主却变了个人,唉……我很伤心呢。”

    金暮黎又呸他:“惺惺作态。”

    红衣男子轻叹一口气:“既然你不再是你,我就没必要留情了。”

    接着便对相貌丑陋、未能进化的长臂猿下令,“动手吧,杀了他们。”

    长臂猿迈开脚掌大步,比常人高出两三头的带毛身躯朝对面逼去。

    呙队领打了个响指。

    立即冲出八名护卫。

    “以二对一啊,”红衣男子脸上挂起那种比客套还客套的假笑,“金副阁主真是好本事,找来这么不要脸的保镖。”

    “你想要我们的命,我们还跟你客气?”金暮黎却道,“打,狠狠打,这些丑八怪力气大得很,弄死一个是一个!”

    长臂猿听懂了她的话,齐齐瞪大眼珠子,一边用长臂野蛮对战,一边冲她发出愤怒吼叫。

    红衣男子轻轻摇头啧啧两声,眸子骤然转向已经交上手的四猿八人时,眼里闪过一抹狠毒寒光:“好得很,那今日便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金暮黎微微抬颌:“这儿没有鹿,所以只能你死我手。”

    然后用真诚的语气安慰,“放心,我不是变态,不会滴尽你的血,让你变人干儿,定给你留个血肉饱满的全尸。”

    “那可多谢你了,”红衣男子勾了勾没有温度的唇角,“若你在我手中故去,我也让你安心入土,不枉曾经热热乎乎亲密一场。至于其他人嘛……我就勉为其难,即便挂了干尸,也成人之美,凑为两两一对,免得黄泉路上太孤单。”

    这人说话句句扯得不正经,金暮黎懒得理他,易锦却气得要命,奈何打不过,莽撞冲过去只有送死的份。

    夜梦天也不知对方的武功究竟在什么级别,只是暗暗调动真气蓄力,准备在四名长臂猿被解决时,先发制人,打他个出其不意。

    然而浑身是毛的长臂猿不仅野蛮,还很有智慧,既晓得利用他们的长臂优势攻击敌人,又懂得如何应对二人围攻,时刻防范背后偷袭,让那跳来绕去、寻找破绽间隙的八名护卫无法得逞。

    金暮黎和红衣男子同时皱了皱眉。

    这样短时间内不见胜负的对战,他俩都不喜见。继续拖下去,有害无益。

    夜梦天、呙队领等人同样有此感受,目光对视一下后,十二名护卫全上。

    “呀,三对一啊,”红衣男子再度步下两级石阶,“这可真是不一般的不要脸。”

    “讲道义得看跟什么人,”金暮黎不以为意,“何况这么好的练手机会,若猴子被围攻都不死,便正好给我家几个少年免费用用,检测检测他们的实力。”

    长臂猿闻言更加愤怒。

    我们不是猴子!

    你才是猴子!

    你个坏了心肝口舌的母猴子!

    大概是太气了,其中一名护卫冷不防被一长臂猿捉住,往地上狠狠一掼,当即爆出脑浆。

    然而此举也露出了最大破绽。

    长臂猿的后心被一剑刺穿,左肋骨里也多了件兵器。

    一命换一命。

    死了同伴,另三个长臂猿大力捶胸顿足,仰头悲嚎。

    好机会!

    面对犷敌不敢掉以轻心的护卫们顾不得哀悼悲伤,十一柄长剑齐齐刺出。

    红衣男子来不及吹箫,直接掠身欲救。

    昱晴川的焰齿环“嗖”地飞出,击向他的面门脖颈。

    红衣男子被逼退。

    同时,粗野凶猛的长臂猿尽数被灭。

    “咯咯咯……”一阵妩媚笑声忽从鱼背山脊处传来,“我说什么来着?随身只带娇娇脆脆不经碰撞的玉箫是不行的,你看,吃亏了不是?”

    这声音!

    祝秋明猛然抬头。

    随即目眦欲裂:“操满薛!”

    “哟,这不是我那亲滴滴的秋明哥哥么,”身穿冬季红裙、同样带着妩媚之色的美貌女子姗姗而来,“怎么,没死?”

    祝秋明的眼中刹那间爆满血丝,咬牙切齿道:“没有薛妹妹陪走黄泉路,那满地的鲜艳彼岸花,我折下来送给谁?”

    红衣男子不怀好意的笑里,带着轻飘飘的嘲讽:“这是让你殉葬呢。”

    红裙女子的衣装颜色很招摇,人却不是那么火辣暴躁,很清脆地咯咯笑出两声后,脸色忽然一变,眉目间满是温柔:“好啊。”

    她看着祝秋明,眼中含情:“哥哥的嘴唇那么甜蜜,那么柔软,碰一下就令人心肝儿直颤,如今好些日子没见,薛薛还真是夜夜相思,万分想念呢。”

    金暮黎暗自“靠”了一声:都这个时候了,还能若无其事的调情,其恶劣,简直不止一点点。

    她的心肝儿到底颤不颤,金暮黎等人不知道,但祝秋明伸出手臂后的指尖直颤,倒是真真切切给他们瞧见。

    那不是激动的颤,而是气得太狠。

    “你你你……”他从未想过对方背后是这样一张脸,“无耻!”

    “秋明哥哥这样说,薛薛真是好伤心,”红裙女子故作委屈姿态,“哥哥明明说过薛薛的牙齿整齐雪白,是你最爱的地方……”

    语调增加了暧昧,“之一。”

    又恢复委屈,“怎么今日眼神不好了呢?”

    这样一波三折的说话,听得金暮黎差点喘不过气来,不由气恼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站在那儿唧唧歪歪抖个什么劲儿?是嫌上次没死透吗?”

    祝秋明抽出腰中软剑扑了上去。

    “你们已皆为任人宰杀的笼鸟池鱼,再怎么反抗也是垂死挣扎,”红裙女子拔剑迎上,招招狠辣,直逼祝秋明要害,“倒不如束手就擒,本姑娘发发善心,给你们留个全尸!”

    祝秋明隐隐作痛的某个内脏,更如刀绞:“一夜夫妻尚且百日恩,我们……你就这么恨不得我死?”

    红衣女子嘴唇红润,如水双眸瞟了眼他的身体某处:“恩什么恩呐,鸟儿那么小,还只晓得横冲直撞,一点情调都没有。”

    她嗤嗤嘲笑,“也不知夏青檐看上你哪点?时间那么短,起来那么慢,无趣又没用,偏还瞒着她出入声色场所。啧啧,那些靠卖身过活的女人为了哄骗钱财,说了不少你很厉害的假话吧?”

    金暮黎听得嘴角直抽。

    这丫狠。

    太狠了。

    哪个男人受得了异性说他那方面无能?

    尤其是当众。

    这不是扒他三层脸皮么。

    他还要不要活了?

    她同情地看向祝秋明。

    果然,那家伙随着红裙女子的话语,老脸一阵白一阵红,变换不停,吐出来能装两满碗的老血瘀在胸中又堵又呛,差点没活活憋死。

    为了不让自己死因奇葩,也不死得奇形怪状,他手中的软剑真正发了狠:“操满薛,我要你的命!”

    “你说要就要?”红裙女子的剑势凌厉之余多了份刁钻,嘴巴却继续一语双关的暧昧调戏,“不给。”

    祝秋明的胸口又闷又痛,快炸了:“啊!啊!”

    金暮黎见他神情近乎癫狂,剑招虽比之前更快,却也乱得毫无章法,不由厉声喝道:“祝秋明,她的这张脸皮底下究竟是不是真的操满薛可不一定,你个蠢货不要被她骗住、中了她的激将法!”

    祝秋明打了个激灵,快要崩溃的神智立马恢复清明,稳住剑柄。

    与此同时,及时避开了离咽喉只有咫尺距离的锋利剑尖儿。

    惊出一身冷汗。

    几近成功却被破坏的红裙女子低笑两声:“金暮黎,大家都是女子,你又何必坏我的事?再说,我若是假的,又怎知晓他策马驰骋的时间那么短?重新再来又那么慢?”

    被反复重申,祝秋明气得浑身发抖:“你给我闭嘴!”

    红裙女子很轻易地再次点燃他的怒火,压着得意再接再厉:“树上的鸟儿抬头只需一瞬间,你要再抬头,却是半柱香都不止。唉,怎么办呢,我又不能当着你的面说。”

    几次三番,当众羞辱,祝秋明快疯了。

    金暮黎也要没辙。

    昱晴川道:“我先进去救人!”

    夜梦天一把拉住他:“里面阵法重重,你进去就是死。”

    昱晴川急道:“那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