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142章 供像塌
    夜梦天看了眼站成人墙的护卫,又瞧了瞧似乎不愿直接与他们交手对战的红衣男子,低声道:“你们守在这里,我去破阵。”

    说罢便转身。

    衣袖却被金暮黎拽住。

    “你挡人,我破阵。”她道。

    夜梦天摇摇头:“破阵简单,我去就好。”

    金暮黎哼道:“你想的其实是外面只有两个明明白白的大活人,屋里才隐藏着看不见的危险吧?”

    夜梦天凝视着她:“暮黎……”

    金暮黎揪住他袖子不放:“你既不让我在人前少露武功少使鞭,就应该把隐蔽的地方留给我。”

    夜梦天不肯:“情况特殊。”

    “特什么殊?”金暮黎乜他一眼,“论武功,你不如我;论阵法,你会的我也都会。你说到底谁更合适?”

    “这不仅仅是谁更合适的问题,”夜梦天抓住她的手,“我只是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有半点儿闪失。”

    “这屋子里的东西几乎一目了然,上无罩网,下无陷阱,不过是供像背后有道血沟,怕什么,”金暮黎拂开他的手,”我破开阵法就来,不到最里面去。”

    她行动迅速,音落之时,人已站在屋子门口,一剑朝门槛劈去。

    易锦愣了愣:那不是我的剑么?

    低头一看,还真是他的剑。

    只剩了个剑鞘在腰上空荡荡挂着。

    那并非削铁如泥的极品宝剑,但在金暮黎手中,却发挥了十成十的威力,石门槛楞是被砍出一道裂痕。

    裂痕从门槛中间炸开大口子,外阵破。

    金暮黎安然站在门槛里。

    红衣男子横起玉箫,显然是要召唤长臂猿之类的助力。

    夜梦天急声道:“快阻止他!”

    呙队领亲自带人扑了上去。

    十一人合力围攻,红衣男子再无吹响玉箫的机会。

    祝秋明那边则是越打越吃惊:“你这不是青云剑法!”

    红裙女子咯咯笑道:“当然不是。”

    “怎么可能,你……”祝秋明难以置信,“你每天都在青云山,怎有机会修习如此刁钻的邪道剑法?”

    “我是否每天都在青云山,你能知道多少?”红裙女子手中剑势凌厉,脸上却带着漫不经心的笑,“若非我故意出现在你面前,你如何会注意到我?连你都注意不到我,又何谈他人?我可是不起眼得很呢!”

    最后一句拖长了尾音。

    祝秋明觉得哪里不对。

    自己之前不注意她,是因为未免麻烦,他从不吃窝边草。

    操满勤对他表白心意,他却极力忍住不碰她,就是这个原因。

    出入声色场所不过是娱乐***,玩儿完拍拍屁股走人,谁也不欠谁,更不会被无理取闹地纠缠。

    沾染身边的佳人就不一样了。

    良女一旦动了情,再献了身,那绝对会成为一辈子的麻烦。

    他一向认为自己在这方面意志坚定,并为此感到骄傲,觉得自己定力非凡,可没想到……

    不是他定力强,而是操满勤等女弟子的脸盘不够美,诱惑不够大。

    操满薛虽说用了心计,但若相貌平平,他不会沦陷,更不会那么快。

    没几个人知道操满薛的真容,因为她常年戴着纱帽,且还是令人难以搭讪与亲近的黑色。

    可她这般相貌,即便戴着纱帽,长年累月之下,也该不容易瞒过派中所有弟子的眼睛才对。

    那她是如何做到的?

    除了安静打坐,修习弟子基本上都是在演武场一起练剑。

    旁门剑法习速再快,也非一日所能成,她是如何不被发现的?

    在奇诡剑法的攻势下,祝秋明本就渐落下风,此时又因种种疑惑而有些分神,立刻就被红裙女子钻了空子。

    一个狠狠斜刺,剑入其腹。

    祝秋明乍痛闷哼,脸部肌肉微有扭曲:“你、你好狠!”

    红裙女子不答话,抽剑一脚踹出。

    祝秋明滴着血飞撞到亭柱上。

    亭柱无事,只扑簌簌落了些石屑。

    他的五脏六腑却几乎错位,滑坐在地后,哇地吐出一口血。

    在场之人皆感惊讶,谁都没想到能被允许独自下山的青云剑派弟子会这么没用,而且面对的还是同门小师妹。

    昱晴川上前欲救,红裙女子却已抢先一步,几乎在抬脚踢中祝秋明肘臂麻筋、令其松手失器的同时,剑尖直指喉咙:“若不想他死,就给我待在原地别动。”

    昱晴川不认为自己抡出焰齿环的速度,比她剑入喉咙的速度更快。

    祝秋明自知和这群人并无交情,即便他们袖手不救,他也说不得什么。

    何况他此刻还成了毒女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我与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你想拿我当人质,作威胁,我告诉你,没用,”祝秋明手捂腹侧剑洞,却怎么也捂不住汩汩流出的血,“倒是你们两姐妹,处心积虑拜入青云山,就是为了杀我?”

    真气灵力随着鲜血不断流泄,不过片刻,他便已微微喘息,“先是姐姐找人假扮我,故意气走青檐,害我大婚不成。后换妹妹出面勾引,诱我离山,同往东海杀弃岛中。敢问姑娘,我与你们有何仇,有何恨,竟让你们做到如斯地步?”

    “为了你?”红裙女子嗬嗬一声冷笑,“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祝秋明想咆哮,却是刚使力,伤口里的血便涌得更凶,只好咬牙强忍,“那你们为何三番五次与我过不去?”

    红裙女子瞥他一眼,幽幽道:“祝秋明,你可知我们是被谁带到青云山的?”

    祝秋明道:“临风长老。”

    青云剑派上上下下两千多人,除了当事者,谁会关心谁是谁领进来的?

    他也是喜欢上操满薛之后,才特意打听询问她的来历,从而知晓她和操满勤是被临风长老带进山门的,而当时姐妹俩一个十岁,一个八岁。

    “对,临风长老,”红裙女子剑指其喉,眼睛却未再看他,“那你又是否知道我和操满勤的真实姓名?”

    “啊?”祝秋明愣住,“你、你们……”

    “你不知道,你当然不知道,”红裙女子目光下移,“你更不知道我们其实不是亲姐妹,而是被满门抄斩的罪臣之女。”

    “什么?”祝秋明陡然瞪大眼,“你们……罪臣之女?”

    “我们是表姐妹,”红裙女子看向他,“为了隐藏身份,为了活下去,我们更名改姓,随恩公进了青云山。”

    祝秋明惊得快忘记疼痛。

    兰尽落等人也愕然不已。

    红衣男子趁机飞檐走壁般横扫一圈连环腿,旋身脱离包围圈,玉箫一点,快速道:“她爹乃守边大将轷周志。”

    众人的脚步果然同时凝顿。

    轷周志,流风国赫赫有名的边疆悍将,其曾祖父更是开国功臣、戎马一生的护国猛将,深受开国皇帝的器重。

    也是艰苦征战的武将里,唯一一个没被兔死狗烹的开国元勋。

    然而三代之后,忠心耿耿、并无异心的轷家,还是没逃过九大定律的历史命运。

    左都御史弹劾轷将军有异谋、图不轨时,似乎证据确凿。

    然而等轷家被满门抄斩后,渐渐有大臣回过味来,觉得此案疑点重重。

    可人已经死了。

    为活人翻案尚且要掂量得罪权贵是否值得,何况是个已死之人?

    不管冤不冤,都要石沉大海了。

    除了女子被充为官妓,轷家几乎被屠戮得干干净净。

    “轷将军……即便是我这样的江湖浪子,也听说过他的大名,”兰尽落微微皱眉,“敢问你是轷将军的第几个女儿?”

    “小女儿轷瀚湫,”红裙女子微微扭头看他一眼,又移开,“母亲姨娘姑姑婶婶抢着时间悬梁自尽,来不及自缢的,都被送往勾栏青楼和军队。除了我和表姐中途逃脱,又幸被恩人所救,她们没一个能活下来,全被凌虐致死。”

    昱晴川喃喃道:“好可怜啊!”

    “我爹虽手握兵权,却无半点异心。边境生活艰苦,北鹰国将士凶猛,我爹身上大伤累小伤,新伤叠旧痕,无一完好之处……”

    轷瀚湫的眼睛红了红,声音陡厉,“这样的忠臣,却被诬陷暗藏谋反之心,百里赓他何德何能安坐皇位?”

    一边关注金暮黎、一边听动静的夜梦天回过头来:“所以你刿心刳腹帮人做事,就是为了推翻这个王朝?”

    轷瀚湫狠戾道:“姓百里的不配!”

    夜梦天转正身体:“那我问你,你可知凤栖城外血池里除了人血,还有什么东西?血池里的那节白骨,和你们雕像敬供的这头猛兽又是怎么回事?”

    “这还用问吗,夜教主?”红衣男子似笑非笑,“百里赓连锦衣卫都出动了,不就是因为你透出口风、招他们过来探查么?怎么?还没查出来?”

    兰尽落看向十一名护卫。

    “锦衣卫?”昱晴川傻愣愣道,“那是什么?”

    红衣男子挑挑眉。

    呙队领面露好笑之色道:“借你吉言,若哪天我们能在京都混饭吃,且捧的还是金饭碗,定要请公子你喝酒。”

    啜护卫两眼放光道:“管饱管醉!”

    红衣男子敛笑看着他们。

    “别装了,”轷瀚湫淡声道,“我之所以告诉你们我的真实身份,就是因为今日你们谁都离不开这里。”

    她抬眸淡淡瞥了眼呙队领,“在我们的地盘上否认,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是实话实说,我跟你们这些随便抓人吊起来的恶鬼讲话要什么意义?”呙队领轻嗤,随即转向夜梦天,“夜公子,我们接您的护卫差事,不过是想挣点钱养家糊口,若需送命,那……”

    “若想走,便走,”夜梦天轻嘲道,“我这一路已经雇请了两波护卫,不在乎另找人多聘一回。”

    “多谢夜公子,”呙队领一副厚着脸皮拱手作揖的模样,“那我们就走了!”

    一挥手,竟真的要弃众人而去。

    “胆子这么怂,接什么镖?”兰尽落冷笑道,“以后还是在家哄孩子吧,别出来了,免得丢人现眼。”

    呙队领脚步一顿,黑着脸转身:“你骂我不是男人?”

    “难道你是?”兰尽落扬了扬下巴,“他们只有两个人,一个还未交手,且手里没有任何厉害武器;另一个手中的人质不过是我们寻宝路上捡回来的,即便被弄死,跟我们也没啥关系,用不着为救他而拼命。你一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走镖佣头,居然让人吓得中途弃镖。”

    他毫不掩饰地嗤笑,“言行相诡,背信弃义,难怪你们镖局冷冷清~~”

    嘭!

    嘭!

    话未说完,屋里屋外忽然传来一大一小两道声响。

    众人惊闻,猛然回身。

    只见那尊巨大的凶兽塑像,塌了。

    金暮黎则从屋内飞出,摔跌在地,吐出一口颜色变深的血道:“蜡烛……有毒!”

    说罢,便昏了过去。

    ~~

    PS:第141章被删去两百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