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房门通古代 > 第二五三章 陌生又熟悉
    尽管看了无数宫廷剧,也知道要见她的是谁,钟小荷依然没来由的紧张。

    在这个庞大的权力中心面前,她感觉自己弱小的如同蝼蚁。

    回头看看翘首等待的周二,钟小荷深呼吸了几下,转身随着宫人往前走。

    ……

    安晶儿现如今所住的宫所是安华宫,这还是因为她的入住改的名,距离皇帝寝宫的距离,仅次于皇后和贵妃。

    安晶儿坐在殿内正首的椅子上,正微笑的听六皇子柴誉在说话,看着很专注,可袖子底下的手却紧了又紧,直到有小太监来报。

    福柳县君到了。

    “快请。”

    安晶儿压下激动的情绪从容站起,看一眼虽期待,却还安坐着的儿子,摇摇头,严肃道,“誉儿,你的救命恩人到了。”

    柴誉本想自己是皇子,身为贵胄,就算是救命恩人,他也不至于要起身迎接,谁知母妃却对自己的做法摇头。

    他连忙站起,“母妃,咱们是皇家,按规矩……”

    “誉儿,就算你是皇子,要是命都没了,什么规矩都是虚的。”

    柴誉抬着脑袋,一想到自己小命真要玩完的话……

    他打了个哆嗦,忙道:“儿臣错了,这就去迎接。”

    母子说着话,钟小荷此时也已经在宫人的带领下,亦步亦趋进入殿中。

    在安晶儿的记忆里,钟小荷是这样式儿滴,两个字:瘦,痘,硬。

    瘦瘦嘎嘎看着缺乏女性柔软的身板,脸上的红痘痘,异常的突出繁荣,让人容易忽略她的容貌,还有虽然温和却不够明亮的眼神。

    眼前的女子,给她的第一印象,肉、厚、柔。

    一对眼神,安晶儿就知道,无论外形怎么变,那个姑娘还是那个姑娘。

    至少温和是不变的。

    以前那个身上唯一的亮点,一颗虽然普通,却真诚为你好的心,从未变过。

    眼见着周夫人马上就要在宫人安排的蒲团上下拜,而母妃好像怔神了。

    六皇子扯了扯母妃的衣袖,安晶儿这才回过神来。

    连忙快走两步,伸手拉住钟小荷的胳膊,手下微微用力,嘴角噙着笑,好一会儿才用欣喜的声音,意味深长的轻声道,

    “你终于来了。”

    “嗯”

    声音很轻,轻到只有对方能听到。

    眼前人是陌生的熟悉人。

    钟小荷也免不了有恍然如梦的感觉,可这皇宫压迫着,让她冷静,她自知身份,这周围都是眼睛,在这里要打上十二分的精神。

    “臣妇周钟氏拜见安妃娘娘。”

    声音不小,一板一眼,没有温暖透出来,听得安晶儿一顿,再看小荷,眼神清正,嘴角含笑。

    心中突地晒然一笑,周围有外人在,还能怎样,想必并不是跟自己疏远,嗯,还挺谨慎。

    宫里确实有别人的眼线,防不胜防。

    想到此,安晶儿忐忑的心,这才略安一些。

    二人免不得公式化问候做答一番,都是明面上的事儿。

    看六皇子哈欠连天,安晶儿这才撵走了六皇子,以带钟小荷参观御花园为名,让宫人们远远坠着,俩人这才能边走边说些私密话。

    “小荷,对不起,我食言了,当初我……”

    一看这位大姐一脸愧疚,知道她要说什么,钟小荷连忙道:“你当时失忆了,可能这就是命,只要你过的好就行了。”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自己的,如何选择在己,谈不上对错,谈不上谁负谁。

    “哎,可能真是命,我现在不相信都不行了。”安晶儿突然转了话头,沉声道:“小荷,大恩不言谢,现在我给不了你什么,还拖累了你。”安晶儿一脸的落寞。

    钟小荷张张口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又被安晶儿攥住了手,语气坚定:“且待以后,姐总能报答你。”

    钟小荷无奈笑道,“我们之间还说啥恩啊拖累啥的,要说恩,还是晶姐先对我有恩。”说完还对安晶儿挤咕挤咕眼睛。

    一句晶姐,一个挤咕眼,让安晶儿眉眼立刻浮起笑来,“你说的对。”语气前所未有的轻松,她生怕对方有怨,也怕对方跟她生分。

    俩人之间好像一下子没了十年的距离和隔阂,热络的聊起天,聊完了孩子,聊男人,再然后,

    “对了,我应该被皇帝怀疑过。”

    “怀疑什么?”钟小荷一时不解,怎么突然这么说。

    安晶儿冲他眨眨眼,声音放的更低,“来历。”

    钟小荷浑身一冷,

    “为……为什么?”

    “哎,前几年,我被皇上试探多次,得亏来之前,你跟我说了那位疑似前辈,要不然还真容易露马脚。

    有一次皇上突然盯着我,来了一句:天王盖地虎。当时我差点破功,得亏姐演技功夫了得,稳住了。”

    钟小荷闻言吓得心里砰砰直跳,赶紧想自己有没有露马脚的地方。

    那位穿越前辈不厚道啊,把能发明的都发明个遍不说,还把穿越的信息也留了下来,这是要堵住穿越后辈所有的路啊。

    果然是屁股决定脑袋,还是血缘后辈重要。

    人品真是差的一批。

    安晶儿看她神色变换,忙道,“别担心,你来路清晰,不像我是凭空出来的,碰巧又闹失忆的梗,行为举止又多有不同,这才被怀疑,你只要别作出太新的玩意就没事。”

    那可不一定,那位可是魂穿,自己这情况貌似才一致。

    好在,目前看,还没露出行迹,心里暗暗琢磨,以后一定要低调做人,万万不能整新幺蛾子。

    “对了,那个阿前是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多了个弟弟,安晶儿一头雾水,又无人可问,宫廷利益几方博弈还能放在半明面上,唯独自己和小荷出身问题,死死藏在心底,只有面对彼此才能说,毕竟,这是个穿越者改变的世界。

    再说,自己还被皇帝贴了怀疑标签,谁知道他想干嘛,所以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说到大驴牙,钟小荷有一瞬的迟疑,心里本能的有点抵触回答这个问题,

    只还没等她张口,却听到不远处传来宫人大声拜见贤妃的声音。

    俩人驻足望去,正见不远处贤妃从宫人身旁经过,直奔她们而来。

    安晶儿皱了皱眉,低声道:“这人佛面蛇心,聊不好天了。”

    说话间,贤妃就到了眼前。

    钟小荷忙上前福身一礼。

    “快快免礼,本宫听说周夫人进宫了,听闻是皇帝下旨接见,却不想人是在安妃妹妹这。”

    贤妃仪态雍容,颇有些慈眉善目,如今笑着扶起钟小荷,更显得温和近人,只是这话说的无端让人心寒。

    安晶儿轻笑一声,漫不经心的捋了捋自己的袖摆,这才懒懒道,“皇上忙于朝政,吩咐本宫待客,本宫儿子是周夫人所救,自然热心,怎么,贤妃也这么关心?”

    贤妃脸上笑容不减,“周夫人也算是救驾有功,本宫自是感激。”说完,又看向钟小荷,

    “虽然有皇上赏过了,可本宫也要表表心意。”

    “都是臣妇该做的,贤妃娘娘不计较臣妇的莽撞,臣妇已经心存感激了。”

    贤妃笑着摇摇头,从手腕上撸下一个翠绿的镯子,捉住一只钟小荷的手,不由分说,就戴了上去,又顺势握住钟小荷的手轻轻一用力,这才放开。

    “听说周夫人家不大业却很大,本宫的礼物虽轻,可也是一番心意,别推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