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房门通古代 > 第二五五章 榔头打脸了
    最近周母绝口不再提什么通房妾之类的,也不提子嗣的问题,这让周二和钟小荷心情都松缓了不少。

    不过,别以为就没事了,这老婆子作别的。

    她总是找些莫名的错误,打发走了所有给她安排的丫鬟,连长得不行碍眼,这种理由都有。

    管家给她换人,还是一样被赶走。

    周母来时,跟前就一个伺候的丫鬟,那只有一个肯定不行,儿媳妇身边好几个,那不是苛待婆母?

    牙婆来了几番,周母也没瞧上眼,直到最后一次,也就是第五次,竟然带来了好几个姿容不错的小丫鬟。

    这回周母满意了,留下了最美的三个。

    呵,这是直取不行,来迂回战术了,让几个漂亮丫头整日在周二面前晃,想动摇军心啊这是。

    果然歹毒,这才是周母的性格。

    可惜,老娘还怕周二出轨不成?再者,也不看看谁的地盘。

    不过,钟小荷还是一边交代管家看好那三人,另外又交代人去查那个牙婆,还有其所在的牙行。

    牙人手上的人不说都是面黄肌瘦没看头吧,五官好又身材好的也不是很多,更何况出彩的,没有美妆技术,怎么可能遍地是美女。

    就算五官好些的能接受,那底子面黄肌瘦皮肤发粗,也得养一大段时间才漂亮好伐。

    这也是为啥,前几次周母一个没挑到的原因,可这最后一次,一下子带一堆水灵灵的貌美姑娘,要说这里面没什么,谁会信?

    家里破事还不算啥,钟小荷在意的是,最近竟然有人接近她和周二,各种隐晦的利诱。她早有情报,这些人抽丝剥茧之后,背后的主子,是贤妃的娘家,平阳侯府。

    再加上底下一查后,发现那几个丫头竟然也是平阳侯府拐着弯塞过来的,这就更实锤了。

    老大老二基本都凉凉了,可不就轮到老三出来闹妖了么。

    皇家的人,都特么不是省油的灯。

    涉及站队,周二明白后,也是吓得一哆嗦,皇上看起来很是康健,就算不康健,还有太子还有其他皇子,他日子过得滋润的很,也没有什么野心,干甚要早早堵上身家性命。

    装糊涂,虚与委蛇,能拖就拖,反正对方又没直报家门。

    但钟小荷却不得不防,人家在生意上捣些个蛋,在周二工作上使几个绊子,你也闹心。所以,加紧了在贤妃一系的情报收集,只待哪一天捅出来自保。

    事实上她还真没担心错,一再递出橄榄枝,没有效果后,真就做了一些小动作,好在,动作不大,还有着老魏作靠山,就算有些麻烦,也不是不能解决,失点小利,这都不算啥事。

    日子进入九月,各地正是乡试的时候。

    五月周冲送了周母过来,七月就赶了回去,毕竟还要面临乡试。

    貌美的小丫鬟还是没有进展,周母也没急,只是担心周冲,虽然第一次考也没报太大希望,可万一呢?

    九月底,老家老了一封信,给周母的,众人也纳闷,虽然乡试结果出来了,可从老家寄信过来,没那么快,所以必定不是告知乡试结果。

    等周母打开信一看,脸色瞬间变了,信一收,也不给别个看,气冲冲回屋就把自己憋在房间里。

    钟小荷莫名,想来是家里出了啥事,而且,是不好的丑事,否则咋不当着自己和女儿女婿的面说出来。

    她是关系不好的媳妇,也不好推门进去,但周明玉没关系,只她一进去就没出来,只等到傍晚周二回来,才出来叫周二进去。

    钟小荷和马二彼此看了看,苦笑一下,得,他俩都是外人。

    等晚上上床睡觉,钟小荷这才问起。

    “出啥事了?一个个跟锯了嘴似的。”

    周二真不好说,没那脸,小荷要是不问,他也不打算说,现在问了,嘴里只好心虚的嘟囔着回答,“就……家里吧,嗯……出了点小事儿,没啥。”

    钟小荷一看吭吃瘪肚半天,含含糊糊的,就回答个这。

    看他表情,倒是真不是什么大事,可……咋这么好奇呢。

    “呵呵,拿我当外人,好,周二,你很好。”

    转身,给周二一个脑袋瓜。

    “哎呀,也没啥,就是吧,前阵子大哥带老三去府城乡试,老爷子吧,救了一个女的回家,然后就……就做了对不起娘的事。”

    “噗……”

    然后,钟小荷蒙着被子,就嘿嘿的笑出了猪声。

    该呀,哇哈哈,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天天想着给老娘添堵,这回特么榔头砸到自家脑袋上了,不,打到脸了,打的啪啪的。

    旁边,周二,脸黑似铁。

    娘子你不该这样式儿的,幸灾乐祸的劲儿,咋这么膈应呢。想照着屁股给娘子一巴掌,可转念一想,也不能怪小荷不孝,娘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拿这事儿恶心她来着。

    不过,钟小荷的屁股还是感受到了周二的巴掌。

    “别笑的太过分啊!不然相公跟你急。”

    “噗,噗,好……”难怪不让钟小荷和马二知道,这的确不好说这话。

    周二:……

    笑够了,钟小荷用袖子抹掉眼角的泪,这才道,“那接下来怎么着?你有小妈了?”

    “什么什么小妈,乱七八糟的,娘还没回去呢。”

    “咋滴,娘要回去?”老太太回去,醋缸子倒了,够老太爷喝一壶的。

    “嗯,大后天就回,那天刚好我也休沐,这两天辛苦你一下,给准备准备。”

    “嗯,行。”

    “对了,你明天就装不知道吧,我答应娘不说的。”

    “啊,那行吧。”这特么怎么装,可你既然这样说了,省的我浪费口水说别的。

    说完钟小荷蒙上被子,又偷偷笑去了。

    一边闷笑,一边心里还不耻的叹气,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真是世道艰难呐。

    这一晚,没心没肺的周二失眠了几秒后,鼾声就响起,独自留下兴奋的钟小荷,失眠了大半宿。

    次日,果然就说回家,周明玉帮着周母收拾东西,钟小荷假意挽留了一阵,看周母脸越来越黑,识趣的赶紧去准备别的。

    这回没有周冲跟着,周明玉要跟回去,让周母死活拦了下来,反正周二和钟小荷给她准备了好些个护从和婆子,甚至还请了一个大夫跟着。

    至于周母跟前的三个漂亮丫鬟,则被周母留了下来。

    大后日,周二休沐,一家人这才抹着泪,送走了斗志昂扬的周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