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4章 嫪毐食客【求收藏求推荐票】
    七号牢房。

    李珏点卯,然后照例去看了一眼牢房之中的犯人。

    一个白胖子,不过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见到他来此,似乎知道他的身份,便是开始求饶。

    “放了我,放了我,是伯父是长信侯的食客,他会救我的!”

    李珏不为所动,内心却有些感慨。

    长信侯便是嫪毐,此时早已经该死,却还没死。

    不仅如此,吕不韦也还没死。

    李珏在心里想着,若是有机会亲自斩了他们二人,以他们的身份,肯定能爆出天价奖励。

    此人还在求饶,但是李珏不为所动,验明正身之后,便是去领了他的酒肉。

    砍头的活儿都有酒肉。

    李珏饮酒吃肉,但是不到一会儿就已经吃完,都还没尝出味道,让他回味无穷。

    “修为已经到了武道七品,这一壶酒,半斤肉已经完全无法满足我了。”

    李珏心里想着,今日还没吃饭,就这些酒肉都不够二分饱。

    他必须要想办法,尽快解决口腹问题。

    吃完之后,李珏便是提着砍刀去了刑场。

    刑场之上依旧是人潮涌动,而那犯人也是被押赴刑场,跪在地上依旧是在求饶。

    向监斩官求饶,又想李珏求饶。

    但是,没人当一回事。

    “放了我,你放了我,我给你很多钱。”

    那犯人开始想要贿赂李珏,但是李珏依旧是不为所动,如同老僧入定。

    处刑台之上并不止此一个犯人,但是此人是斩首的,别的有腰斩,还有五马分尸的。

    午时三刻已到,李珏手起刀落,直接把那犯人给斩了。

    崩。

    不过。

    那犯人的脑袋虽然没了,李珏的刀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他皱了皱眉头,有些心疼。

    处刑人的刀都是唯一的,这毁了,下一把就要他自己解决了,若是不能解决,估计都没犯人安排给他。

    嗡。

    好在。

    斩杀了此人之后,李珏的脑海之中阴阳生死卷铺开。

    此人生平一览无遗。

    一刀入黄泉,劈开生死路。

    此人刘从业,家里是杀猪的,在东城市场也有猪肉档,专门供给给长信侯府。为此,平日里也是凶神恶煞,为非作歹,左邻右舍也算是对他厌恶无比。

    但是他并没有这个觉悟,仗着伯父是长信侯府食客,而他们家档口给长信侯府供货,便是为非作歹,以欺负人为乐。

    刘从业也并非一无所有,因为家境优渥,竟然有武道五品之境,还从小杀猪,对于杀猪这门手艺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能够凭借一把杀猪刀把一头大肥猪三刻钟解杀,每一块肉都划分开来,而对刀没有丝毫损伤。

    这门手艺也让长信侯府的管事看上了,特意聘请到侯府之中,专门对付那些敢对侯府不敬的人。一次长信侯嫪毐邀请食客吃饭,期间就让刘从业当众肢解了一个不服他的人。

    那个人被千刀万剐之后,却还没有死,骨肉分离之后,那肌肉还在跳动,当场吓死了好几个食客。

    从那以后,刘从业更加肆无忌惮。也更加变态了,甚至私底下也学着长信侯的手段,当众肢解一个不服自己的人,确实吓了不少人。

    但是,也翻车了。那个被他肢解的人大有来头,家里也是长信侯府的食客。此事闹大了,捅到长信侯耳中,长信侯明显更喜爱另外一个食客,为此让人把刘从业给抓了,报官定刑,最后被斩首。

    李珏皱了皱眉头,此人刘从业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二世祖,凭借强大的实力和出神入化的刀法就为非作歹。

    就看此人生平,也实属该死。

    他觉得他斩首此人,就是为民除害。

    不过此人实力很强,所以骨头也硬,为此李珏斩了他的脑袋,反而把自己的刀给崩坏了。

    以后若是遇到更强之人,会更费力和需要更锋锐的刀才行,否则遇到硬骨头,反而会伤了自己。

    斩杀了刘从业,李珏看着阴阳生死卷之中出现一道光芒,打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那光芒之中有一副图卷,上面有成千上百个人形,手持一把刀,形态不一。

    而那幅图卷正中间有几个大字,十分醒目——庖丁解牛法。

    李珏知道,有一个庖厨的刀法十分了得,能够把一头牛给完美解开,不伤刀分毫。

    没想到他此时竟然也得到了这门刀法。

    只是看了一眼,他就已经一通百通,把庖丁解牛法都给领悟贯通。

    “这门刀法讲究的是对牛(动物)身体构造百分百的了解,如此下刀的时候,就能够避开体内的硬物,顺着肌肉纹理下刀,如有神助。”

    “除此之外,还有对力道的掌握,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时候用力,用多少力,力该怎么用,都有讲解,实在是奇妙无穷。”

    李珏心中惊喜,这门庖丁解牛法似乎就是贾似真所讲的那种,虽然是刀法,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里面的力法。

    他掌握了武道,但是不懂得力法,很容易做无用功。

    如今有了庖丁解牛法,他能用杀牛刀在豆腐上刻花,也能用刮胡刀肢解大犀牛了。

    这便是此法的玄妙之处。

    李珏欣喜万分,此法甚好,做不了处刑人,当个案板师傅也能吃饱。

    李珏处理了刘从业之后,便是收拾东西走人。

    接下来收尸、缝尸、招灵、埋人什么的,都已经不关他的事。

    离开了刑场,李珏本想直接去市场帮忙杀猪,赚点烧饼和猪下水。

    不过。

    斩首刀已经崩坏,他必须尽快打一把新的出来,否则接下来的斩首任务都不会落在他的头上。

    来到了东门打铁铺,此处就在阴门老街之外,来往都是下九流。

    在打铁铺对面有一间药铺,还有一间茶楼,可以说这条老街虽然下九流,却应有尽有。

    只是服务的都是下九流,故而铺主态度都不是很好。

    李珏提着破刀来的时候,肌肉爆炸的铁匠师傅头也没抬,更没招呼。

    李珏道:“铁叔,帮我补一把刀。”

    那铁匠师傅这才是抬头看了一眼李珏手里的刀,随后摇头道:“没救了,回炉重造打一把匕首给你吧。”

    李珏道:“铁叔别闹了,我用匕首能斩首么?”

    铁匠师傅道:“那我没办法,你只能买新的刀,要么就回炉重造。”

    李珏笑道:“我没钱,能赊一把斩首刀给我么?”

    铁匠师傅也笑了,道:“我倒是不介意赊给你,你就问问我手里的锤子介不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