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10章 刀枪不入【求收藏求推荐票】
    面对那卖艺人冲来,气势汹汹,周围之人都是大惊失色,不忍直视。

    牛三也是别过头,他们怕那人把李珏的手脚都给折断。

    李珏却是直接抓住了那人的手腕,轻而易举就将人给摔倒,把那人都给摔蒙了。

    那人起身,厉喝道:“我张清行走江湖多年,徒手能把水牛摔倒,今日不信拿不下你。”

    再次冲上来,李珏又把他给轻松摔倒。

    卖艺人张清厉喝道:“不可能,我一只手能抓着水牛的牛尾,将它拉退百米,竟然拿不下你?我不信!”

    再次上去,还是被摔倒。

    很快他也鼻青脸肿,气喘如牛。

    他信了。

    却是不服输,也是急眼了,掏出一把匕首,就刺向了李珏。

    众人大惊失色,街斗不见铜铁,此人竟然动用匕首。

    双方之人都吓傻了。

    若是刺杀了李珏,那张清也逃不了!

    匕首刺来,直接扎入李珏的腹中,但是张清却觉得如同刺在了坚不可摧的盾牌上,无法寸进。

    李珏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一用力直接把卖艺人张清捏断骨折,匕首也掉落。

    他把人推开,紧盯着张清,目露凶光。

    张清吓傻了。

    李珏竟然刀枪不入!!

    其他人则是懵了,也是心生怀疑。

    李珏终究没有痛下杀手,当街斗殴杀了拿刀的人,算是正当防卫,这么多人证,都不用过堂,直接不论。

    但是。

    李珏不想闹大,便是不了了之。

    不过,必须要给张清一点教训才行。

    他上去,捏断了张清的另外一条手臂,低声道:“记住了,不该说的别说。”

    张清疼的嗷嗷叫,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牛三等人一起起身,惊骇无比。

    惊道:“小七,不不,七哥,你怎么挡住了他的匕首的,你竟然能刀枪不入?”

    李珏笑道:“哪里是什么刀枪不入,是我提前抓住了他的手,根本没让他的刀刺中我。”

    众人闻言恍然,也是松了一口气。

    李珏跟他们都是刽子手,哪里会那些刀枪不入的神功。

    此时。

    张清才明白李珏的意思,是让他闭嘴。

    这是个高手。

    他吓怕了,果真是闭嘴,不敢多言,还来给李珏磕头道歉。

    等这一伙儿人跑了,众人围着李珏欢呼。

    牛三惊喜道:“七哥,可以啊,你深藏不露,这身本事怕是已经有中三品修为,怎么不去获得斩武首的资格啊?”

    “若是斩了武者,那好处可不是一顿酒肉可以媲美的。”

    李珏闻言,也笑了,道:“我是天生神力,头儿也知道的。至于斩武首的资格,我也不知如何获得。”

    众人七嘴八舌的解释,但是都不全面。

    牛三呵斥了一句,众人才是停下,随后牛三道:“七哥,你给大家伙解了围,我请你喝酒,慢慢解释斩武首的事。”

    李珏故意道:“还是算了,我也没资格,就算有资格,与三哥你抢生意,并非我所愿。”

    牛三立即瞪眼道:“说甚呢,斩首的事,若非生活所迫,谁想为之?你肯替我分担,求之不得。”

    李珏这才是放心,也是明白这活计并非人人都如同他这般趋之若鹜,都唯恐避之不及。

    牛三喝退了众人,拉着李珏便是进入了这家老街酒楼。

    他自己都不舍得进去喝,但是今日李珏帮了大忙,他打算请客。

    跑堂见到他们二人进来,顿觉晦气,就要赶人。

    牛三率先指着跑堂,道:“住口,我们是来喝酒的,一分钱都不少你。”

    跑堂死妈脸顿时变成菊花脸,道:“二位爷,里面请。”

    喜笑颜开的请二人落座,把毛巾搭在肩膀上,道:“二位爷,喝点什么酒,吃点什么菜?”

    牛三拍桌子道:“把你们这儿最便宜的酒上一壶给我七哥,我喝方才剩下的。”

    跑堂面颊抽搐,道:“那吃点什么下酒菜?”

    牛三道:“我带了豆子。”

    跑堂眼皮子狂跳,忍住了要轰人的冲动,下去打酒了。

    很快上了一壶廉价酒,而牛三将自己那一袋豆子放到桌上,招呼李珏喝酒吃豆。

    “七哥,不是我吝啬,而是这家菜也就一般,远不如你做的猪下水好吃。”牛三解释道。

    李珏笑了笑,道:“三哥,你年长,不要再称呼我为七哥了,不如就叫我七弟好了。”

    牛三知晓李珏厉害,本以为李珏强势,没想到如此好说话。

    便道:“好好,好兄弟,这样子的话,愚兄就冒昧了。”

    李珏又道:“三哥,今日乃是我有事问你,不如我请你喝酒吧。”

    他其实也没多少钱,身上只有一些贾似真预支给他的钱币,吃顿饭还是没问题的。

    牛三眼睛发亮,道:“这多不好意思?”

    李珏道:“三哥说笑了,你我兄弟还用客气?”

    牛三的肥脸颤抖了一下,立即举手,道:“跑堂的,来来来,点菜,点菜。”

    很快。

    跑堂的上了一条河鱼,一支烧猪腿,还有一盅羊碎肉汤。

    并且,多上了两壶酒。

    牛三将自己的豆子和酒都收了起来,就喝桌上的。

    李珏看了这一桌子菜肴,就知道今日过后,他又要成为穷光蛋了。

    不过,并不心疼后悔。

    牛三道:“七弟啊,试试这儿的娃娃鱼,美味得很,还有这儿的烧猪腿也是一绝,上次吃了就流连忘返……”

    说这话的时候,还流了口水。

    李珏笑了笑,也不客气,二人开始狼吞虎咽。

    都不是体面人,没必要端着。

    跑堂见到二人如同饿死鬼投胎,赶紧跑去禀报掌柜的。

    后堂里。

    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出现,看了一眼李珏这边,便道:“都是苦命兄弟,不必如此防备。”

    跑堂道:“掌柜的,他们一看就是饿死鬼投胎,怕是没钱会账,不如让他们先给钱。”

    那夫人掌柜还没说甚,此时便是见到卖艺人张清一行人路过。

    张清被布匹包裹伤躯,脸色苍白,低声道:“掌柜的,那一桌菜,算我们账上。”

    跑堂愣住了,道:“张爷,他们方才可是在门口嘲讽你们,您真仁义。”

    张清几人默不作声,收拾东西走人。

    跑堂的还在说着李珏二人真好运,便宜他们的了的话。

    那夫人瞪了他一眼,道:“行了,并非张爷他们好说话,而是他们服了。”

    跑堂道:“服了什么?”

    夫人道:“他们被打服了。”

    跑堂还不明所以,回到后堂,才听到后厨的小子们议论方才在街角打架的事。

    张清等人都是江湖卖艺人,武艺高强,竟然被李珏给一个人干翻了!?

    嘶。

    跑堂懵了。

    酒楼里。

    李珏二人吃喝过后,看着杯盘狼藉的桌面,都有些不舍再吃。

    跑堂的此时再次端上来一条烤羊腿。

    牛三立即道:“站住,我们没点这个,你不要强买强卖。”

    然后又对李珏道:“这跑堂太坏了,总是强买强卖,这才是我之前不进来吃饭的原因。”

    又瞪向跑堂道:“拿回去,我们打死也不会吃的。”

    跑堂赶紧赔笑道:“二位爷,是小人之前有眼不识泰山,这是掌柜送给你们的。”

    然后一溜烟跑了。

    牛三眼睛发亮,嘿嘿道:“老七,吃啊,白送的就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