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11章 荆轲与秦舞阳【求推荐求收藏】
    李珏二人继续大吃大喝起来。

    但是都克制着,并未吃光,反正也吃不饱,而且还没谈话呢,就吃光了,后面如何谈?

    李珏也是开始询问牛三,关于斩武首的事。

    “大秦尚武,武者如云,分为九品,还有超品,据说超品之上乃是真人宗师,有大法力哩。”

    “但是这些人也会犯事,被抓之后就要处斩。不过他们实力强大,处斩他们却不容易,一着不慎,可能死的就是刽子手。”

    “为此,需要有武力在身的刽子手,专门处斩他们。我能斩中三品武者,三品武者也能杀,但是他们煞气太重,会影响我心智,一般我都不处理,交给二哥和大哥。”

    李珏点了点头,牛三所说这些,他都知晓。

    牛三继续道:“这活计非天煞孤星干不了,你有中三品实力,也能干斩武首的事。”

    “处斩之前,你也能饱餐一顿,一条羊腿和半坛子酒是少不了的。当然了,还能得到半吊钱。”

    李珏眼睛一亮,斩武首竟然能得到如此多实惠之物。

    吃的比普通刽子手好了十倍,还有钱拿。

    虽然不多,但是好过没有。

    李珏眼中更加渴望。

    牛三继续道:“你想获得这活计也简单,去廷尉署有狱报个到,让他们知道你有这个实力就行。”

    李珏忽然道:“我天生神力,体内还没有功力,也能行?”

    他的养煞术增强的是体魄,让他有媲美五品武者的力量,但是体内没有武者的功力。

    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没有内力,只有蛮力。

    牛三道:“不怕,兄弟我也是没有劲力,靠的就是蛮力。”

    李珏恍然,大秦尚武。

    并非谁都有能力习武,但是这世界灵气太好了,掌握一点窍门,也能力大无穷。

    牛三就是如此,好运开了窍,穴窍开发了力气。

    李珏心下明白过来,也有些迫不及待要去廷尉署有狱获得资格。

    便是无心逗留。

    却在此时。

    有人敲了敲边上的桌子,然后看了他们二人一眼,道:“你们是大秦刽子手?”

    牛三看过去,见着他们二人衣着华丽,富贵逼人,顿时矮了一头,点头哈腰道:“回二位爷,我们确实是大秦处刑人。”

    李珏也看过去,隔壁桌也是两个人,一个中年人,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

    挽着他国发型,桌上都放了剑,不仅贵气逼人,看起来他们也气息凌厉。

    只是。

    中年人气度从容,那青年则是有些失魂落魄。

    李珏一眼就看出他们二人的不凡之处,心头震撼,这二人都是高手。

    牛三低声道:“七弟,别看他们了,看服侍,他们应该是燕国来的使臣,尊贵无比,小心冒犯了他们。”

    大秦如今正在跟燕国交战,他们是燕国的使臣,来此作甚?

    他并不打算过多牵扯,而是打算走人。

    那中年人却道:“你们是大秦斩武首?呵呵,不知道你们是否有机会,斩我的头?”

    牛三吓尿了,赶紧起身,接连作揖,道:“大人说笑了,我们卑贱如蝼蚁,大人洪福齐天,我们怎敢造次?”

    然后就拉着李珏起身离开。

    李珏道:“会账。”

    跑堂道:“二位爷,你们直接走吧,张爷替你会账了。”

    随后解释了一句。

    李珏面色古怪,想不到那一顿打,还打出了一顿饭,省了他不少钱。

    他也不客气,与牛三离去。

    人不见了。

    那慌张青年才低声道:“叔,你为何如此悲观,也许我们能逃走呢?”

    中年人淡然道:“你还没做好觉悟么?从我们踏入咸阳,就已经有来无回了。”

    青年更加慌张,食之无味,颤抖如筛糠。

    “那为何与他们搭话,难道叔不怕暴露了吗?”青年声音更低了。

    中年人道:“没甚,只是觉得那人与我年轻时有几分相似,低调内敛。”

    “就是一个只懂蛮力的刽子手,我最看不起这些人了,岂能与叔相提并论。”

    那中年人却摇头道:“你不懂,之前他与那江湖人交手,已经被匕首刺中,却无事。他有铜皮铁骨,却秘而不宣,可见心性城府之高深。”

    青年震撼,不敢置信。

    铜皮铁骨?

    那已经是武学的高深手段了,区区一个刽子手怎么有资格学会!?

    中年人又补充一句,道:“舞阳,心性这一点,你就不如那人。呵呵,真期待下次见面。”

    青年更害怕了。

    下次跟刽子手见面,怕不是他们跪在处刑台上了吧!?

    离开了酒楼。

    李珏让牛三引他去廷尉署有狱,路上,便是忍不住问道:“三哥,他们二人是外地人?”

    牛三道:“是燕国使臣。哼,一群即将灭国之人,也敢调侃我们。”

    不再面对那二人,牛三也硬气许多了。

    李珏道:“可知他们的身份?”

    不知道为何,李珏总觉得那二人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之处,有着寻常使者没有的气度。

    牛三道:“知道啊,这两天咸阳都传遍了。那个中年人应该是叫荆轲,那个青年叫秦舞阳,他们是来求和的,呵呵,一群鼠辈。”

    嗡。

    李珏脑袋一片嗡鸣。

    那二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荆轲和秦舞阳!!

    荆轲刺秦王之事,莫非就要在近日发生?

    急忙道:“他们何时觐见秦王?”

    牛三一脸错愕的看着他,道:“俺怎么会知道?”

    李珏愣了一下,随后又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牛三道:“咋了?”

    李珏默不作声,反而问道:“你觉得,那两个人的实力怎么样?”

    牛三道:“不知道,但是肯定远在你我之上的,可能是上三品的高手吧。”

    李珏深以为然,随后脸色更加凝重。

    牛三再三询问,李珏就是闭口不言,转而跟他讨论起斩武首的事。

    他是不会说荆轲刺秦王之事的,因为那太过惊世骇俗了。

    荆轲是来献上城池求和的,谁能想到他图穷匕见荆轲刺秦王?

    而且荆轲若是大高手,他在这儿议论,也许人家有可能听得到。

    故而,他选择了沉默。

    很快。

    二人来到了廷尉署有狱,李珏竟然还见到了回来述职的贾似真。

    他见到二人齐来,笑道:“发生了何事,你们竟然会齐来。”

    牛三抢先道:“老七来申请斩武首资格,我陪他来的。”

    贾似真深深地看了李珏一眼,道:“你确实有资格了,来吧,我给你们带路。”

    三人一起进入廷尉署有狱,而贾似真见到李珏,似乎也很开心,交代一些注意事项。

    强调道:“对了,若是廷尉丞大人问起你想要当斩武首还是斩武尉,你可别说错话了。”

    李珏错愕道:“这有何区别?”

    贾似真道:“斩武首就是专门处斩中三品的刽子手,斩武尉则是也能处斩上三品武者的刽子手。”

    他凝重道:“别小看这两层关系,处斩之人实力越强,煞气越重,对刽子手影响越大,故而需要刽子手自身条件过硬。

    你还弱小,先在斩武首干个十几年还活着,再去申请斩武尉吧。”

    牛三也搭话,道:“是啊,可别把命给搭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