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13章 吕氏春秋【求收藏求推荐票】
    阴门老街。

    李珏晋升的事,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唯一让那些刽子手眼中多些光彩的,就是李珏换了个大房子,房子比较大,还有个前院,但是院内四面都种满了树。

    刽子手们眼中有光彩,并非羡慕妒忌,而是松了一口气。

    这凶宅,总算分配出去了,不用担心落在自己头上。

    牛三为李珏据理力争,道:“头儿,老七才成斩武尉,你就让他入住凶宅,这未免太不合适了吧?”

    李珏还没踏入新家,仅在门口,就感觉到这房子凶煞之气浓郁。

    强他原来住所十倍百倍。

    他甚是喜欢。

    贾似真也有些不好意思,道:“没办法,这是廷尉丞的吩咐,此处空置许久,小七上位了,就该住进来,他原来的地方要另外招人,不过这儿还是挂名七号。”

    牛三还想据理力争。

    李珏道:“三哥不必多说了,我服从安排。”

    贾似真见状,很满意,也有些不好意思,道:“小七,你放心,改天我会去帮你请道家之人帮你去去煞气。”

    李珏立即道:“不可,万万不可,那要花不少钱,我舍不得。”

    贾似真更加感动了。

    牛三摇头叹息,低声道:“老七,你可会知道这凶宅到底有多凶煞么?”

    “它背后出十丈乃是坟地,前门斜开正对刑场,正中阴门老街中心,煞气浓郁至极。寻常刽子手进入此处,估计一天就要疯掉,三天就要失心疯而死。”

    李珏欣喜无比,竟然如此凶煞,正合我意。

    却故作无奈,道:“没办法,廷尉丞吩咐,我也不想头儿为难。以我之力,当能抗住一二。”

    贾似真更加感动,眼看牛三还要再劝,他便道:“不如让小七去你三号房,你搬来此处?”

    牛三拍了拍李珏的肩膀,道:“兄弟,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廷尉丞既然吩咐了,你也不好拒绝。”

    然后转身一溜烟跑了。

    李珏又送走了贾似真,便是进入此处凶宅。

    前院八十方,一口老井,一个磨盘,一口石锅,院墙之下都种了树,树皮斑驳,还有血迹和道痕。

    想来是之前的刽子手失心疯自残胡乱砍的。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巨石,上面也有血迹,想来是有人接机撞墙自杀。

    李珏一眼看出这些巨石的摆放蕴含阵道,似乎想要镇住这个房子的凶煞。

    他上前一脚踢开,石头阵果真乱了。

    院子的煞气浓郁至极,比之他原来房子煞气浓郁数十倍。

    他很满意的进入房子,里面也是简陋,一张更加夸张的黑石床,厚重无比。

    李珏抬了一下,比署有狱那巨鼎还沉重三分。

    不过他一只手就能抬起来掂量,又放回原处。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张石桌石凳,还有一些碗筷水桶之类的,再无他物。

    李珏摆放了自己的东西,而此时渐渐入夜。

    房子煞气渐浓,特别是那张床。

    李珏看得出来,那张床之上估计死了不少刽子手,而他却不惊反喜。

    直接上去盘腿而坐。

    运转养煞术,半个时辰不到,他就已经踏入武道四品。

    翌日。

    一夜打坐,院中大半煞气入体,李珏竟然再次突破境界,到了武道三品。

    踏入了上三品武道境界,算得上是高手了。

    即使从军,也是个校尉。

    李珏来到院外,徒手轻松把扎根的巨树给拔起来,当成扫把胡乱横扫。

    随后又插回去,便是忍不住检验一下自己的劲力程度。

    他修行养煞术,煞气入体,淬炼的是肉身,不是内家功夫,但是却也养出劲力。

    此时已经是三品武者,自当诞生暗劲。

    李珏徒手一拳打出,隔空将一丈之外的三人大小巨石给打的裂开。

    嘶。

    好强。

    李珏都忍不住被自己的强大给震惊到了,心中惊喜,便是再次试探了几次。

    “难怪传闻大秦第一猛将王翦能够横扫千军,战场之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上三品就如此了得,他极可能是超品高手,以一敌万也未必不可能。”

    “也难怪项羽能够力拔山兮,能够把山都给抬起来,那力量该是多么可怕。”

    李珏心中向往,而此时他也该去点卯了。

    才出七号房没多久,牛三便来了。

    牛三见到李珏精神抖擞,一脸错愕道:“老七,你昨夜莫非住在房外?”

    李珏道:“咸阳宵禁,哪能住外边?”

    牛三道:“那你为何精神比昨日更好?你这可是凶宅,即使是我住一晚,也怕是会疯了。”

    李珏笑道:“确实很可怕的,不过我想的是人死鸟朝天,也就看开了。”

    牛三愣了愣,竖起大拇指道:“这心态可以,哪日你真死在房里,我定为你收尸。”

    李珏斜了他一眼,不做理会。

    二人点卯,还真的有犯人可以处置。

    牛三要处决的是一个普通犯人,而李珏要处决的是一个武道高手,据说还是个飞贼,盗窃了吕不韦的府邸,盗走打量值钱东西。

    其中最值钱的,是一部吕不韦重金从阴阳家手里买来的内家心法,也被盗走。

    李珏出具了证明,而狱首和狱卒见着李珏竟然已经摇身一变成了斩武尉,都愣了片刻。

    对他也是客气了几分,但是也仅此而已。

    还是刽子手,只是从编外人员成了在编人员,还是找死的活计。

    狱首在前面带路,道:“那个飞贼最近一直在闹事,此次竟然找死,潜入吕相府邸,盗走了【吕氏春秋】和一本内家心法,相爷吩咐了,斩首无赦。”

    李珏点了点头,来到七号房,看着里面被关押着一个瘦削邋遢的中年。

    此人竟然有一面之缘,正是之前他在铁匠铺打铁的时候,抢了铁匠铺一把剑的飞贼。

    李珏心中感慨,真是孽缘。

    那瘦削邋遢飞贼似乎也认得李珏,沙哑着声音,道:“真是想不到,竟然是你斩我。”

    李珏默不作声。

    飞贼继续道:“早知如此,那日就该顺手把你脑袋给摘了。”

    李珏道:“若如此,也会有他人斩你。”

    飞贼沉默了片刻,见左右无人,道:“我从相府盗走了大量的好东西,还有吕氏春秋和阴阳内家心法,他们虽然把东西拿回去了,但是那东西,我看了。”

    李珏默然道:“那又怎样?”

    飞贼道:“刑场上,你失手把我身上铁链斩断,我逃走,事后我传你吕氏春秋和内家心法。”

    李珏转身就走,回廊传来他的声音,“我不做违法乱纪的事。”

    飞贼怒吼道:“杀了我,你什么都得不到。而且,就凭你,能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