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16章 女人哪有干饭香【求收藏求推荐票】
    铁匠铸刀很顺利。

    火候够了,金刀和宝刀都融了,而他用独门秘技融刀定型。

    还是让李珏自己来锻打。

    李珏也不客气,比他人还大的铁锤,如同玩具一般在他手中玩弄。

    乒乒乓乓一顿锻打。

    铁块成型,刀丕出现。

    李珏只有一身力气,但是不懂得打铁的节奏。

    这次铁匠在旁指点,告诉他该如何落锤,哪里重哪里轻,又该打多少下又重新淬火。

    李珏统统照做。

    而且铁匠知道李珏力大无穷,便是让他锻打数千次,把杂质都给锤掉,将刀丕给打造的更加无缺。

    一套流程下来,李珏依旧是神色轻松,只是微微见汗,也是给热的。

    铁匠在旁辅导指点,早已经汗流浃背。

    此次指点辅导,他并非完全不出力,而是拿个小锤敲打引导,不断的重复。

    三个时辰用小锤重复捶打了上万下,超过了他以往任何一次锻造。

    很快一把千锤百炼的钢刀出现,还未开锋,却已经寒气逼人。

    铁匠笑道:“这把刀坚固耐用,若是开锋,还必将锋利无比。”

    “俺锻刀三十余年,从未打造过如此宝刀,若是宝刀分上下,这宝刀绝对算得上是上品。”

    李珏笑了笑,这把刀确实比之前的宝刀强上几倍,不过也就如此了。

    材料不够,不然能够打造出更好的神刀。

    铁匠道:“这把刀留在我这儿打磨,明日就能做好。你给它取个名字吧,宝刀必须有名。”

    李珏想了想,道:“那就叫人屠吧!”

    人屠!?

    铁匠倒吸冷气,仅仅是听名字,就让人胆寒。

    他都不敢想象,若是这把刀打磨完毕,那威力该多么恐怖。

    李珏拿出才到手的一吊钱,给了铁匠,道:“铁叔,辛苦你了,这是工钱。”

    铁匠道:“能够打造这种上品宝刀,实乃荣幸,我不收钱了。”

    李珏执意要给,他不欠人情。

    铁匠收下,对李珏更加高看了几分。

    刽子手冷血无情,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李珏却有不同,重情重义还恩怨分明,是个人才。

    铁匠想了想,以后若是合适,一定要找到材料,帮李珏打造出一把真正的灵刀。

    灵刀顾名思义,那便是能够承载灵力的刀。

    李珏此时体内是真气,也唤做灵力,比武者是要超出一个层次的。

    普通的刀是很难承载真气,一旦能承载,那刀的威力也会大许多。

    李珏给了钱,伸了个懒腰,眼看到了饭点,他打算去酒馆吃一顿。

    算是犒劳一下自己获得上品宝刀,还先天功大成,修为到了上三品。

    老街酒馆。

    此时天色也到了饭点,早已经人满为患,没了位置。

    李珏见状,便是打算走人。

    却忽然看到一到熟悉的身影,正是牛三,他从街尾缓缓而来。

    也发现了李珏,顿时惊喜,道:“兄弟,你还说不来呢,果然也是觊觎掌柜的美貌。”

    李珏道:“我是来此吃饭的。”

    牛三道:“别吹了,你我都是穷光蛋,哪里吃得起这儿,看就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一起看!”

    李珏也不争辩,而是道:“多谢你把处斩飞贼的活让给我,我请你吃饭好了。”

    处斩飞贼并非上面分派给李珏的,而是牛三让的。

    这才让李珏获得了先天功,有了今日的成就。

    牛三道:“谢甚,那是我不想杀太多这种高手,不然煞气入体,我命不久矣。”

    李珏笑了笑,也不理会真假,便是要往酒馆里走。

    牛三眼睛一亮,道:“你真要请我吃饭?”

    李珏道:“是的,不过里面已经满人了,我们要等。”

    牛三立即道:“等甚等,就在门口吃,里面还要给茶位费。”

    二人站在台阶上,牛三便是吆喝道:“跑堂的,过来,点菜上酒。”

    跑堂上前,一看是李珏二人,有些不想理会,就要装作没听见。

    却被牛三揪住袖子,道:“跑堂的,没听到么,我们来吃饭的,我们有钱。”

    跑堂躲不开,只好道:“行行,你们稍等,现在没位置。”

    随后又要跑。

    牛三就道:“不用位置,我们在门口吃。赶紧的上酒和白切羊腿来下酒。”

    跑堂的一脸质疑他们二人是否能消费得起,毕竟此次没人给他们买单了。

    就在此时,女掌柜走了过来,她扶风若柳,自带桃花香,眉眼含笑。

    引来不少道目光。

    女掌柜道:“二子,跟四号桌的客人说一声,让二位客人拼桌,不能怠慢了。”

    跑堂的赶紧去做,很快就领着李珏二人到四号桌落座。

    这儿已经有一个中年自饮自酌,那中年人气度非凡,也因此没人敢跟他们拼桌。

    掌柜的见这儿空着,不忍李珏二人被冷落,便让他们二人拼桌。

    牛三见到那中年人衣服华贵,气度不凡,还没坐下便是点头哈腰。

    “大爷,打扰了,我们吃完就走。”

    那中年人对他们二人不做理会,只顾着吃自己的烤羊肉和青菜,喝闷酒。

    李珏二人落座,牛三有些心虚。

    不过。

    当跑堂的上菜上酒之后,他就硬气了。

    一壶酒,一碟白切羊腿,两个碗,两双筷子。

    牛三拍案道:“跑堂的,怎么回事,就一壶酒一碟肉,够谁吃呢?让外人看了,还以为我们吃不起呢。平日里爷们砍头吃的也不止这么点,赶紧的,再上一壶酒一条鱼,一人一条。”

    跑堂的皱着眉头下去,再次把菜给上齐。

    然后上来低声道:“牛三,你给我收敛点,为了看我们掌柜的跳舞,你把自己一个月积蓄吃光,值得么?”

    牛三得意低声道:“你错了,今儿不是吃我的,是我兄弟请客。”

    跑堂的看了一眼李珏,默不作声了。

    李珏当初吊打那些江湖客的事儿,他可还没忘,是个狠人,他不敢嘲讽。

    李珏又喊跑堂的来一桶米饭,他们习武之人都吃的多,而他已经一天没吃什么了,早已经饥肠辘辘。

    饭菜都上齐之后,李珏二人便是狼吞虎咽,周围众人见了,都是一脸鄙夷。

    那同桌的中年人也意外的看了二人一眼,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珏正想告知,牛三抢白道:“我们是附近做长工的。”

    李珏便是不做声了。

    但是。

    有人认出了他们,笑道:“牛三,你们是刽子手,怎么敢做不敢认啊?”

    那中年人一愣,道:“你们是刽子手?看你们有些力气,都是斩武首?”

    牛三见到懂行的,也不敢胡说,便道:“不,俺是斩武首,俺兄弟是斩武尉。”

    嘶。

    斩武尉?

    众人愣了一下,有些震惊李珏的强大。

    随后。

    有人觉得晦气不想靠近,挪了挪桌子。

    但是没人多说什么,因为能做到斩武尉,已经是大秦在编人员。

    而且实力不简单,这种有今天没明天之人,还是别惹的好。

    跑堂的也愣了一下,把这儿的情况告知后台女掌柜。

    “掌柜的,跟牛三来的李七竟然是个斩武尉,客人们很嫌弃,怕他坏了生意,不如把他赶走吧。”

    女掌柜则道:“来者都是客,不得无礼。”

    外间。

    同桌的中年人知晓李珏二人身份,却丝毫不嫌弃,反而哈哈一笑。

    “都是为大秦效力,你们辛苦了,我与你们碰一杯。”

    李珏二人都愣了一下,还是第一次有人认可他们的身份和工作。

    牛三都感动的要哭了,眼泪稀里哗啦。

    然后就伸筷子去夹中年人面前的肉,而中年人也不责怪,反而推出来一起吃。

    还表示,“这顿我请了,二位慢慢吃。”

    又喊来了一坛子酒和两条羊腿,让李珏二人放开了吃。

    众人都震惊那中年人的身份,而李珏则是看出来,此人身份不凡。

    他体内的真气,都在那中年人大笑的时候,差点按耐不住迸发而出。

    李珏便道:“敢问大人尊姓大名?”

    那中年人道:“王典武。”

    牛三立即道:“好名字,大人好名字啊。”

    中年人呵呵一笑,不以为意。

    而此时,上面的戏班子已经下台,到了女掌柜上台跳舞的时候。

    平日里女掌柜很少上台表演,但是她的舞姿却让人迷醉,一旦要上台,必定座无虚席。

    此时门外就已经有不少人堵的水泄不通,还有不少李珏二人的同僚。

    女掌柜上台便是一顿花枝招展,舞姿迷人。

    掌声和叫声不断。

    牛三都激动地口水流下三千尺,眼珠疑是银河落九天,叫的最大声的就是他。

    中年人王典武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

    李珏则是浑不在意,他默默吃饭,女人哪有干饭香。

    实力强大之后,又饿了一天,一桶饭也不顶饱,必须多吃点肉,喝多两口酒。

    而他还偶尔偷看一眼那中年人王典武,他可没有牛三这么神经大条。

    此人不简单,又叫做王典武,更是不嫌弃刽子手,想来是大秦之中杀人如麻的大将军通武侯王贲。

    他爹便是大秦如今第一战力王翦。

    这么一个大将军在此,李珏哪里还有心思看美女跳舞。

    此时在台上的女掌柜也看了下来,她扫过全场,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心中有些满足感,还有一些厌倦。

    若非为了在大秦立足,需要足够的银钱,她何须如此卖弄风骚。

    今日大将军王贲也来了,若是让他看重,也许有机会进入咸阳宫。

    嗯!?

    女掌柜目光扫向王贲之时,发现王贲果然看她,心中一喜。

    但是,看到李珏的时候,她发现李珏竟然在埋头吃饭,对她的舞姿,不屑一顾。

    他怎敢如此!?

    女掌柜心中有些不愉,跳的更加卖力,但是李珏依旧不看她。

    这对她打击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