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18章 扁鹊内经【求推荐票求月票】
    姜媚受了伤。

    在七号房暂时住下,想要自己包扎伤口,但是随便动一下,又觉得疼。

    李珏在旁给她打了水,然后看到她笨手笨脚的,还好心好意的提醒要不要帮忙,只要给钱就行。

    姜媚一开始倔强,哪里肯让别的男人碰自己。

    更何况还是一个下九流的刽子手。

    晦气。

    她哼道:“我能行,才不需要你。”

    李珏当真是不上前帮忙,就那么看着。

    嘶。

    姜媚疼得差点断了气,倒吸冷气,又朝李珏骂道:“你真的不帮我?”

    李珏道:“你说你能行的。”

    姜媚怒了,这么耿直的下九流,就难道看不穿我的倔强?

    她又羞又怒,左顾右盼,道:“你这儿就没点跌打损伤的药,什么破烂地方?”

    李珏道:“这是阴门老街,刽子手聚集之地,只有我们平日砍人,没人砍我们,要那些疗伤药作甚?”

    姜媚恼了,道:“那我怎么办,你去帮我买点药回来。”

    李珏忽然道:“你家就在这附近,你为何不回去,应该什么都有吧。”

    姜媚也直白,道:“我不能回去连累姐姐。”

    李珏皱眉,活该我老实,要被你连累咯?

    不过看在吃饭打五折还送两个菜的面子上,李珏忍了。

    折腾了一会儿,姜媚还是无法自己包扎伤势,而且因为折腾,伤口有些裂开,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

    但是她依旧很倔强,只是经常气鼓鼓的瞪向李珏,却不开口求助。

    李珏也不上去帮忙。

    这娘们不是好人,先看看再说。

    姜媚终究还是放弃了包扎,只能是简单的擦拭了一下伤口,然后喝了一口热水,便是躺下。

    李珏起身,就要出门。

    姜媚忽然警醒,道:“你去哪儿?”

    李珏道:“我是刽子手,若不每日点卯,必定有人来查看我是否死了。”

    姜媚犹豫了一下,道:“快去快回,帮我买点金疮药,还有一些吃的。”

    李珏伸手,道:“给钱。”

    姜媚面色一囧,道:“我没钱。”

    李珏毫不犹豫的出门,道:“那没办法,我更没钱。”

    砰。

    便是把外间大门给合上。

    姜媚躺在石床上,看着结了蜘蛛网的天花板,想着自己从未如此憋屈。

    甚至是想到了生死,忍不住落下泪来。

    “我只是想进宫一趟,今日咸阳宫怎么会防备如此森严?我会不会死,姐姐看不到我了,会不会很伤心?”

    “可恶,那该死的刽子手,竟然如此残忍,置我于不顾,简直是铁石心肠。”

    姜媚伤势过重,觉得眼皮子越来越重,渐渐地沉睡过去。

    睡着了,她觉得身体沉重,而她置身大海之中,逐渐的下沉。

    海水灌入鼻腔,她差点透不过气来了。

    四面的海水冒着黑气,而他绝望和惊恐,在不断地挣扎。

    李珏前去点卯,便是打算回来。

    不过今日有些不同,竟然还有一个活计,要处斩一个犯人。

    他便是进入牢房验明正身,饱餐一顿。

    狱首对李珏十分客气,当初李珏救了他,而且李珏现在怎么说也是斩武尉,在编人员了。

    他客气道:“七哥,这次处斩的可不是个普通人,是个大善人,你下刀快一点,可别让他痛苦了。”

    李珏愣了一下,问清楚缘由,也是忍不住感叹。

    此次处斩的乃是一个大夫,而且还是一个老大夫,平日里受到十里八乡之人的拥戴。

    李珏去七号房探望,发现这个大夫正坐在地上,有些失魂落魄。

    他很干净,没有受到严刑拷打。

    而且面前也有两个烧饼和一碗小米粥,以及一个鸡腿儿,算是他的最后一餐。

    只是大夫没心情吃。

    他进来的待遇与之前的犯人有所不同,明显受到了狱卒们的照顾。

    李珏看着大夫,道:“齐神医,吃点吧,黄泉路上不做饿死鬼。”

    那老大夫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东西就吃,但是吃不到几口就吐了。

    狱卒们都是长吁短叹。

    李珏走了出去。

    正响午时。

    李珏站在处刑台之上,地上跪着那个老大夫齐神医,他披头散发低着头,不想让世人看到他最后的落魄。

    监斩官面无表情的抽出监斩令,扔到地上,大喝一声,“验明正身,斩!”

    围观刑场的人,扑通扑通的跪下了一片百姓。

    他们山呼海啸为老大夫求情,痛哭流涕。

    但是。

    监斩官面无表情,看了李珏一眼,大喝道:“李七,律法无情,你想抗旨不遵么?”

    李珏无奈,抽掉老大夫的名牌,低声道:“齐神医,我刀快,不会让你感到痛苦的。”

    他能够感觉到老大夫身体在颤抖,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唰。

    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刑场哭声一片。

    监斩官起身就走,百姓们一拥而上去收尸。

    李珏脑海之中阴阳生死卷铺张开来,老大夫的生平也是浮现。

    老大夫齐雀,是咸阳城外城有名的医者,受到十里八乡村民的拥护,乃是一个大善人。

    小时候偶然获得了半部【扁鹊内经】,又受到过路医者的指点,便是开始行医之路。

    至今已经过去了五六十年,医术逐渐大成,而他也有了名气,便是在咸阳城外定居。

    平日里乐善好施,穷人看病分文不取,富人看病加取千文。

    用药也都是一些廉价的药物,能够让穷人看得起病,故而深受爱戴。

    就是这么一个大善人却是几次拒绝了长信侯嫪毐的招揽,而被愤怒的嫪毐给找人毒打了一顿,还抓了他的妻儿子女要挟。

    齐雀神医自然是恳求嫪毐放过妻儿子女,只是嫪毐生性跋扈,要杀人立威,给那些拒绝他的人看看下场。

    便是让食客去死人堆里找出三个快咽气的病人,送到了医馆,让齐雀治疗。

    治不好,杀齐雀全家。

    若是齐雀治好了,就放了他家人。

    齐雀当真不愧是神医,快咽气的三个病人还给他治好了。但是也因此更加激怒嫪毐,虽然嫪毐把他家人都给放了,但是却把他的儿子命根子给废了。

    齐雀就算是妙手回春也无法接回命根子,便是发了疯跟食客们冲突,不小心把食客给刺死了。

    此事闹大了,嫪毐颜面无光,便是要把他车裂。

    不过食客之中有人受到齐雀神医的恩惠,出面求情,才是改为斩首。

    最后就是李珏来处斩。

    齐雀的生平走完,李珏也获得了阴阳生死卷之中的奖励——扁鹊内经。

    这是齐雀所学的医典,只有半部,阴阳生死卷给出来的是上下卷。

    据说医者把扁鹊内经奉为神书,学会小成可成名医,大成可称之为神医。

    齐雀老大夫数十年只是学了个小成,但是也被称为神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