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19章 千金良方【求推荐票求月票】
    李珏看了一遍,就直接小成,再看两遍,就融会贯通并且大成。

    那医术仿佛烙印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李珏暗喜,他此时已经懂得医术了,而且医术还已经到了神医的水平。

    路上看到有人咳嗽,他都知道此人是什么病症。

    再看一眼此人脚步虚浮,就是肾亏。

    望闻问切可谓是发挥到了极致。

    李珏等到人群散去,跟在老大夫家人后面,跟了上去,拿出了半吊钱给他们家,以示慰问。

    家人起初看到李珏,还是怒目而视,毕竟是李珏处斩的。

    随后看到李珏拿出半吊钱,都愣住了。

    李珏沉声道:“老神医行医救人,问心无愧,我十分敬佩。但是职责所在,我也问心无愧。”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帮我买些果品,恭送老神医黄泉路上走好。”

    然后三鞠躬,转身就走。

    家人们沉默了片刻,也是朝他鞠躬回礼,然后继续痛哭送老神医。

    走在路上,李珏打算去药铺抓点药。

    家里还有个病秧子呢,也不知道死了没。

    只是来到了药铺,指明要了一些药,却发现钱没了。

    他总共就一吊半的钱,半吊钱已经给了老神医家人,另外一吊钱买了粮食,已经穷的叮当响了。

    药铺伙计看着李珏愣半天不拿钱,便是准备把药包拿回去。

    李珏伸手摁住药包,道:“九良,别那么小气,把这包药赊给我,改日把钱拿来还你。”

    那个叫做九良的伙计道:“七哥,别为难我,谁来了都能赊账,你们刽子手不行。”

    李珏道:“你这不是看不起人,凭啥不能赊给我们?”

    九良道:“东家说了,你们有上顿没下顿,煞气入体可能横尸街头了,赊账不保险。”

    “再说了,你要的都是金疮药,这玩意比较贵,更加不能赊账。”

    李珏竟然无言以对。

    “咳咳……”

    此时,门外有个大汉捂着口鼻进来,走两步路便是剧烈咳嗽。

    伙计九良看到了,赶紧道:“停停停,你别进来了,周大个子,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们家没有人会看你的肺疾,也没有治疗的药。”

    他也是捂住了口鼻,仿佛害怕被传染。

    那大汉闻言,眼神闪过失落和绝望,扶着墙就要转身离开。

    李珏却道:“周大个子,你得的是肺疾,虽然凶险,但是也并非完全没法治疗。”

    那大汉眼睛发光,急忙看过去,等到看清是个刽子手,再次失望。

    区区一个刽子手,也敢大放厥词?

    九良也笑了,道:“七哥,你别胡闹,那是肺疾不假,但是就算是齐雀神医也治不好,你还敢说有办法?”

    周大个子也是失望的要离开。

    李珏则道:“可用川贝母,杏仁,炙甘草,共研为极细末,每次吞服适量,每天2次即可。还能南沙参、麦冬、蒸百部,川贝粉,炙甘草,水煎服,每天1剂。”

    他微笑道:“这些东西这个药铺里就有,所需分量定量,我可以给你写下来,你照着服用便是。日常多休息,身体好一些就活动一下,别吃油腻的,鸡汤就别喝了。”

    然后问伙计拿过竹简刻刀,把药单都给刻录下来,扔给了伙计,让他照着抓就是。

    伙计半信半疑,周大个子也是皱起眉头,有些质疑。

    李珏道:“若是不信,可以在这儿煎药服下一剂,看下你是否舒服一些。”

    周大个子此时都已经绝望了,齐雀神医都束手无策,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便是让伙计给他抓药,而他家里也有些钱,当场付了要钱。

    并且表示,“若是足下所说当真有效,便是俺的救命恩人,必定厚报。”

    李珏道:“若是有效,你帮我付了这剂金疮药的钱便是。”

    周大个子点头不语。

    伙计店里东西齐全,很快煮好了药汤,端出来就要给周大个子。

    “且慢。”

    一个佝偻老者跟了出来,呵斥道:“怎么胡乱给病人服药?是谁如此胡乱开药,出了事该如何是好?”

    伙计九良赶紧解释,推说都是李珏吩咐的。

    佝偻老者怒道:“你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懂什么,竟然敢胡乱给病人开药,出了事,你负责?”

    李珏道:“罗三爷放心,出不了事。”

    佝偻老者是老街药铺的东家,因为背后有个罗锅,叫什么已经无人记得,都喊他罗三爷。

    九良虽然是伙计,也是他的远房亲戚。

    罗三爷呵斥道:“胡闹。”

    就要夺回周大个子的药碗,呵斥道:“不能喝,出了事你娘谁来照顾?”

    周大个子咳得厉害,汤药都撒了一小半,还磕出血来。

    他已经虚弱的碗都快拿不住了,道:“三爷,我这样,还能差到哪里去?”

    佝偻老者身体一颤,长叹一声,只是跺脚道:“可是也不能胡来啊。”

    周大个子顾不得了,将汤药一饮而尽,喝完便是坐在台阶上。

    他在等待,大不了就是被毒死。

    但是。

    等了片刻,他方才剧烈的咳嗽竟然渐渐地频率减少了,而且也不咳血了。

    最重要的是,他那如同风箱一般的呼吸声渐渐地有些平稳。

    周大个子眼睛逐渐发亮,回过头看向李珏,再看向罗三爷和九良。

    而李珏三人也看着他。

    九良指着周大个子,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罗三爷赶紧上前号脉,惊喜道:“脉象平稳了许多,肺病好了一些,你,你,你这是症状减轻了啊!”

    三人都有些激动。

    罗三爷猛然看向李珏,又惊又羞愧,道:“是老夫眼拙了,得罪了足下,还差点害了周家小子。”

    然后抱拳见礼。

    李珏微微一笑,“没事了就行,按照约定,我的诊金由周大个子来付。”

    周大个子连忙应下,还给李珏跪下,而李珏转身就走,十分潇洒。

    罗三爷急忙道:“足下能否告知药方,此乃功在千秋之事。”

    才说完,又长吁短叹,错过了一个千金良方。

    “都怪我得罪了他,才让他愤而离去。唉,他也是的,如此小气,此等良方当传世天下,必将功德无量。”

    但是。

    九良却怔怔道:“东家,七哥已经留下了药方。”

    他指了指周大个子手中的竹简,而周大个子也是递给罗三爷。

    “三爷,你说的对,这是良方,当天下共得之。”

    啪啪啪。

    罗三爷忽然给了自己三巴掌,暗骂道:“老夫真不是人,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九良,快,你把李先生的药再抓一包给他送去,问他此方何来,若是必要,当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