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20章 专治刁蛮泼辣【求推荐票求月票】
    九良很快就再次抓了一副金疮药追上去,直到李珏家门外才追上。

    “七哥且慢。”

    李珏停下,错愕道:“何事?莫非周大个子耍赖,还要我付钱?”

    九良急忙道:“七哥误会了,这是三爷吩咐再给您一副药。三爷还想问您,这药方从何而来?”

    李珏道:“家传的,据说我爷爷小时候得到过一个路过神医的馈赠,告知了这么一副药方。”

    九良惊道:“好福气啊。”

    随后又道:“三爷说了,这方子价值千金,让您开价。”

    李珏道:“没事,就一个方子而已。”

    他的扁鹊内经里面如同这般的方子多了去,他还真的不当一回事。“

    九良给李珏躬身道谢,“七哥真是仁义,以后你若是横尸街头,我替你收尸。”

    李珏沉默了片刻,还是觉得收回方子好一些。

    好不容易把九良给轰走,李珏推门回家,却忽然脸色微变。

    快步回到房间,就见到姜媚躺在床上,浑身大汗淋漓,气息却已经十分微弱。

    她身上和床上的血迹都快干了,而她也是命悬一线。

    李珏赶紧上前,而此时姜媚微弱的睁开眼,见到是李珏,眼泪就下来了。

    她气若游丝道:“你去哪了如此久,我一直在等你,知不知道?”

    然后眼角有泪水下来,“我,我,我以为你抛弃我了……”

    李珏赶紧拿起两个药包,道:“我去给你配药了,你别睡,我这就给你疗伤。”

    然后粗暴的撕开姜媚的衣裳,也来不及欣赏江山社稷,便是拿来金疮药给她敷上。

    又拿来了床底下的半坛子酒水,又倒入一些金疮药,让她服下。

    李珏忙前忙后,又用扁鹊内经里的一些气引方法,用真气帮姜媚疏通经脉,护住心脉。

    因为没有银针,他只好用手指注入真气帮姜媚点穴疗伤,推宫过血。

    忙活了一个时辰,天色也渐渐地暗了。

    但是姜媚身上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只是有些高烧,不过都是正常反应。

    又过了半个时辰。

    李珏瞥了一眼姜媚,淡然道:“醒了,你霸占我的床铺那么久,送两个菜可不够了,还要送一壶酒。”

    姜媚皱了皱眉头,觉得身上的疼痛已经很微弱了,她甚至都能起身了。

    心中惊讶不已,急忙查看身体,发现伤势竟然都已经好了,创口也是结痂。

    只是贴身衣服都扔在地上,她只是披了一件外衣,让她觉得有点凉意。

    她皱眉道:“你救了我?”

    李珏道:“这儿除了我,难道还有别人?”

    姜媚道:“你一个刽子手还懂医术?”

    李珏道:“祖传的,也只会这一下。”

    姜媚点了点头,这个可信度还是高一些的,也是暗自庆幸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姜媚再次查看了自己的身体。

    李珏淡然道:“别看了,伤口会结痂,之后脱落,不会留疤。”

    噌。

    姜媚忽然拿过床头的佩剑,抵在了李珏的脖子上。

    她哼道:“你把我衣服给扒了?”

    李珏皱眉,道:“你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我救了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

    但是。

    姜媚还是执拗道:“你扒了我的衣服,岂不是看光了?”

    李珏道:“不扒衣服,我给你的衣服上药?”

    姜媚直勾勾的盯着李珏,半晌抽剑而回,默默道:“忘掉你看到的,我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女人。”

    李珏也是忍不住笑了。

    他笑道:“你放心,就你那两个烧饼,我还不稀罕吃呢。”

    姜媚愣了一下,才明白李珏说的是什么,又气又怒,还要拔剑相向。

    李珏再次故技重施,“你就这么对救命恩人?”

    搞的姜媚怒不可遏,却无可奈何。

    入夜。

    姜媚道:“我饿了,搞点吃的来。”

    李珏笑了,道:“我就中午吃了点,这晚上还没吃呢。”

    姜媚肚子咕咕叫,只能喝凉水充饥,却是越喝越饿。

    终于。

    等她喝饱了,李珏才是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箩筐,里面放了一揽子烧饼。

    他微微笑道:“真巧,我竟然还放了一些烧饼,你吃饱了,那我不客气了。”

    然后开吃。

    姜媚气得乃子疼,拔剑就要刺过去。

    李珏瞪了他一眼,“救命恩人……”

    姜媚将剑插在地上,气哭了,道:“早知道你救我是为了欺负我,就不让你救了。”

    李珏觉得把这娘们折磨的够了,扔了两个烧饼过去,道:“卖给你的,记得事后给钱。”

    姜媚拿着烧饼,但是喝水已经有些饱了,她吃不下。

    李珏却是吃的津津有味,然后又上前,在她身上点了两下,让她出门解手,这才是觉得又饿了。

    她进门便是咬着一个烧饼,还惊道:“你怎么化解了我的肚胀的?”

    李珏道:“祖传的。”

    姜媚惊愕,道:“你祖传这么多医术?”

    李珏道:“就两手而已。”

    姜媚道:“刚刚还说一手呢。”

    随后岔开话题,道:“你身上的伤势都是刀剑之伤,你到底惹了什么人?”

    姜媚还在气头上,哼道:“不关你的事,别瞎打听。”

    李珏则道:“你若是犯了事逃出来的,那你不能连累我,这儿也不能容你。”

    姜媚不知道为何,有点心塞,随后哼道:“总之我不会连累你。”

    随后躺下,又道:“这床归我了,你去外面睡。”

    李珏则道:“那不行,你睡地板,我睡这张床。”

    姜媚气的不行,“你怎么跟一个女人较劲,太没风度了。”

    李珏也笑了,道:“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姜媚气得差点哭了,“你能不能不要总提救命恩人啊,我记住了,我记住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行不行?”

    随后也赌气的下地,拉过李珏的床单铺在地上,她就躺下,背对着李珏。

    不过却睡不着,一直在等着李珏来认错,让她睡床铺。

    但是,不一会儿,她就听到了呼噜声。

    转过头来,就看到李珏竟然睡着了。

    她气不打一处来,伤口差点裂开,直接躺下,而伤势初愈,睡意超过了怒意,沉沉睡去。

    等她睡着了,李珏翻身而起。

    他看着姜媚,直皱眉头,试探了一下,确定姜媚真的睡着了,他才是盘腿打坐。

    长夜漫漫,煞气入体,他怎舍得放下这修炼的机会。

    不过李珏肉身已经到了二品,他打算这次用煞气来提升武道。

    煞气入体,李珏的真气便是滚滚而动,气息也是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