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22章 畏罪自杀?他要死我手里【求推荐票求月票】
    秦舞阳被擒入狱。

    也就是说,荆轲刺秦王已经发生了。

    只是秦舞阳在此,荆轲去了何处?

    莫非被众人在大殿之上乱剑砍死了,还是如何了!?

    李珏看着七号房之中的秦舞阳,心情有些复杂,虽然早就知道他们的结局,但是今日轮到他来动手,内心多少有些复杂难鸣。

    更多的还是感叹。

    他对荆轲和秦舞阳并无任何感情,如今能够亲自动手处斩,对他也只是有利而无害而已。

    秦舞阳看着李珏,道:“那日看你也只是个普通刽子手,想不到短短几日,你竟然已经是斩武尉,有资格处斩我了。”

    李珏道:“你们从燕国来的时候,应该就已经猜到,有今日的下场了吧?”

    秦舞阳愣了一下,道:“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刽子手,竟然能够知道那么多。而且看你的样子,似乎早知道我们心怀不轨。”

    他是真的惊了一下。

    听李珏的意思,似乎早知道他们来行刺的。

    区区刽子手,怎会知道?

    这可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李珏又道:“一个使臣来的不是文官,而是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更是身怀绝技,若非图谋不轨,何至如此?”

    秦舞阳点了点头,道:“你既然知道,为何不上报?”

    李珏则是冷笑道:“何须上报,庭上必定许多人已经看破你们的诡计,否则你们又如何会失败?”

    秦舞阳沉默了下来。

    身体瑟瑟发抖,眼神绝望,原来一切都让人早就识破了。

    区区一个刽子手都能够知道这些事,大秦上下恐怕早就知道他们的来历和目的。

    早知如此,就该劝说叔父,放弃任务的。

    李珏其实耍了个心眼,大秦上下此时有些骄傲,哪里看得出来荆轲等人来此是行刺的。

    他们是真的觉得荆轲等人是带着城池和樊於期的脑袋来求和的,毕竟他们胜券在握。

    狱首在旁听了二人对话,只觉得李珏真是高深莫测,竟然早知道这些人是来行刺的。

    而且还说大秦上下都知道,可是,他不知道啊!

    狱首抬头挺胸,一脸骄傲,咳嗽一声,道:“没错,我们早就知道你们图谋不轨了,哼哼,小小伎俩能骗得了谁?”

    说完还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李珏,得到了李珏肯定的眼神。

    秦舞阳很是害怕,开始求饶,表示有重金酬谢。

    李珏直接拒绝,道:“你叔父荆轲是个人才,胆量过人,怎么有你这么一个胆小如鼠的晚辈?”

    秦舞阳恼羞成怒,便是开始喝骂。

    李珏不做理会,直接去领了他处刑犯人的奖励,一根羊腿和一壶酒。

    昨日折腾了许久,实力又提升了一截,都已经到了武道二品,实力越强,对于食物的渴求就更大。

    中三品的时候,一根羊腿或者能够八成饱,但是现在一根羊腿一壶酒也就是解解馋。

    想要吃饱,那是不可能的。

    李珏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片刻狱首惊慌失措而来。

    他惊道:“七哥,大事不好了,秦舞阳畏罪自杀了。”

    李珏大惊失色,赶紧把最后一口肉咽下去,便是急匆匆而去。

    秦舞阳可不能死,必须死在他手里,才有价值。

    七号房里,秦舞阳果然是倒在地上,地上一滩血,肚子上和脖子上都有划痕。

    除此之外,地上还有一块碎砖,想来他是用那碎砖来自尽的。

    李珏急忙道:“快打开牢房大门,他绝对不能死。”

    狱首等人惊慌失措,道:“万万不可啊,秦舞阳乃是上三品高手,而且擅长刺杀,若是他没死透,偷袭我们,谁能抵挡?”

    他又惊慌道:“而且秦舞阳据说懂得一门武功,能够潜形匿迹,若是我们打开门,他遁形而走,我们谁也担待不起。”

    李珏喝道:“他就要流血而死了,到时候我们更加担待不起。”

    犯人还没处刑就死了,狱卒们是要受到惩罚的。

    而刽子手是不会受到处罚的。

    狱首们果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哭丧着脸道:“那我们去请大夫。”

    李珏道:“不用了,你去拿一壶酒过来,我能把他救醒。”

    狱首道:“你懂医术?”

    李珏道:“家传的,懂一两手应急。”

    狱首等人顿时惊喜不已,连连道谢,然后李珏吩咐什么,他们都照做。

    毕竟。

    此事与李珏无关,他完全可以袖手旁观。

    但是,李珏却挺身而出,实在是仗义。

    众人都对李珏充满了感激和敬佩,不过他们内心却不觉得李珏能够把人给救活过来。

    只是想着,能多撑一会儿就一会儿吧。

    牢房大门打开。

    李珏赶紧进去查看,秦舞阳确实是畏罪自杀,此时浑身浴血,脖子和肚子上的划痕很深。

    寻常人估计已经死了,不过秦舞阳乃是上三品高手,还没死透。

    他看着李珏来了,呵呵道:“怎么,我现在有胆量了么?”

    李珏哼道:“有胆量刺杀,没胆量伏法,畏罪自杀,你算什么有胆量!?”

    秦舞阳默不作声了。

    李珏拿出金疮药,然后给秦舞阳敷上,并且在他的身上点了一些止血的穴位。

    更是拿布匹将伤口给抱起来,暂时帮秦舞阳把血给止住了,不过伤势还是很重,必须进一步处理。

    秦舞阳冷笑道:“我要死,你救不了。”

    李珏也道:“我要救,你死不了。”

    很快。

    狱首拿来了一壶酒,他们不明白李珏要作甚,而李珏则是拿过酒壶,偷偷地加入了蒙汗药,然后给秦舞阳灌进去。

    便道:“我要给你把伤口缝合,为了避免你挣扎和破坏,只能让你先晕过去了。”

    秦舞阳不想活了,他哪里肯答应。

    便是冷笑道:“可笑,区区一壶酒,你就想让我晕过去?”

    狱首们也都苦笑。

    他们都能喝三五壶酒而不醉,秦舞阳这个刺客一看就彪悍,怎么可能轻易醉倒?

    狱首上前,道:“七哥,不如把他打晕……”

    话还没说完,秦舞阳便是脖子一歪,晕了过去。

    狱首尖叫道:“完了完了,他死了。”

    李珏瞥了他一眼,道:“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狱首试探一下,还真的是,顿时鄙夷无比,“一壶酒就醉了,真是没用。”

    其他人也是纷纷点头,十分不屑。

    狱首又道:“七哥,你真的能把他伤口都缝合么,就算缝合了,难道就没事了?”

    李珏淡然道:“我有信心。”

    随后拿来了针线,把秦舞阳的伤口都给缝合起来,还打了个蝴蝶结,虽然有些难看,但是至少皮肉都缝合了。

    然后再撒上金疮药,又用一些扁鹊内经的法子,帮他止血和压制住伤势。

    一套下来,秦舞阳若是好好疗伤,甚至能够恢复如初。

    绝对能撑到他把秦舞阳给斩了之前,他都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