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24章 武道一品,肉身一品【求推荐票求月票】
    夜深了。

    李珏将刽子手衣服反穿,外面有图文,里面是黑的,正好当保护色。

    随后运转近墨者黑术法,真气翻滚,他如同灵猫一般翻墙而过。

    首先李珏打算找普通刽子手试试手,去了九号房。

    九号房之前死过人,煞气很重,新来的刽子手也杀了不少人,煞气浓郁。

    才踏入房门,李珏就看到老九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紧锁眉头,身上都是煞气。

    这是一个络腮胡大汉,看样子煞气入体,深入骨髓。

    即使不用潜形匿迹和蒙汗药,老九也醒不来。

    不过为了避免成功之后醒来,李珏还是给老九撒了一把蒙汗药。

    片刻,老九沉沉睡去。

    如果李珏不帮他把煞气吸出来,不出意外,老九今晚必定暴毙。

    李珏也不含糊,立即上去运转养煞术,将老九体内煞气都给吸出来。

    半个时辰。

    老九体内煞气尽数消失,他整个人也是呼呼大睡,容光焕发。

    至于李珏,也同样是神清气爽。

    那煞气入体,壮大他的实力,而他如今的肉身,都有要冲击一品的迹象。

    这一晚。

    李珏故技重施,翻墙入院,跑了好几个刽子手的家里,把煞气给吸出来。

    而李珏觉得体内煞气还差一些,今日杀了秦舞阳和吸收这些积累的煞气,他还差临门一脚,就能够更近一步。

    “去三号房。”

    李珏心中一动,打算去牛三那儿。

    牛三最近很少出现,上次见面就发现他煞气入体,恐怕这两天都是想办法压制。

    李珏打算冒险去试一试,若是成功,那煞气必定磅礴。

    才翻墙入院,李珏就发现牛三房门大开,正盘腿而坐,紧锁眉头,正努力压制煞气。

    而他在阴影之中贴墙靠近,身体与墙面颜色一致。

    来到了房门前,李珏贴着门缓步而进。

    只是。

    此时。

    牛三睁开眼来,看着眼前的门口,而李珏怕被发现,也是停下身形。

    “完蛋了,我家的门竟然扭曲了,我看东西都扭曲了,煞气入体,今晚必死。”

    李珏:“……”

    他身体与门同色,而此时正贴着门,在牛三那个方向看出来,可不就是门扭曲成人形了么。

    牛三摇头叹息,呢喃道:“可惜我寄存在酒馆的那半壶酒还没喝完,我床底下还有三吊钱也没花,就这么死了,真是不甘心。”

    随后闭上眼继续压制煞气,只是面上多了几分绝望。

    李珏偷偷地潜行到了他身后,想要拿蒙汗药,却发现已经用完了。

    愣了一下,上前给牛三后脖子一个手刀,把牛三给打晕过去。

    李珏这才是露出身形,感叹一声,“还是这方法好使,省了一笔配药的钱。”

    然后开始吸收牛三身上的煞气。

    嗡。

    一刻钟之后,李珏体内的真气奔腾如同滚滚长江大河,生生不息。

    他的修为也是在这一刻,踏入了武道一品。

    真气翻腾,磅礴无量。

    李珏没停下来,继续吸收牛三身上的煞气,而这次他把煞气都用来淬体。

    等他把牛三身上的煞气都给吸光了,他的肉身也淬炼到了一品。

    武道一品,肉身一品。

    李珏此时的实力已经到了武道上三品的巅峰,以他的估计,就算是进入大秦玄甲军之中,也能当个将军了!

    不过。

    他才舍不得刽子手的工作。

    呼呼呼。

    牛三身上的煞气消失了,他也是开始呼呼大睡,紧锁的眉头一马平川。

    搞定这些,天已经要亮了。

    李珏赶紧起身回家。

    翻墙入院,一气呵成。

    只是才回到院中,李珏顿时皱起眉头,从背后抽出宝刀,贴墙而行。

    他家的门开了,而且里面有人。

    李珏来到门口,便是举刀要劈房内之人。

    然后就看清门中之人,竟然是姜媚,她正拿刀子翻李珏吃剩的猪下水,另外一只手还捏着鼻子。

    看到地上有影子,也吓了一跳。

    猛然回头看到是李珏,正举着刀,她惊慌失措,道:“我看你房里没人,就进来了。”

    李珏收起刀,面颊抽搐。

    房里没人,不是该立即走人么?

    他皱眉道:“你来作甚?”

    姜媚道:“我来换药啊。”

    随后又道:“你去哪儿了?”

    李珏道:“我去为你配药了。”

    然后拿出金疮药,扔在桌子上。

    姜媚顿时感动不已,然后又道:“不对,这晚上的,街口有一间药铺,还没开门呢,你怎么配药?”

    李珏道:“所以我才出远门,去别处替你配药,唉,大晚上的走夜路,我这是何苦。”

    姜媚顿时心中发软,十分感动。

    上前道歉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没想到你对我如此用情至深。”

    “可是,可是我……唉,你我身份有别,而且我说过要嫁给实力远在我之上的大英雄,你太弱了,我……”

    李珏闻言,心中暗暗发誓,这辈子都不能让这娘们知道他比她强。

    否则被赖上了怎么办!

    “对了。”姜媚又拿出刀子在餐盘上划拉,道:“你怎么吃这些玩意,臭不可闻,那是给狗吃的。”

    李珏道:“那是卤猪下水,我家传的,热一下很好吃的。”

    姜媚道:“我才不信呢。”

    李珏也怕她吃了,害他没早餐,便道:“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不好吃的。”

    然而。

    他不这么说还好,如此说了,姜媚却觉得她方才的话可能伤了李珏的自尊心。

    打算试一试味道,已经做好强忍难吃说好吃的准备。

    她把猪下水猪下水加热,然后拿起一块吃了,有一种慷慨赴死的模样。

    才入口,仔细一咀嚼。

    嗯!?

    姜媚眼睛都有些直了,惊喜道:“好吃,真香。”

    然后又拿了好几块,大快朵颐,大有把李珏这一盘给一扫而空的架势。

    李珏急忙拦住她,道:“别吃了,给孩子留点。”

    姜媚愣住了,道:“哪里来的孩子?”

    李珏指了指自己,道:“这是一个二百四十个月孩子的早餐,都被你霍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