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25章 大力丸【求推荐票求月票】
    姜媚白了李珏一眼,不过还是停下,没有继续吃了。

    她又道:“这些东西怎么做的,我让姐姐在老酒馆里也加这么一道菜。”

    李珏鄙夷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

    姜媚一愣。

    随后又道:“我花钱买你的配方。”

    李珏则道:“不卖,我已经跟贾似真合作了,你们家若是想要,可以从贾似真的档口进货。”

    姜媚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并未强求。

    毕竟只是一道菜而已,有点风味,但是并不是必须的。

    随后又开始宽衣解带。

    李珏赶紧道:“作甚,我不是那种人。”

    姜媚道:“你想的美,我是让你帮我换药。”

    随后继续宽衣解带,不过这次她倒是知道脸红了,把外衣脱掉,剩下单衣遮住山河湖泊。

    然后躺在石床上,便道:“快上吧。”

    李珏再次强调,道:“我不是那种人,你不要逼我。”

    姜媚怒了,红着脸道:“让你上药,怎么那么墨迹?”

    李珏这才是拿出药剂,不过并不是金疮药了,而是一些药泥。

    姜媚见状,愣道:“怎么跟之前的药剂不一样了?”

    李珏道:“你身上的伤势都已经结痂褪下,只剩下一些疤痕,我这是帮你除疤的药泥。”

    姜媚心中惊喜,本来她还担心身上的疤痕影响美观,没想到李珏竟然还有这一手。

    顿时惊喜道:“想不到你竟然有这本事,这些药泥怎么制作的?”

    李珏道:“祖传的,恕不外传。”

    姜媚嘟哝道:“你家势挺渊博的啊,祖传这么多玩意。”

    李珏则道:“渊博啥,家道中落了。”

    姜媚道:“想不到你还是大户人家,什么时候开始家道中落的?”

    李珏随口道:“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吧。”

    姜媚翻了翻白眼,那都贫穷了六代了,还家道中落呢。

    不过她也没有深究。

    李珏帮她涂上药泥之后,顿时觉得结痂的伤口有些酸酸痒痒的,让她忍不住扭扭捏捏。

    “这些有用么,怎么那么痒?”姜媚忍不住怀疑道。

    李珏道:“我也是第一次配药,你是第一个试药的,有没有用,试过就知道了。”

    姜媚顿时怒了,“你竟然拿我试药,太过分了吧。就算我不喜欢你,你也不至于因爱生恨。”

    但是才说完,她顿时觉得方才酸酸痒痒的伤口变得有些冰冰凉凉。

    而且伤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落,上面的一些痕迹竟然都开始恢复正常颜色。

    嘶。

    好恐怖的效果。

    姜媚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道:“我错怪你了。”

    李珏道:“给钱就行。”

    收拾好东西,伸出手道:“我救了你两次,还帮你疗伤去疤,光是这些药钱,就花了我十两银子。”

    姜媚惊了,道:“你一个刽子手,哪里来那么多银子?”

    然后赶紧道:“别说是你家传的,真有那么多银子,你也不用当刽子手了。”

    李珏暗道:“这娘们谈到钱就变精了,以后不好骗了啊。”

    但是却面不改色道:“药是我赊账的,还是我把这两个药方抵押了,人才肯赊账给我。”

    姜媚见识到李珏医术的了得,对于金疮药和除疤药,自然是信任无比。

    赶紧道:“这东西怎么能随便抵押给别人呢,天亮了就去老酒馆拿钱,赶紧赎回来。”

    李珏顿时一喜,道:“现在就天亮了,我这就去。”

    姜媚却是脸色一红,道:“我身上还有药泥没除去呢,你不要那么急。”

    外间已经天亮了。

    李珏想了想,道:“也罢,我去点卯。你过半个时辰就能把药泥洗掉,自己回去便是,我去找你要账。”

    姜媚则是脸色一红,道:“你就这么急着想要见我的家人么?”

    李珏皱起眉头,特么的他去要钱,什么是急着见你家人?

    不过。

    姜媚看样子就没钱,也确实是要问她姐姐拿钱。

    便道:“不急不行,你太穷了。”

    姜媚本来还有些感动,闻听后面这句,顿时暴走,挣扎起来要打人。

    却不小心把身上的单衣都给挣落,顿时日月山河浮现,惊的她当场傻眼了。

    “糟了,又让他看到了,怕不是又要缠着我吧!”姜媚有些小小的懊恼。

    李珏眼睛一亮,道:“姜女侠,你这身材,我有个建议。”

    姜媚脸色一红,急忙挡住,道:“你不要有非分之想,你我门不当户不对,不可能的。”

    李珏却道:“我这儿还能配几幅减肥药给你,保证你能管理好身材,哎哎哎,说归说,别拔剑啊,打折,给你打折……”

    李珏跑出了别院,长吁短叹,失去了这么一个大客户,破为可惜。

    此次前去点卯,李珏还真的有任务,又是处斩一个医匠。

    不过这个医匠并没有什么奇遇,就是一个普通人,过错就是医死人和卖假药。

    李珏获得了奖励不是增加医术的,而是一粒大力丸,能够让他的力气再次增加一个层次。

    服用之后,李珏本身肉身就是一品,力道有九牛二虎,而吃了一粒大力丸,力气再增加四虎。

    变成了九牛六虎之力,可以同时倒拉九头大水牛和六头大老虎,力大无穷。

    吃了大力丸,让李珏也是对它念念不忘。

    若是能够多几粒,估计他的力气迟早有一天能够力拔山兮气盖世。

    完成了任务,李珏便是准备回去看一下姜媚那娘们好了没。

    却被牛三等人给拦住了。

    牛三等人今日异常精神,一个个都是激动万分,容光焕发。

    李珏也是听到了他们吹牛。

    “我昨日梦见自己见了先人,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死里逃生。”

    “昨日白天我就已经煞气入体,晚上还以为撑不住了呢,结果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煞气都没了。”

    牛三也是笑呵呵道:“你们都靠祖宗保佑,俺昨夜闭关打坐,靠的是自己。”

    他得意洋洋道:“昨夜俺闭关的时候,自认为也不行了,甚至恍惚之间,还发现门板都扭曲了。”

    “但是,你们猜怎么着?俺一声大喝,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竟然让俺把煞气都给炼化了,不信?你们看俺的修为,现在已经是三品武夫了。”

    牛三昨夜煞气消散,压制许久的境界因祸得福的突破了,一举突破到了三品境界。

    说到这里,牛三激动万分,众人羡慕不已。

    而牛三不动声色的摸了摸后脖子,那儿还有些疼。

    他又看向李珏,道:“老七啊,兄弟我突破了,以后也能替你分担一些任务了。”

    李珏赶紧道:“不用,该给我的任务还是给我好了,你才突破,可别被煞气再打扰了。”

    “好兄弟。”牛三有些感动,随后又有些得意,道:“煞气算个啥,俺牛三从未怕过。昨夜都半只脚踏入鬼门关了,还是让俺活过来,煞气就不算什么了,俺从未怕过。”

    李珏幽幽道:“其实你这种情况,我也经历过,煞气并未真的消失,可能聚集在身体的某处,有朝一日爆发,譬如脖子啊之类的……”

    嘶。

    牛三正觉得脖子有些疼,总觉得被人打了一击。

    此时闻言,竟然是煞气作祟。

    顿时道:“老七,好兄弟,以后还是你能者多劳,帮兄弟我多多分担。”

    李珏道:“你死里逃生还修为突破,我又告诉你原因,你难道不该做点什么?”

    牛三脱口道:“我请你下馆子。”

    才说完又后悔了,道:“算了算了,俺好久没斩过武者,都没钱了,改日吧。”

    李珏则道:“胡说,你不是说你有三吊钱在床底下嘛,你这狗大户最有钱。”

    牛三惊了,道:“俺啥时候说过,你,你,你不会是……”

    李珏上前搂住他的肩膀,道:“我住你隔壁,你昨夜煞气入体都快死了,大喊大叫的说出来的……”

    牛三顿时脸色一红,老底都被揭穿了,他赶紧道:“兄弟,别说了,下馆子就下馆子。”

    二人便是再次去老酒馆。

    老酒馆。

    今日依旧是人满为患。

    牛三来到门口便道:“哎呀,真是可惜,这儿人满了,我们只能在门口对付两口了。”

    但是谁知道,跑堂出来看到他们二人,便道:“三哥,七哥,瞧你说的,你们来了,难道还能不给你们位置?”

    今天他很客气,从后厨搬来一张桌子,请牛三二人落座。

    牛三懵了。

    今天跑堂怎么如此客气,莫非知道他要请客,故意宰他!?

    李珏都坐下了,牛三不好说啥。

    只能咳嗽一下,道:“二子,给我们上一壶酒,再来一根彘腿,嗯,两碗米饭……够了够了,多了也吃不下。”

    这时候的猪比羊便宜多了,而且两碗米饭都不够牛三塞牙缝的。

    李珏则是撇撇嘴,道:“瞧你那小气样子,老板不是说了给我们打折么?”

    牛三尴尬道:“真没钱了,那压床底的是我讨老婆钱。”

    李珏忽然看到后厨方向有一个人影走过,然后径直上楼,正是姜媚。

    他顿时有了计较,便道:“既然如此,那么这顿我请你好了。”

    牛三顿时喜笑颜开,道:“兄弟,这,这,这不好,唉,既然你执意如此,盛情难却,俺也不推脱了。”

    砰。

    猛地拍桌子,道:“二子,上两坛将军酿,两根彘腿,一条黄河鱼,豆子上一盘。”

    “快点,就这两碗饭够谁吃呢,拿回去,上十斗米。”

    点完之后,他便是憨厚的笑了,道:“兄弟,你真好,下次我一定请你。”

    李珏淡定道:“没事,反正也不花钱。”

    牛三灌了一口酒,嗯嗯的应着,忽然傻眼了,低声道:“兄弟,你这话啥意思,难道你想吃霸王餐?”

    他慌了,道:“兄弟,可不能如此,这老酒馆官家有人,霸王餐会被割鼻腕骨的。”

    李珏淡定道:“别急,吃完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