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27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求推荐票求月票】
    二楼雅间。

    姜媚见到没外人了,拔剑架在李珏的脖子上。

    横眉立眼,道:“李珏,你凭啥说我胖了?”

    李珏道:“能不能把剑放下再说?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还救了你两次呢。”

    姜媚还是放下剑了,但是依旧气不过,“混账,你每次都说是我救命恩人,你能不能不提?”

    李珏道:“那不行,事实无法改变的。对了,给钱吧,十两银子。”

    他再次伸出手,让姜媚想砍了它。

    不过姜媚也眼珠子转了一下,道:“你这次可别想骗我了,我回来前,特意去附近几家药铺问了问,就罗三爷那一家卖过药草给你,而且他们根本不收你的钱。”

    “也就是说,你根本没给钱,凭啥问我要十两银子?”

    李珏道:“那他们没告诉你,我把肺疾的方子给他们了么,那可是千金良方。”

    姜媚道:“可是也跟金疮药和除疤药无关,你不要想讹我。”

    李珏叹息一声,这娘们越来越精明了,不好骗啊!

    姜媚见到李珏叹息,以为自己说对了,有些得意。

    但是。

    李珏使出杀手锏,长叹一声,道:“想不到你这么对救命恩人,罢了罢了,不给就不给吧。唉,你也不想想,我若是不给那肺疾的方子,他们凭啥白送药草给我?”

    姜媚果真是愣住了,仔细一想,似乎还真的是如此。

    她顿时心中充满了愧疚。

    李珏为了她疗伤,把祖传方子都送出去了,她却还在责怪李珏,让她于心不安。

    忍不住便是语气软了,道:“李珏,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

    李珏打蛇随棍上,“算了,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以为我拿你十两银子是勒索你?还不是你做的事太危险了,我不备着点钱买药,你下次就只能横尸街头了。”

    姜媚更加感动了,“想不到你对我竟然用情如此之深,只是,只是,唉,老天,为何你我之间如此门不当户不对,而你又只是一个弱小的刽子手呢?”

    李珏差点吐了。

    死娘们挺会感动自己的,赶紧给钱。

    李珏面上却一副被人误解的自嘲,坐在那里喝闷酒,很快就把一壶好酒给喝光了,又伸手去拿。

    姜媚拦住了他,“你别喝了。”

    李珏心惊,“莫非被发现了我是借机偷喝她家的酒?”

    姜媚道:“你别生气喝闷酒了,是我错了,只是我家的钱财都归我姐管着,我也身无分文。”

    说完也是叹息一声,坐在边上,有些心虚的偷瞄一眼李珏。

    李珏急了,道:“那让你姐拿钱啊。”

    姜媚心虚道:“我姐现在会见贵客,而且看样子会很麻烦,恐怕没心情理我们。”

    就在此时。

    雅间的门被推开。

    进来两个人,一个正是之前李珏在酒馆见过的大将军王贲,还有一个面容上等的三十岁妇人。

    那妇人与姜媚有三分相似,正是女掌柜姜狸。

    她见到李珏,也有些惊讶,道:“我还以为二妹在见谁呢,原来是李武尉,打扰了。”

    李珏默不作声。

    姜狸瞪了一眼姜媚,随后又将她引荐给王贲。

    王贲直接无视了李珏,直勾勾的看向姜媚,道:“二姑娘,前些日子可曾入宫?”

    原来是查姜媚的底细。

    姜媚心虚,不过早就准备好说辞,赶紧摇头否认。

    王贲道:“没事,本将也只是那日见到入宫的贼人与二姑娘身形相似,才有这么一问。”

    随后又道:“那贼人身中数十刀,伤痕累累,想来也与二姑娘无关。”

    姜媚还没说什么,姜狸却吓了一跳。

    随后王贲继续道:“不知道二姑娘是否能配合,让本将查看一下,身上是否有伤势?”

    虽然是在说让配合,但是却已经挥手,让手下两个女官进来,准备检查身体。

    他自己退到了门口,背过身去。

    女官准备上手,却发现李珏还在房中,直勾勾的看着。

    她们惊了。

    姜狸也愣了一下,道:“李武尉,不好意思,今儿有事,不便招待,还请回吧。”

    李珏还没拿到钱,怎么舍得离开。

    他退到房外,与王贲并肩站着。

    女官检查身体,姜狸有些担忧,但是姜媚却给她使了眼色,才让她稍微心安。

    门外。

    王贲瞥了一眼李珏,暗暗皱眉,“此子气度从容,似乎知道我的身份,却也不惧,有点东西。”

    他忍不住道:“你是斩武尉?”

    李珏抱拳道:“回大将军,小人正是东城署有狱斩武尉。”

    王贲道:“你认识我?”

    李珏道:“大将军威武,天下谁人不识君?”

    一句话顿时让王贲哈哈大笑,“哈哈哈,好,说得好。你既然认识本将,为何不害怕?”

    李珏道:“大将军为国征战杀敌,小人为国杀犯人,都是为国奉献,为何会害怕?”

    他又道:“小人对大将军只有尊敬。”

    王贲点了点头,道:“你是个人才,做刽子手可惜了,可愿意入我虎贲军,上阵杀敌?”

    李珏才舍不得走呢,赶紧道:“小人只会挥刀杀头,不会上阵杀敌,请将军见谅。”

    王贲皱了皱眉头,却也没多说什么。

    此时。

    身后雅间大门打开。

    姜家姐妹面带微笑,淡定从容。

    女官退到王贲身份,低声细语几句,让王贲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转过身朝姐妹二人抱了抱拳,道:“二位姑娘,多有打扰,告辞了。”

    转身就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

    下楼。

    四面来了虎贲军,为首的是他的儿子王离,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看王离面色,似乎有些潮红,一身酒气。

    王贲再想到李珏那淡定从容,忽然有一种生子当如李武尉的感觉。

    便是忍不住一脚踹向王离,呵斥道:“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喝花酒,你若有李珏一半气度,老子何至于那么辛苦?”

    王离懵了。

    就喝花酒而已,老爹怎么就生气了?

    平日里他们父子也不是没有一起去过,还有那李珏又是谁啊!?

    李珏还没意识到,他已经成为别人家的孩子,被王离暗中咒骂了无数遍。

    他比重新请入雅间,屏退了众人,只剩下姜家姐妹。

    大掌柜姜狸朝李珏微微欠身见礼,道:“多谢李武尉救了小妹,不胜感激。”

    李珏愣了愣,完了?没啥表示?

    姜媚很开心,道:“姐儿,别谢他,有时候他还能气死人呢。”

    姜掌柜责怪道:“胡闹,不得无礼。”

    随后又对李珏道:“李武尉救了小妹,不知我姜家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么?”

    李珏正想要个十万八万白银,但是姜媚却道:“姐儿,他想要十两银子买药钱,我没有,你帮我给吧。”

    李珏想掐死这娘们,明显你姐想给多点,你说啥十两银子?

    果然。

    姜掌柜愣了一下,道:“应该的,我这儿恰好有十两银子,请李武尉一定要收下。”

    然后拿出一块银锭,塞入李珏的手中。

    李珏愣了愣,还真的是十两银子,不多也不少,有钱人都这么抠的么?

    救命恩人这么廉价的么?

    反正拿到钱了,他也不想逗留了。

    姜家姐妹能跟王贲来往,肯定身份非凡,他不想过多接触,以后都要少来吃饭才行。

    李珏抱了抱拳,便是告辞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