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28章 肉身超品【求推荐票求月票】
    姜媚愣住了,没想到李珏竟然拿到钱就走,难道不该说点什么吗?

    姜掌柜将李珏送出门,看着他离去。

    随后拉着妹子回到房间,便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王宫如此危险,你怎么能够擅自闯进去,此次也就是遇到李武尉恰好救了你,否则我们一家都要被你连累。”

    “从今天开始,你不准离开老街半步,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姜媚急了,道:“不行,我还要去,见不到人,我是不会放弃的。”

    “而且这次也不是我的问题,哪里知道荆轲他们进宫了,王宫加强了防备。现在荆轲都被抓了,防备肯定减弱,我肯定能成的。”

    姜狸怒道:“最近入宫行刺的刺客多如牛毛,荆轲尚且伏法,你去了,也是一个下场。”

    姜媚道:“我不。”

    啪。

    姜狸一巴掌抽过去,骂道:“乖乖听话,不然我赶你回去。”

    然后转身出门。

    出了门之后,她便是呢喃自语。

    “区区一个刽子手,怎么会这么高超的医术?若非是二妹碰巧进入他的房子,我还以为是他故意接近二妹的呢。”

    “他面对王贲的时候,气度从容,可见他底气之足。拿到钱之后也不拖泥带水的离开,想来也不是故意接近我们家。”

    姜狸皱了皱眉头,没有多想。

    她觉得李珏与她们家是不可能的,此次救命之恩以十两银子结束,再好不过。

    李珏从老酒馆离开之后,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出门一趟,在城内各处药铺买了一些药草。

    之所以在各处购买,是为了不引人注意。

    他要购买的药草是用来辅助他修炼的,有淬炼身体的淬体药液,还有增加真气的增元汤。

    这些都是在扁鹊内经里面找到的,之前李珏没钱,无法购买服用。

    如今有了十两银子,自然是要买回来试试。

    只是这些药材都十分珍贵,十两银子花光了,也只能买回一副淬体汤药。

    让李珏有些心疼,十两银子他都能在老酒馆大鱼大肉吃一个月了!

    晚间。

    关门闭户

    李珏配好了汤药,李珏在家中弄了个石浴盆,将热水和汤药放进去。

    这是泡澡用的,淬炼肉身。

    脱光衣服,李珏直接钻入浴缸之中,就觉得汤水浸泡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如同风油精倒入洗澡水。

    嘶。

    李珏如同沐浴在火海之中,这汤药还只是最简单的淬炼汤药,竟然就如此受不了了。

    李珏拿出来的乃是修真人士才用的,他只是武者,自然是受不了。

    浸泡了半个时辰。

    李珏体内气血翻滚,一身皮肉更加紧致,而且他能够感觉到肉身的强大,已经超脱了武道一品。

    肉身迈入了超品境界。

    武道超品其实已经不是武者了,而是修真人士,称之为真人。

    据说真人分为九重,九重之上就能称之为仙了。

    但是世上是否有仙,不得而知。

    李珏觉得,超品境界也就是更厉害的武者,毕竟他还没见过仙人。

    而今日他能够感觉到王贲乃是一品武者,虽然王贲是大将军,但是明显他爹王翦更强。

    而且大秦武将之中,王贲排不进前五。

    也就是说,大秦之中就有好几个超品,这还没算上那牛上天的项羽等狠人。

    以及那传说之中的三教九流各门之人,李珏并不觉得肉身超品,就值得骄傲。

    最多就是值得他稍微开心一些。

    肉身超品让李珏的力气更大了,依着他估计,至少有十象之力。

    能徒手扛起十头大象。

    正当李珏享受风油精,不对,淬体药汤的时候,有人正往他这儿来。

    李珏肉身超品之后,脑袋诞生了神识,隔墙也能感知到身外几十丈的风吹草动。

    有人来了!

    李珏皱起眉头,莫非有人怀疑他的身份了!?

    他皱了皱眉头,而那人已经翻墙入院,十分熟练,而且直接推门而入。

    李珏起身抓刀,与那人打了个照面。

    顿时,那人尖叫,“李珏,你太流氓了,竟然在屋内不穿衣服。”

    那人正是姜媚,她双手捂住双眼。

    而李珏也是放下刀,重新坐回浴缸,淡然道:“你才流氓,被看的是我,吃亏的也是我。”

    姜媚不服输的放下手,哼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能看我的,我难道就不能看了?”

    李珏再次起身,吓得姜媚背过身去。

    他哈哈一笑,重新坐下,双手泼了水过去,打湿姜媚的后背裳,惊的她叫了一声。

    “你,你,你太过分了,李珏,你,我,亏我还来跟你道别,你竟然这么对我!”

    姜媚急的红了脸,都要哭了。

    李珏浑不在意,道:“怎么,你打算嫁人了?别请我,我可没钱随份子。”

    姜媚哼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之前为何受伤么,告诉你,我是潜入宫中被打伤的。而现在,我还想进去。”

    李珏十分无语,他不想知道啊,你去就去,跑来告诉我作甚,别连累我!

    姜媚看他默不作声,道:“你不说点什么,或者劝一下我?”

    李珏淡然道:“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你去送死别连累我,若是出了事,也别回我这儿。”

    姜媚怒了,道:“我不就是说你配不上我么,何至于因爱生恨,说这种气话?”

    “好,从今开始,你我互不相欠,我的死活,与你无关。”

    然后提着剑转身离去。

    只是出了门到街上,她又后悔了,“唉,我怎么说出如此气话,明明喜欢他,但是他又总是气死我。”

    “罢了,此次进去怕是有去无回,让他生气忘了我也好。”

    然后红着眼,便是进宫去了。

    李珏有神识,自然知道在门外的姜媚在嘀咕什么,一阵无语。

    “狗女人喜欢我?艹,要身材没身材,要脑子没脑子,要钱没钱,我可不能被她赖上,最好她死在王宫里。”

    李珏继续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还是风油精舒服,这儿就是最好的修炼场所。

    女人?

    早就被他抛之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