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33章 重刑犯荆轲【求推荐票求月票】
    李珏送走了姜媚,便是再次去点卯。

    来到了署有狱。

    牛三等人早早来了,正在窃窃私语,见到李珏到来,便是围上来。

    “老七啊,你怎么现在才来,也未免太过胆小了吧?”

    牛三笑道:“不用怕,晨间的打斗已经结束了,据说贼人已经被大将军王贲给打杀,我们不会有事的。”

    李珏不动声色,道:“谁说的?”

    牛三道:“还能有谁,卫尉们说的啊,不过还跑了一个,而且王贲大将军在这次战斗之中受了伤。”

    李珏默不作声,道:“卫尉们有没有说,贼人到底是谁?”

    他心里有些打鼓,虽然他戴了面巾,而且全身金光覆盖,寻常人应该看不到他的样子。

    但是。

    王贲毕竟不寻常,若是看到了端倪,那就麻烦了。

    牛三道:“这倒没有说,不过贼人被他打死了,那就没事了。”

    众人也是纷纷点头,都是暗道好险。

    “今日晨间的打斗吓死人了,动静也太大了,仿佛要把老街给夷为平地。”

    “我躲在房里不敢出来,但是听着动静,确实吓人。”

    “你们都胆小了不是,俺出来来看了一眼,就看到一个沐浴金光的人站在屋顶上,然后把王贲将军给一脚踹翻,撞塌了两栋民宅。”

    众人大惊失色,纷纷看向新来的老九。

    牛三觉得目光被吸引了,他有些不爽,便道:“说得好像谁没看到一样,俺还看出来那个黑衣贼人是个女人,而金光贼人是个男人,两人是雌雄大盗。”

    “而且我告诉你们,虽然卫尉们说了,王贲大将军打杀了一个贼人,但是我看了,其实两个都没死,他们还把王贲大将军给打断了双腿,大将军是被卫尉抬走的。”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

    实在是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若非老九装逼,他也不会说出来卖弄。

    现在说出来,他也有些后怕。

    赶紧道:“你们不许传出去啊,就按照卫尉们所说的那般,大将军把贼人给打杀了,而不是他被贼人吊打。”

    众人深以为然,频频点头。

    而此时贾似真咳嗽一声,呵斥道:“都去点卯干活,在这儿聚着作甚?”

    众人顿时做鸟兽散,而牛三也想跑路。

    被贾似真喝住了,道:“牛三,你若是敢乱嚼舌根,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随后又上前,对李珏,道:“小七啊,你不要偏听偏信,这是牛三吹牛的,大将军何等神勇,怎么会被贼人给打败,甚至还打断双腿呢?你信么?”

    李珏连连摇头,“我不信。”

    才怪。

    双腿是我打断的。

    贾似真点了点头,道:“你明白就好,行了,你去点卯吧,今日牢里来了个重刑犯,煞气浓郁的吓人。”

    他叹息一声,道:“一号和二号都处在镇压煞气的关键时刻,没法让他们上,否则平白丢了性命,砍不动也会让我署有狱丢脸。”

    牛三在旁道:“头儿,来了什么重刑犯,这么厉害。俺最近修为突破了,体内煞气也没多少,让俺来。”

    李珏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便道:“还是让我来吧,没我砍不动的脑袋。”

    贾似真道:“你们都不必争了,砍了那人脑袋,会比平时多半吊钱,还有多一根羊腿,酒也变成一坛酒。但是,这可不好办。”

    牛三没想到奖励这么丰厚,激动不已,哪里肯放弃。

    赶紧道:“头儿,让俺来,之前被老七骗了不少老婆本,让我赚点回来吧。”

    李珏也不肯放弃。

    贾似真点了点头,道:“老三,你实力突破了,而且也没多少煞气,小七最近杀的武者有点多,还是你来吧。”

    李珏急了,他可舍不得放过这个机会。

    “头儿,我能行的,交给我吧。”

    贾似真却觉得李珏煞气肯定很多了,不想让他暴毙,故而摇头。

    牛三得到任务,便是欢天喜地,问道:“头儿,来的重刑犯是谁啊,煞气竟然这么浓郁。”

    贾似真道:“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燕国使者刺杀大王的事,你听说了没?”

    牛三道:“听说了啊,其中一个秦舞阳还被斩了呢,动手的是老七。”

    贾似真道:“今日要斩的是主犯荆轲,他是超品真人,煞气浓郁至极。”

    嘶。

    咣当。

    牛三拿着的酒坛子直接摔倒在地,倒吸冷气,连退两步,差点摔倒。

    他惊恐道:“头儿,你想害死我啊,那可是超品真人,俺如何斩的动?”

    贾似真道:“所以才加钱了啊。”

    牛三道:“那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干不了。”

    贾似真生气了,道:“上面的任务,你又抢了,你不干谁干?”

    牛三慌了,左顾右盼,看到李珏,赶紧道:“老七来干,他刚刚一直都想干来着。”

    随后又哀求道:“老七,帮帮忙,俺可不想死,俺还没摸过婆娘的手呢。”

    李珏也不急了,淡定道:“我还是觉得你最合适,实力强了,还没有杀气,不至于砍这一个脑袋,就煞气入体暴毙。”

    牛三眼泪瞬间下来,道:“老七,俺这点实力哪里够看啊,你更厉害一些,你欠我的钱不用还了,你上,我还请你吃饭。”

    李珏面色古怪道:“你说请我吃饭,结果每次都没给钱。”

    牛三道:“给给给,我这就给你,先放你这儿,但是你记住,是我请的。”

    他又拿出一吊钱,交给李珏。

    最近他砍了好几个武者,才积累下来的这么一吊钱,算是他一半的身家。

    给了李珏,他都舍不得。

    但是,他不想死。

    李珏拿过钱,直接收起来,还一副为难的样子,道:“唉,罢了,谁让你我是兄弟,我就替你受这个苦难吧。”

    牛三感激涕零。

    贾似真则劝道:“小七,你前途无量,不要意气用事。”

    牛三在旁都要哭了,头儿,你就这么希望我死么?

    好在。

    李珏收了钱好办事,态度也坚决,道:“三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他还没摸过婆娘的手呢,我帮他摸,不对,我给他摸,也不对,算了,我帮他砍头。”

    “头儿,以后还有这么硬,砍不动的脑袋,你尽管交给我,不要为难三哥。”

    牛三闻言,惭愧之中又充满了感激。

    还是老七仗义啊!

    贾似真也被感动了,深深地点头,拍了拍李珏的肩膀,道:“小七,老夫没看错你,你是个重情重义、任劳任怨的大丈夫,老夫以你为荣。”

    李珏也重重的点头,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