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38章 医者徐福【求推荐票求月票】
    终于。

    李珏吃光了一桌,想着能走了吧。

    结果姜媚又让人上一桌,李珏继续横扫。

    姜媚又让人做了一桌,眼看李珏又要狼吞虎咽,她赶紧拦住。

    姜媚低声道:“李珏,你吃那么快那么多作甚,没人跟你抢。”

    李珏道:“有人会抢买单吗?”

    姜媚道:“放心,王离请客。”

    李珏眼睛一亮,那要多吃点才行。

    姜媚道:“你别吃了,我把你介绍给公主,是因为她有权有势,你结交好了,就能出人头地,不用干一辈子的刽子手。”

    李珏道:“刽子手挺好的,我愿意干一辈子。”

    姜媚都要哭了,掐了李珏的手臂一把,压低声音,有些委屈道:“那你一辈子不娶我?”

    嘶。

    李珏惊了,这娘们发什么骚?

    王离呵呵道:“姜小姐,我们二人虽然有权有势,但是不是随便塞个人来,我们就要收下的。”

    姜媚道:“李珏很厉害的,他力气很大,不如你介绍给大统领,让他当个统领,如何?”

    李珏和王离同时拒绝。

    王离拒绝是因为,他自己是统领,上面还有大统领,怎么可能给李珏统领,与他平起平坐?

    李珏拒绝,那是他不想失去刽子手这么一个有前途的职业。

    但是。

    王离见到李珏拒绝,也不爽了,竟然不想当统领?他还不想介绍呢。

    便道:“李珏,你不要假意推辞,我知你想,但是我不是谁都介绍的。”

    “但是二小姐的面子也不能不给,她说你有蛮力,这样吧,我也有一身力气,我坐这儿,你能推的动我,我就把你介绍给大统领,不过最后能干什么,看你的造化。”

    李珏不想加入,便想着随便推一下,绝了姜媚的心思。

    便是点头答应下来。

    王离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站在那儿,如同老树盘根,不动如松。

    姜媚给他支招,道:“推他肚子,用尽全力。”

    王离笑了,用尽全力就能推动他了?

    千军万马尚且推不动他,区区李珏,给他推油还差不多。

    李珏偏不,就去推他的肩膀,这样容易卸力,他就推不动了,就不用加入武尉。

    他双手故作用力推去,王离微微一笑,站着不动。

    砰。

    李珏的手才碰到王离,而王离已经倒飞出去,把雅间砸出一个坑。

    外面的卫尉冲进来,让废墟之中的王离喝退。

    姜媚愣住了。

    乐平公主也惊了。

    王离起身,更是心中惊涛骇浪。

    李珏也欲哭无泪,他怎么这么弱,我都收了九成九的力道,还把他给推飞了。

    姜媚愣了一下便是惊喜起来,“成了,李珏你成了。”

    王离有苦说不出,想重来过,又说不出话。

    李珏则道:“我觉得王统领是故意放水的,这不行,我要求重来。”

    王离有些心虚,他方才用尽全力抵挡了,还想震伤李珏呢,结果被推飞,伤了自己。

    不过。

    李珏肯重来,他求之不得。

    姜媚急了,“李珏,这时候了,你还较劲什么?”

    李珏执意重试。

    而王离很快站好,不过他脚步虚浮,身体摇晃,受了内伤。

    别说李珏去推他,就算姜媚去推,也能把人给推翻。

    不过。

    李珏已经准备好了,他这次看似用力,实际轻飘飘的抓住王离的肩膀,面色狰狞的用力去推。

    没动,王离站稳了。

    姜媚和乐平公主都露出了失望之色,果真是王离故意让的,但是李珏太较真了。

    现在推不动人了,也无法成为武尉。

    咔擦咔擦……

    王离此时面色苍白,他被李珏抓着,虽然李珏收了力不推,但是双手却抓着他的肩膀。

    手指上用力,他的肩膀骨头都碎了。

    之所以没倒下,那是因为李珏还抓着他。

    而未婚妻还看着,他不能喊疼,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只是煞白的脸色,让姜媚和乐平公主都敬佩。

    演技太好了。

    李珏收手而回,姜媚拉着他,拿了东西,头也不回的跑了。

    出了老酒馆,来到街角无人之处。

    姜媚眼睛红了,道:“李珏,你为何不肯成为武尉?反正武尉也不是他王离一个人的,效忠的是陛下。”

    “第一次,你都成了,为何还较真,重新来过?”

    李珏则道:“我不能作假,因为我的人品不允许。”

    姜媚愣住了。

    随后蹲下抱着膝盖哭了起来,有些委屈,“呜呜呜,我没想到,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有人品的人,但是,但是有时候你也可以放下真诚,试着变通……”

    姜媚哭了一会儿,想李珏能够安慰她,但是抬头间,却已经不见人了。

    她咬了咬牙,回到老酒馆。

    姜媚发现王离和乐平公主已经走了,地上还有血迹。

    她急忙喊来跑堂,道:“二子,怎么回事,公主遇刺了?”

    跑堂面色古怪道:“不是,受伤的是王统领。”

    姜媚松了一口气,随后又道:“他活该,不对,他怎么受伤的?”

    跑堂道:“俺也不知道,只是知道,他是被两个卫尉抬走的。”

    王家。

    医馆的人从王贲的床前,来到了王离的床前。

    而王家老夫人则是哭天抢地,“我们王家造了什么孽啊,老子被贼人打断了双腿,小子被人捏碎了肩膀。”

    王离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他忽然低喝怒吼道:“李珏那混账肯定是故意的,趁我病要我命,用尽全力捏碎我肩膀。”

    手下人要去报仇。

    王离喝止了,道:“都给我回来,本将好了,要亲自去讨回场子。”

    咕咕咕。

    王离忽然肚子咕咕直叫,老夫人心疼道:“好孩子,你太命苦了,还没吃东西。”

    王离才想起,吃的都让李珏扫了三桌,他愣是没吃一口,不饿才怪。

    老夫人道:“今日下人们在外采购,带回一样美食,好孩子,你也吃一点,会喜欢的,也许心情好了,伤势就好一些了。”

    然后。

    喊人送来了肉夹馍。

    片刻。

    婢女们尖叫起来,“糟了糟了,公子晕过去了。”

    老夫人也惊了,急忙问道:“徐福先生,他怎么晕过去的?”

    医者笃定道:“看公子状态,脸红脖子粗,不是气的就是怒的。”

    老夫人哭了,“几个肉夹馍,不吃就不吃,何至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