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39章 超品二重大宗师【求推荐票求月票】
    老街。

    家里。

    李珏拿不到钱,只好回家,愤愤不平。

    唯一让他有些欣慰的,便是此次终于吃饱了。

    今晚修行,不用挨饿。

    夜里。

    李珏继续闭关打坐,半夜又去老街里做好事,帮人把煞气给吸出来。

    只是很可惜,之前的大扫荡已经清空了大部分煞气,如今这些刽子手身上的煞气都不多。

    这也让李珏无法吸收多少。

    一号房和二号房倒是有不少,他们也都在努力压制煞气,但是李珏对他们二人不了解,听说都是上三品高手,若是贸然前去被发现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

    今夜,李珏打算冒险一番。

    毕竟他距离突破超品二重,只有半步之遥,而他又把钱花完了,没法购买金汤药,修行便是慢了下来。

    此次李珏配置了最大剂量的蒙汗药,然后将衣服反穿,便是打算前去二号房。

    关于这个二号房的主人是谁,李珏都不知道,此人十分神秘。

    近墨者黑让李珏贴墙走,然后翻墙入院。

    二号房子比起李珏的凶宅也不遑多让,这里面煞气浓郁至极,而且地上斑驳血迹,看起来就恐怖。

    布局都差不多,前院后房。

    李珏此次是带来了剑的,如果被发现了,他就杀人灭口。

    还没靠近,李珏忽然皱起眉头,他竟然看到房中黑气缭绕,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个人站立起来,张牙舞爪,头发飞舞。

    有一种梅超风练九阴白骨爪的感觉。

    让他直皱眉头。

    偷偷潜过去,爬在墙角跟。

    忽然。

    房门打开。

    一把刀砍向了李珏潜行的位置,不过李珏却跳开了,而地面则是出现一道深三尺,长三丈的刀痕。

    可见出刀之人,刀法精湛,功力深厚。

    李珏转身欲走,但是屋内的人已经走出来,目光锁定了他。

    看到屋内之人,李珏愣住了。

    竟然是个女人。

    屋内走出来的是一个浑身黑衣,长发飘舞,面容绝美无瑕疵,手持金刀的女子。

    即使那一身黑衣十分宽松,却依旧挡不住那女子的美好身材。

    出来的那女子手持金刀,紧盯着李珏,口吐寒气,道:“你是谁,为何夜闯我家门?”

    李珏压低声音,道:“谁能想到,二号斩武尉,竟然是个女人。”

    唰。

    那女人挥刀,刀光再起,不过依旧被李珏避开。

    女子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李珏笑了笑,通过那女子出刀,他已经知晓她的实力,乃是一品武者。

    只是区区一品武者,他必须要担心。

    便道:“我走错门了,这就离开。”

    女子道:“想走,也没那么容易。”

    李珏笑了,道:“我要走,你还拦不住。”

    女子冷哼,金刀便是斩了过去,而她本人也是欺身而上。

    李珏拔剑,轻易就将女子的刀光给挡下,还把她给逼退,衣服也划破十几道剑痕。

    他这么做,就是希望女子知难而退,而他也好脱身。

    毕竟他可不想引来别人的注意。

    女子随惊,却不肯退。

    李珏一眼就看出,那女子煞气入体,似乎想要借助跟他交手,然后把煞气给逼出来。

    这让他有些心疼,这么多煞气,逼出来可就浪费了。

    “无影剑法,你是荆轲的什么人?”

    女子竟然认出了无影剑法。

    李珏不理她,轻易将她逼退,而她又步步紧逼,他无奈,一拳过去,直接把女子轰的吐血倒退。

    他的肉身已经超品,随便一拳,都不是超品之下能够承受的。

    女子自然是倒地不起,身受重伤,骨头断裂错位。

    李珏欲要走人,结果那女子忽然惨叫一声,竟然晕死过去。

    “出手太重,让她受了重伤,这下子承受不住煞气的侵蚀了。”

    李珏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贼不走空,把煞气都给收走。

    重新进到房间,然后关上门,拿来酒水,倒入蒙汗药,灌入女子的嘴里。

    确认她睡着了,李珏开始上下其手,为她正骨接骨。

    然后又在她身上点了几下,为她压制住伤势,最后便是开始运转养煞术,吞噬她体内煞气。

    煞气入体,李珏身上的气息也在增加。

    一个时辰后。

    李珏的肉身已经超品二重,女子身上的煞气则是消散一空,面色逐渐和缓的睡着。

    李珏本想离开,但是又舍不得这儿的浓郁煞气。

    便是运转先天功,打算把修为也给提升一下。

    又过了一个时辰。

    李珏体内真气奔腾,修为也是到了超品二重,到了大宗师之境,一身通天彻地的功力至少有二百年之多。

    睁开眼。

    李珏却发现面前女子已经不见,而他神识更强了,瞬间发现睡熟的女子在他身后。

    正想起身。

    女子的刀已经放到了他的脖子上,低喝道:“别动。”

    李珏却还是起身,转过头来,与她对视。

    女子有些紧张,但是握着刀的手不曾松懈。

    她抿着嘴,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帮我?”

    李珏一愣,他都打算杀人灭口了,结果这娘们竟然以为他是来帮忙的。

    他也不想滥杀无辜,若是能够引起误会,让他离开,又让女子忘记此事,那最好不过。

    便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看你茕茕孑立,宛若盛开在黑暗之中的傲骨梅花,我不忍你凋零,所以出手相助。”

    女子一愣,抽刀而回,失望道:“世人果真肤浅,只看中皮囊。”

    她又道:“你走吧,我选择当刽子手,就已经不会与寻常女子那般,相夫教子,不是你的良配。”

    李珏眼睛一亮,正合心意,便打算走人。

    女子又道:“等一下,你是隔壁七号房的李珏吧,你有一品巅峰的实力,这件事,我会替你隐瞒的。”

    李珏一愣,没想到还是被认出来了。

    便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女子道:“你穿的是刽子手的衣服,我也喜欢反穿,故而认得,老街的刽子手身形与你这般的,除你再无他人。”

    李珏皱了皱眉头,道:“你觉得我是一品巅峰?”

    女子道:“自然,否则的话,你如何能打败我?”

    李珏竖起大拇指,“你真聪明。”

    随后又道:“敢问你尊姓大名?”

    女子道:“胡蔓,不过平日里老街的人都喊我胡二姐。”

    李珏脱口道:“胡蔓?好名字。”

    便是再次准备走人。

    胡蔓则道:“你离开老街吧,不要当刽子手这个行业了,以你的实力,还有无影剑法,天下必有你一席之地。”

    李珏则道:“我是不会走的,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胡蔓顿时被震住了。

    她苍白的脸上,竟然有些红润。

    霞飞双颊,扭开头去。

    低声道:“我就这么让你爱慕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女子的?”

    李珏愣了一下,特么的,老子舍不得这个职业,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珏道:“不提也罢。”

    胡蔓道:“你今日救我,乃是我救命恩人,我本该以身相许,但我有难言之隐,暂有不便。你先回去吧,以后你我多来往。”

    “我本是铁石心肠之人,今日你救我,将我感化。虽暂时不能以身相许,但是以后,以你马首是瞻。”

    李珏顿时惊了,“为何?”

    胡蔓道:“我娘教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再看李珏的眼神,已经温柔了许多,当真是柔情似水。

    赶紧道:“不,胡二姐,你还是保持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胡蔓道:“喊我小蔓或者小胡便可,还有,你喜欢我高冷么?但是,我娘说,这么对恩人,是不对的。”

    李珏愣住了,古代人思想觉悟真高。

    救命之恩,不是以身相许,就是当牛做马。

    他忽然想到,如果他救了嬴政,不知谁给谁当牛做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