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40章 嫪毐翻车天下知【求推荐票求月票】
    二号房的胡蔓,似乎有点天真。

    李珏不想过多逗留,赶紧离开。

    胡蔓看着他翻墙,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回到房中,她陷入了沉思,“族人让我不要轻易相信世上的男人,但是这么一个为我着想的男人,我不忍不信。”

    “而且他还为我接骨正骨,看了我全身,而娘亲说过,女孩子的身体只能给未来夫君看的。”

    “他不想离开老街,是因为我在这儿么,唉,我不离开是情非得已,会不会连累了他呢?”

    七号房。

    李珏翻墙归来,还心有余悸。

    “想不到二号房竟然是个女主人,也不知道这次不杀她是对是错。”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李珏察觉到自己房中似乎有人。

    神识扫过去,推门而入,果真是姜媚那娘们。

    他顿时抱怨道:“你自己有家的,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来我这儿,影响我休息。”

    姜媚见着李珏归来,有些欢喜。

    姜媚道:“你不喜欢我来?”

    李珏道:“是的,不喜欢。”

    姜媚却没生气,反而叹息道:“我以后会少来的了,我罪行累累,不能连累你。”

    李珏道:“那太好了,最好别来。”

    砰。

    姜媚拍板。

    李珏瞪眼,你还敢给我脸色看了!?

    就要把这娘们扔出门外。

    却见到姜媚拿开手,桌上放了一大块银锭,看分量至少有二十两。

    姜媚道:“你白天来要钱,没给你,我姐让我亲自送来。”

    “看在钱的面子上,你能说一句好话么?”

    李珏道:“小了,别看自己的胸,是格局小了,一句怎么够?我能说一百句。”

    然后就是各种拜年话。

    姜媚也笑了,随口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咸阳宵禁,你出去很危险的。”

    李珏道:“我在老街隔壁房聊天,并未离开老街。”

    姜媚道:“你以后跟他们少来往吧,你的将来是封侯拜相。”

    “刽子手不吉利,而且也不可能做一辈子。”

    李珏笑了,只要有阴阳生死卷,他做一辈子又如何?

    姜媚似乎也不想谈太多星辰大海,否则李珏会有压力,便是转移话题。

    问起他怎么跟王离有矛盾的。

    李珏则是表示,之前跟王离就认识,好像王离并不喜欢他。

    姜媚便道:“难怪我今日看他处处与你为难,哼,这王离就是个纨绔子弟,他配不上你。”

    随后又道:“你也是懂一些医术的,若是你能够把乐平公主的病给看好,那就好了,可惜,宫里那么多太医都做不到,你行么?”

    李珏笑而不语。

    今日见到乐平公主的时候,他就看出她有病在身,算是比较罕见的病症。

    不过。

    他有扁鹊内经在手,还有真气护体,解决这个病症完全没问题。

    只是他与乐平无亲无故,并不想因为帮她,暴露自己。

    姜媚提起乐平公主,便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李珏都有些烦了,想把她赶走,好继续修炼。

    钱都送来了,人还留着作甚,等开饭不成?

    忽然。

    姜媚道:“李珏,给你说个秘密,你千万别告诉别人。”

    李珏听到这话,顿时觉得,这个秘密估计过两天就要满大街都知道了。

    姜媚低声道:“长信侯嫪毐不是太监,他有两个私生子,而且就住在宫中。”

    李珏一愣,面色古怪起来。

    这件事连姜媚都知道了,恐怕很快嬴政也知道了。

    他开始期待,嫪毐翻车,然后他就有机会处斩嫪毐了。

    不过,不会奖励一个大肌霸吧?

    他故作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姜媚道:“很惊讶吧?我偷偷进入王宫的时候,不小心撞见了嫪毐,与两个青年交谈,才知道此事的。”

    她又眼睛发光,一脸八卦,“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生的。”

    李珏道:“宫里的。”

    姜媚道:“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生出孩子,怎么可能是宫里的女人,就算是婢女也不可能的。”

    李珏不想过多解释。

    姜媚今夜话有点多,道:“你想知道我为何进宫么?”

    李珏道:“不想,真不想,你别连累我。”

    姜媚不理,继续道:“我进宫是为了见一个人,她被软禁在宫中,但是始终见不到。”

    “两次都被王贲发现了,第一次受了重伤,多亏你救了我。第二次被追杀,我差点见不到你,幸亏有一个沐浴金光的高手救了我,还把王贲的腿给打断了。”

    说到这里,她又道:“那金光高手恐怕是真人,当真是顶天立地。我一直想找机会感激他,但是从那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说完之后,她又看到李珏发愣,急忙解释道:“我只是单纯的想要感谢高人救命之恩,对他并无爱慕之意。”

    李珏一阵无语。

    关我屁事!

    更何况,那个金光高人,就是我啊!

    姜媚道:“估计也就是那高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以后再无见面的机会。”

    “李珏,说实话,你若是能拜那高人为师,那就好了,你肯定会变得更强。”

    李珏呵呵一笑,拜自己为师?

    眼看李珏不说话,姜媚叹息道:“你别气馁,等我到了真人境界,用真气替你打通经脉,让你也能够修行上乘功法。”

    李珏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姜媚竟然这么替他着想。

    便道:“你若是真的想帮我,就给我多搞点钱来。”

    姜媚道:“你就只知道钱,钱财乃是粪土,钱是万能的么?”

    随后又道:“对了,你上次给我泡的药浴,还有么?”

    李珏道:“有,但是要钱。”

    姜媚脸色一红。

    “大概多少,我让我姐拿给你。”

    李珏道:“一副药二十两,只能在我这里泡,不能带走。”

    他打算白嫖,而且也不打算让金汤药浴外泄。

    在这里沐浴泡澡?

    姜媚脸色一红,随后又板着脸,道:“在这儿就在这儿,你不能偷看。”

    李珏撇嘴,就那两块烧饼,干干巴巴麻麻咧咧,一点都不圆润,他才没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