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42章 燕国国公龟息功【求推荐票求月票】
    忽然。

    狱首怪叫起来,道:“不好了,犯人死了。”

    李珏皱眉,继续狼吞虎咽。

    狱首来找他帮忙,道:“七哥,犯人死了,你快去看看啊。”

    李珏道:“死个犯人就来找我,我很有空么?”

    狱首道:“可是死的是你七号房的犯人。”

    李珏惊怒而起,一溜烟去查看,怒道:“我这么闲,你不早说?不是说他是上三品么,怎么这么容易死了?”

    众人也来查看,还同时恭喜李珏,不用处斩这个犯人,还白吃白喝一顿。

    李珏看向房内躺着的犯人,皱起眉头。

    没有呼吸,甚至他都没听到犯人的心跳,似乎真的死了。

    狱首就要开门进去。

    李珏拦住了他,道:“不用进去,人还没有死。”

    狱首错愕,道:“没有呼吸,他还没死?”

    李珏道:“确实没死。”

    也不解释,而是道:“你的闭气敛息确实很强,就在跟前,却如同死人一般,但是骗不了我。”

    随后拿过一块石子,扔进去,砸中犯人心口位置一个穴道,犯人顿时惊起。

    他皱眉看向李珏,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刽子手,竟然能看穿我的龟息功。”

    众人大惊,李珏竟然是对的。

    纷纷惊叹李珏的厉害。

    唯有胡蔓微微一笑,还有些小得意,她比他们更了解李珏的厉害。

    然而她也不知道,李珏比她想的还强。

    刑场。

    监斩官宣读了犯人罪名,验明正身,便是处斩。

    李珏没想到的是,犯人竟然是行刺嬴政的刺客。

    本以为是个普通闯入宫中的刺客,没想到竟然如此大逆不道。

    犯人道:“可惜没有杀了嬴政狗贼,留着他祸害他国。”

    他咬牙切齿,道:“喂,刽子手,不如你我做个交易,你放了我,我许你荣华富贵。”

    李珏瞥了他一眼,道:“你到阴间去做你的富贵梦吧。”

    犯人怒了,道:“大胆,你不过区区刽子手,我是大名鼎鼎的燕国国公,你竟然敢如此与我说话?”

    李珏愣了一下,没想到这次砍的竟然是个郡公。

    地位不低,奖励估计不小。

    犯人哼道:“我只恨力弱,无法刺杀秦王。”

    “你若放了我,就不与秦王同流合污,你会有荣华富贵。若是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生生世世诅咒你,煞气缠身,不得好死。”

    李珏笑了,这可是好事啊。

    犯人见到李珏笑了,便道:“你答应了?”

    唰。

    斩首令落,手起刀落,人头落地,血撒刑场。

    犯人临死前都不敢相信,李珏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斩了他。

    而他不愧是练了龟息功的,脑袋掉了,竟然还没立即死透,而是口吐人言。

    “我诅咒你,我怨你煞气……”

    李珏见状,还吐了一口唾沫,道:“叛逆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煞气更浓了。

    监斩官廷尉丞对身边官员们纷纷点头赞叹,“东城斩武尉李七,是个忠心耿耿的汉子。”

    众人也是纷纷赞叹。

    贾似真也与有荣焉,不过却有些担心,沙尘是否能承受如此浓郁煞气。

    沙尘果真是煞气缠身,但是他不惊反喜。

    将之默默炼化。

    体内阴阳生死卷铺开,犯人的生平浮现。

    犯人许子清,乃是燕国邯郸国公长子,出生富贵,荣华富贵之余,他也是从小习武。

    因为身份尊贵,便是有无数能人异士争相教导,使得他从小学了一身本事。不过大多都是鸡鸣狗盗的本事,但是他也好运,偶然得到食客奉上的一门修真功法【龟息功】,能够屏蔽气息,宛若死人、影子。

    如此神功,让许子清平日里潜形匿迹,无人能够发现。他试过一次潜入荆轲的房中,偷看荆轲修行,而荆轲却没发现。

    许子清也有天赋,将龟息功给修炼到了小成,十三岁就是三品武者,十七岁成为二品武者,至今二十三岁,快要踏入一品武者行列。

    若非意外到来,他估计能够在二十五岁之前踏入一品,成为燕国真正的高手。

    但是燕国与秦国交战,他的父亲上任国公死在了王翦的手中,而他为了复仇,便是继承国公之位后,便是来了咸阳,伺机行刺。

    不过他一直找不到进入咸阳王宫的方法,直到他假扮食客,混入了嫪毐府邸。他发现嫪毐能够经常出入王宫,而且近期对秦王越来越不满,特别是近一个月,接连派出刺客入宫。而他是三天前那一批。

    许子清潜入咸阳王宫之中,凭借龟息功,如入无人之境。若非嬴政才被荆轲刺杀,如同惊弓之鸟,身边高手如云,处处防备,估计也挡不住他。

    最后许子清被王宫高手打败,废掉手脚,然后被李珏处斩。

    查看了许子清的生平,李珏有些感慨。

    许子清的做法不能说对还是错,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而奋斗,只能说他们都在对立面,否则他很乐意跟许子清这种为了家国而抛弃一切的人来往。

    同时。

    李珏也直皱眉头,“想不到嫪毐惊人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近一个月疯狂派此刻行刺。”

    “看来距离东窗事发已经不远了,或者说嫪毐已经察觉到嬴政知晓他与太后的奸情。”

    看来有机会斩他。

    嗡。

    阴阳生死卷之中飞出一卷功法,正是那门修真法门龟息功。

    李珏翻看一遍,便是小成,再看一遍,就融会贯通,直接大成。

    此时李珏站在烈日之下,默默运转龟息功,将自身的气息都屏蔽,他就像是一道影子。

    然后看向了走远的胡蔓,默默的跟上,从后面伸出手要拍胡蔓,才是惊得胡蔓猛然跳开,并且拔刀架在他脖子上。

    等看到是李珏,她才是松了一口气,收刀而回。

    她略带歉意,道:“抱歉,我没察觉到是你。”

    李珏欣喜,连胡蔓这么敏感而强大的女人,都没发觉他靠近,由此可见这门神功的了不得。

    他笑道:“没事,是我冒昧了。”

    便是转身,打算回去继续摸索这门功法,为他接下来打算做的大事做准备。

    胡蔓道:“李珏,你要回去了?”

    李珏道:“办完事了,当然要回去。”

    胡蔓道:“一起走走?”

    李珏道:“不了,有什么好走的,天气炎热,走一起,热死。”

    胡蔓道:“我请你吃饭。”

    李珏立即跟上,道:“我不是为了吃饭,只是单纯的想跟你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