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47章 嫪毐丑闻天下知【求推荐票求月票】
    来敲门的是牛三。

    李珏道:“啥事?”

    牛三一副发现了惊天大秘密又憋了很久的模样,想要进屋偷偷告诉李珏,却又想起李珏院中煞气浓郁,便是拉着他出门。

    李珏拦住了他,道:“有事在门口说。”

    牛三这才压低声音道:“兄弟啊,你肯定不知道,长信侯嫪毐有儿子,而且是有两个!”

    李珏愣住了。

    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了么?

    看他发愣,牛三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神神秘秘道:“你果然不知道,俺也是今日听来的。原来那长信侯嫪毐乃是假寺人,在宫中不知与谁,偷偷地生了两个儿子。”

    李珏目光闪烁,这件事都人尽皆知了,恐怕距离嫪毐谋反也就不远了。

    便道:“三哥,听我一句劝,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别到处说,否则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牛三道:“那不可能,我就告诉了你一个人。”

    看他的样子,李珏就知道牛三肯定大嘴巴四处说,也许他是第一个被告知的人,但是牛三肯定忍不住会告诉其他人!

    若是如此,牛三恐怕就要大祸临头了。

    便是劝道:“最好如此,否则嫪毐这丑闻,若是被他知道了,肯定要杀人灭口的。”

    “而且嫪毐在宫中生子,那便是秽乱宫庭,陛下肯定不能坐视不管,到时候必定要清算。谁敢嚼舌根,就是打陛下的脸。”

    牛三果真怕了,吓得道:“老七,你也没听到我说啥,赶紧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这几天争取不出门。”

    等他回到院中,李珏不放心,又偷偷潜入进去,在门口用口技学着乌鸦的叫声。

    本来就已经吓破胆的牛三,更是听到屋外的乌鸦叫,更是吓得屁滚尿流。

    “完蛋了,乌鸦叫,没好事。”

    他躺在床上,拿被子盖过头,瑟瑟发抖,看样子今晚是睡不着的了。

    李珏正打算回去,面前却是多了一个人,正是剑圣盖聂。

    此时的盖聂提着剑,站在李珏的面前,眼神复杂带着一丝愤怒。

    李珏当做没看到,转身就要走。

    盖聂道:“你就是李珏,方才那个人才是牛三。李珏,你为何骗我?”

    李珏见到躲不过,便道:“前辈来势汹汹,在下担惊受怕,自然不敢暴露真名。”

    盖聂道:“我与荆轲相约咸阳宫顶交战,如今他身死,只想问他是否有交代,你何必担忧害怕?”

    李珏撇嘴,不担忧才怪,他临行刑前还羞辱了荆轲一把,增加煞气。

    若是让盖聂知道,恐怕会跟他拼命。

    盖聂又道:“本来你我无事,但是你昨日戏弄我,要给你一点教训才行,就在你脸上刻一个【错】字吧。”

    说罢就要动手。

    此时。

    隔壁二号房的胡蔓提着金刀走了出来,警惕的盯着盖聂,寒气逼人。

    盖聂笑了,“你想帮他?”

    胡蔓道:“你若动他,我必斩你。”

    盖聂哈哈一笑,道:“哈哈,就凭你?蝇营狗苟!”

    李珏在旁狂翻白眼,不过是与荆轲势均力敌的区区剑圣而已,狂的没边了。

    看来要找机会,敲打一下剑圣同志才行,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盖聂嘴角挂着笑意,看样子就打算动手。

    李珏赶紧道:“前辈,我想起来了,荆轲确实有些东西要交代。”

    盖聂一愣,这才是被吸引注意力,便道:“他说了什么?”

    李珏道:“荆轲说了,此生以你为挚友和敌手,不能履约,实乃憾事。”

    盖聂长叹一声,道:“果真如此,我也引以为憾。”

    李珏又道:“荆轲还说了,让你不要为难我。”

    盖聂沉默了片刻,道:“这是你自己说的吧!?”

    李珏笑了笑,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

    他又转移话题,道:“其实以你的实力和身份名望,真的要与人切磋,大可以找荆轲的师父襄平。你们二人并称南北剑圣,还没交过手,岂不是很可惜!?”

    果真。

    盖聂被吸引了注意力,皱了皱眉头,随后点头,道:“言之有理,恰好他似乎也来了咸阳,我去也!”

    随后纵身一跃,消失无影无踪。

    胡蔓长出一口气,道:“李珏,他实力很强,你不是他对手,下次别耍他了。”

    李珏笑道:“方才你为何如此护着我?”

    胡蔓脸色一红,道:“你是我救命恩人,我说过要报答你的。”

    李珏面色古怪,这娘们有点意思。

    胡蔓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牵扯,便道:“城内液池荷花开了,听人说很漂亮,我们去赏花吧。”

    李珏转身就走,道:“没空。”

    胡蔓道:“我买了一只烤全羊和一坛将军酿,打算边赏花边吃……”

    李珏再次转身而回,道:“液池怎么走?偶尔赏花陶冶情操也不错。”

    随后走在前面,胡蔓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噗嗤一笑。

    他真是有趣呢。

    城内,液池。

    此时近黄昏,池塘边人山人海,塘面上有人泛舟。

    胡蔓似乎早有准备,请李珏上船,一起泛舟,若非看到船上真的有烤全羊和美酒,李珏早就走人了。

    这破池塘有什么好看的,荷花早就让人采摘的一干二净了。

    要多傻不拉几的人才跑到这儿来喂蚊子。

    船夫划船,胡蔓给李珏布菜倒酒,然后看着荷花和人山人海,以及晚霞,眼神无比的温柔。

    李珏大吃大喝,还瞥了她一眼,道:“你还是高冷起来的好,这样子我不适应。”

    胡蔓道:“我高冷是给别人的,对你,我高冷不起来。”

    李珏道:“你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你知道我比你强,真动手,你可不是我对手。”

    胡蔓噗嗤一笑,随后指着池塘里游弋的鱼儿。

    她笑道:“李珏,你看这些鱼儿多么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啊?”

    噗通。

    李珏将一块骨头扔下去,顿时把鱼儿惊走。

    胡蔓傻眼了。

    李珏哈哈一笑,道:“真是有趣。”

    胡蔓道:“你不喜欢鱼群?”

    李珏道:“喜欢啊。”

    胡蔓道:“你喜欢什么样的?”

    李珏道:“我喜欢清蒸、红烧、香煎……”

    胡蔓沉默了片刻。

    李珏却如同开窍了,开始吹着口哨,他的口技已经登峰造极,很快就把鱼群给吸引过来。

    各色各样,顿时吸引了一大堆目光和惊叫。

    胡蔓也惊呆了,好厉害的口技。

    岸边不少人也为李珏鼓掌,也是对各色鱼群而指指点点。

    船夫是个老叟,笑道:“客人好口技,老夫活了六十多年,也没见过能召唤鱼群的人。”

    李珏笑了笑,直接纵身跳入池塘之中。

    岸边有人惊叹。

    “天啊,那个口技者跳入池中了。”

    “他是要与鱼群共舞么?”

    “太唯美了。”

    胡蔓也是起身,笑了笑。

    李珏在水中腾挪,不到一会儿,他把二十几条肥美的鲤鱼打到了船上。

    然后跳上船,招呼道:“胡蔓,别愣着了,来杀鱼,这几条清蒸,这几条红烧,那几条香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胡蔓愣住。

    船夫笑容僵住。

    岸上的游人也同样是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