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50章 嫪毐造反了【求推荐票求月票】
    胡蔓已经走远了。

    牛三一脸丧气,“完蛋了,被二姐记恨了,我会不会某天走在路上,被她给砍死啊?”

    然后又道:“老七,你们关系不错,二姐似乎觊觎你的美色,如果成了,你可要替我美言几句。”

    李珏甩开他的手,道:“你就别作死了,我的犯人怎么了?”

    牛三道:“你要处决的犯人,来头不小,而且身份不寻常。”

    “乃是一个道士,而且这个道士乃是长信侯嫪毐的食客,最近犯事被抓了。”

    李珏一愣,有些惊讶。

    道士的身份,道士让他没想到,而且还是嫪毐的食客。

    最近嫪毐的人总是出事,莫非谋反在即?

    果不其然。

    他还没走进,就听到七号房里,那邋遢道士正在得意的大笑。

    “哈哈哈,暴秦无道,嬴政无道,你们关不了我几天了,你们也杀不了我的。”

    “咸阳城就要改天换地了,哈哈,是你要斩我?如果识相的,就乖乖的把我给放了,否则,你后悔都来不及。”

    狱首们听了那邋遢道士的话,鼻子都气歪了,进去把人给毒打一顿。

    李珏在旁看着,淡然道:“你的依仗是长信侯嫪毐吧?”

    道士冷笑道:“知道就好。”

    牛三在旁道:“长信侯若是能帮你,你怎会进来?”

    道士哈哈一笑,道:“我帮了长信侯,他不会丢下贫道不管的,看着吧,很快我就能离开了。”

    他掐指一算,故作神秘,道:“不到两个时辰,估计就有人能来放了贫道。”

    牛三和狱首们都是直皱眉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虽然道人是死刑犯,但是处刑前被放走的犯人,也不少见。

    更何况还是长信侯嫪毐的人。

    若是长信侯嫪毐真的能救人,他们方才岂不是得罪了?

    牛三顿时换上笑脸,就要赔笑道歉。

    李珏忽然道:“如果我没猜错,嫪毐是要造反了吧?”

    正得意大笑的道人,笑声戛然而止,眼神惊恐震撼,一脸不可思议。

    “你,你,你怎么会……”

    狱首和牛三也是傻眼了,一脸震撼。

    特别是牛三,赶紧道:“兄弟,别乱说话,诬蔑长信侯,是要同罪论处的。”

    李珏道:“是不是,很快就知道了。”

    他伸出两根手指,道:“如他所说,两个时辰就能知道结果了。”

    “甚至不用两个时辰。”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置信。

    牢房之中,充满了不安。

    狱首跑来跑去,不到片刻便是回来宣布,“廷尉丞大人不在此。”

    众人更惊。

    平日里处决犯人,廷尉丞都要亲自提审,今日不在,实在是奇怪。

    牛三也跑回来了,道:“头儿也不在了。”

    众人更加慌张,如今署有狱群龙无首,他们都面面相觑,而那道人更是笑得开心。

    他狰狞道:“小子,你猜对了,他们估计已经被各地兵卫处决了吧。”

    牛三眼神猩红,虽然他贪生怕死,但是贾似真和廷尉丞对他有恩,听闻可能身死,他终于怒了。

    怒道:“你们别拦着我,我要进去跟他同归于尽。”

    狱首哪里肯给他进去,低声道:“若是真的发生了变数,他是我们的救命稻草。”

    牛三怒道:“这种时候了,你还想自己的身家性命,合适么?”

    狱首认真道:“合适。”

    牛三竟然无法反驳,咬牙切齿,但是冷静下来,他也心乱如麻,不知所措了。

    道士冷笑道:“立即放了贫道,贫道可以宽恕你们,但是,这个小子,不能留。”

    他指向了李珏,得意道:“你们立即把他给杀了,向我表忠心。一旦长信侯成事,你们都是功臣。”

    说完,他便是得意的笑。

    他不认为,署有狱里的人会拒绝他的提议。

    但是。

    他傻眼了。

    牛三和狱首如同看白痴一般看着他,其他狱卒也都是完全不打算照做。

    不过。

    他们也不敢得罪道士了,至少在结果未明朗之前,他们是不敢乱来的。

    只能劝道:“道长,七哥是我们兄弟,给我们一个面子,能不能算了?”

    道士冷笑道:“你们不杀他,你们都要死。”

    噌。

    就在此时。

    在旁没什么存在感的胡蔓拔出刀来,冷漠道:“那我先杀了你。”

    道士大惊。

    众人也惊慌失措,急忙拦住她。

    不过。

    都不敢靠近,而胡蔓的刀横在身前,就足以吓退所有人。

    狱首连忙道:“胡二姐,你别乱来,道长是我们所有人的救命稻草,不能死。”

    牛三也道:“二姐,不要冲动。”

    胡蔓冷漠道:“谁敢动李珏,我就杀谁。”

    众人都愣住了,也有些不可思议,李珏什么时候和胡蔓勾搭在一起了!?

    两人简直黑风双煞。

    道士厉喝道:“你难道不怕死?杀了他,我给你举荐到长信侯身边做事。”

    唰。

    胡蔓一挥刀,一道刀光过去,将道士的一条腿给割出一道口子,疼的他龇牙咧嘴,惨叫连连。

    众人也吓得面皮直跳。

    狱首道:“七哥,求你劝劝二姐,别杀了道长,不然我们都活不成。”

    李珏呵呵道:“你们真的认为,嫪毐那个假太监能造反成功?”

    众人大惊。

    李珏现在还在作死,口出狂言。

    道士怒道:“你完蛋了,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眼看胡蔓又要动手,李珏阻止了她,道:“别杀了,我还要亲自斩了他呢。”

    多好的人啊,道士呢,他还没斩过。

    也许能爆出不错的东西。

    李珏与众人的惊慌失措不同,他此时十分淡定,嬴政乃是真龙,怎么可能被一个太监给害了。

    不过为了防止他这儿被攻陷,他神识释放出去,署有狱方圆百丈,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是怕什么,来什么。

    嫪毐的食客当真是带着人来攻打署有狱,他们要放出犯人,一起攻打王宫。

    狱首很快回来禀报,询问李珏,该如何是好。

    李珏道:“关好大门,绝不能让人进来。如果大门被攻破,把所有犯人都给杀了。”

    然后他转身就走。

    狱首惊道:“七哥,你去哪里,我们离不开你。”

    他们都知道李珏厉害,而且李珏是主心骨,他们自然是不舍李珏离开。

    李珏道:“我去闭关,思考一下对策,都别来找我。小胡,你在这里,若是有人通敌,杀无赦;若是有人攻破大门,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