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53章 妄图控制嬴政一家【求推荐票求月票】
    贾似真吩咐人打开门,收敛同僚尸首,据门而守。

    牛三等人见到贾似真归来,都是欢喜。

    不过看到死伤惨重,又都悲戚无比。

    贾似真道:“此次我们有姜二小姐的加入,署有狱安全了。”

    众人又欢呼起来,纷纷上前拍马屁。

    姜媚可没空理会他们,道:“李珏呢,他有没有事?”

    牛三心里咯噔,暗道不好。

    狱首则道:“他去了休息室,思考退敌良策。”

    贾似真道:“思考个屁,敌人都死光了,让他出来吧。”

    便是带着人,想要去找李珏。

    牛三慌了,连忙挡在休息室门口,道:“不行,老七思考破敌良策,不能被打扰。”

    贾似真道:“人都死光了。”

    牛三道:“还会来的。”

    贾似真道:“来了再说。”

    就把他推开,想要让众人进去。

    他现在必须要让姜媚看到李珏安全,才能把姜媚留下,一同守护署有狱。

    否则真的有敌人来了,他们就必死无疑。

    牛三都要哭了,就要扑过去,死死地挡住门口。

    但是。

    房内传来李珏的声音,“谁啊,这么吵,不是说了我在思考对策么?”

    牛三一愣,不自觉就让开了。

    众人进去。

    果真见到李珏盘腿而坐,正皱眉看着他们。

    牛三愣住了。

    李珏不是跑路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而且,怎么回来的?

    贾似真把外面发生的凶险,告诉了李珏,道:“多亏了二小姐,你快道谢。”

    姜媚见着李珏没事,也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开心,因为自己救了李珏一次。

    正等着李珏上前道谢,她好好地嘚瑟一番。

    结果李珏却道:“如此说来,救了我们的是那个金光高人啊,我们是该好好地感谢他才对。”

    姜媚一愣,想要反驳,又觉得李珏说的有道理。

    有火发不出,一跺脚,道:“哼,亏我还担心你的死活,结果你就这态度。”

    “下次你再遇到危险,我再也不理你了。”

    李珏道:“我说的本来就没错,救人的是金光高人,而人家也救了你,你算哪门子英雄?”

    姜媚气的不行,道:“那我走?”

    然后,一跺脚,真的走了。

    贾似真几人,拦都拦不住。

    最后都跑来责怪李珏,“小七啊,你干什么啊,二小姐是一品武者,没有她,我们怎么守得住署有狱?”

    “你快去把人给劝回来的。”

    “是啊,七哥,外面兵荒马乱的,二小姐在外也不安全。”

    李珏道:“我出去喊她,难道就安全了?”

    众人无语,竟然无法反驳。

    李珏又道:“放心了,没有姜媚,还有小胡嘛。”

    贾似真也醒悟过来,同时幽怨道:“小胡啊,你怎么方才不出来帮忙?我差点死了。”

    胡蔓道:“李珏让我看着这儿。”

    贾似真道:“看什么?”

    胡蔓道:“看着犯人和狱卒,不让犯人被放,不让狱卒投降。”

    贾似真道:“若是犯人逃了,狱卒叛变了,该如何?”

    胡蔓道:“都杀光。”

    嘶。

    众人倒吸冷气。

    贾似真却点了点头,道:“合该如此。”

    同时心里也是一阵无语,姜媚是为了李珏而来,胡蔓也是听从李珏的。

    让他有一种孤独感。

    还好金光高人是为了他而来。

    为国为民?惩奸除恶?

    嘿嘿,我隐藏那么深,还是让高人发现了。

    贾似真想到高人对他的夸奖,忍不住一阵傻笑,把众人给笑的发毛。

    神经病啊!

    李珏听到了贾似真的嘀咕,扯了扯嘴角,吩咐众人赶紧各司其职,严防死守。

    不过也就是做做样子,以他对屠夫和剑豪的生平记忆,就知道长信侯只安排了这一波人来此处。

    再无人手来了。

    众人散开。

    门外。

    姜媚其实没有离开,她只是想吓唬一下李珏,还在等着李珏追出来,让她别走。

    不过。

    李珏没出来,让她更有些不爽。

    只是,即使不爽,她也不敢真的走人。

    担心还有贼人杀来,没有她守护,李珏可能遭遇不测,那她就后悔莫及。

    署有狱之中,牛三靠进李珏,低声道:“老七,你欠我一顿饭。”

    李珏道:“怎么说?”

    牛三道:“你之前不在休息室,你逃跑了,是我替你遮挡了。”

    随后他又笑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供出去的,你要请我吃饭就是了。”

    李珏道:“你胡说什么,我一直都在休息室,你眼花了。”

    牛三懵了,坚定自己没有眼花。

    李珏却坚定他眼花了。

    看到李珏如此坚定,牛三也开始动摇了,嘀咕道:“难道,我真的眼花了?”

    李珏不理会他,而是来到了道士面前。

    淡然道:“你的希望破灭了,丁举和葛山都被杀了,没人来救你了。”

    道士惊慌了,道:“不可能。”

    牛三几人在旁得意道:“确实,我们都在门后看到了,三百食客都死光了。”

    道士惊道:“是谁杀了他们?”

    牛三道:“一个金光高人,绝对是宗师。”

    道士脸色难看,随后又道:“侯爷还会有人来的,你们快放了我,否则你们会死的很惨的。”

    牛三有些慌了,真的还有人会来?

    李珏却道:“嫪毐都自身难保了,还来救你?”

    道士道:“我是他的军师,我这些年帮了他那么多,他肯定要救我的。”

    李珏从丁举等人的记忆之中,知道这道士的身份和作用,确实在嫪毐身边举足轻重。

    他冷哼道:“就是你给嫪毐炼药壮阳,还给……宫里的那一位春药,让她受迷惑,对嫪毐言听计从的吧!?”

    道士大惊失色,虽然李珏没有说出太后的身份,但是言语之间,似乎已经知晓一切。

    他惊慌失措,道:“你,你,你怎么会知道!?”

    李珏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不过你的胆子还真大,竟然还想通过炼药,控制陛下一家。陛下的两个儿子,也被你给毒死了吧?”

    “还有陛下的一个女儿被你下药,已经疯掉了,没有错吧?”

    道士瑟瑟发抖,李珏所说的这些,随便一个都足以让他碎尸万段。

    斩首都算好的了。

    他惊慌道:“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快杀了我,我罪有应得,你杀了我。”

    李珏冷笑道:“当今乐平公主赵姒有疾病在身,也是你下药落法的吧!”

    道士屁滚尿流,瑟瑟发抖,不断磕头哀求李珏赶紧杀了他。

    李珏捏碎了他的下巴,不让他咬舌自尽,同时用分筋错骨手将他的手脚都捏的变形。

    他想要自杀,都不可能了。

    李珏道:“嫪毐很快就要兵败,你就在这个时间里,好好地享受恐惧吧!”

    道士当真是什么都做不了,惊恐万分,身上的负能量越来越多。

    惊恐、愤怒、畏惧、煞气、死气、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