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54章 料事如神【求推荐票求月票】
    道士惊恐绝望。

    负面气息浓郁至极。

    牛三等人都被那浓郁至极的煞气给逼退,一个个惊恐万分。

    赶紧道:“老七,你为何如此戏弄他,到时候斩了他,你怕是要恶疾缠身。”

    狱首也道:“不如把他交给二姐,你换个人砍?”

    胡蔓也来到李珏的身边,道:“交给我。”

    李珏淡然道:“不必多说,此人死有余辜,我手刃了他,那最好不过。”

    “至于煞气负面能量什么的,我根本不在乎。只要我心中坦荡荡,拳拳一片爱国心,那么什么都影响不了我。”

    众人闻言,都是震撼无比。

    狱首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贾似真也忍不住点头,他似乎都没想到李珏的爱国之心,如此浓烈。

    胡蔓这一刻忽然想到,李珏所说的那一句,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也许是真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她。

    不过。

    如此一来。

    胡蔓对李珏更是高看许多,想到那日被李珏看了个精光,还被李珏救了一命,就忍不住脸色一红。

    再看李珏的背影,她眼神逐渐朦胧。

    牛三就在旁边,恰好看到这一幕,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老七兄弟,自求多福。

    片刻。

    众人听到了大街之上传来械斗的声音,喊杀声不断,让他们惊恐万分。

    狱首惊道:“完蛋了,这是大军杀过来了么?”

    其他人也都是瑟瑟发抖,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向了李珏。

    贾似真就在这儿,乃是所有人的头头,但是连贾似真都看向李珏,仿佛他才是众人的主心骨。

    牛三更是道:“老七,怎么办,想个办法。”

    李珏道:“不用想办法,我说过,嫪毐必败。”

    牛三道:“据说嫪毐掌握了城防,还派兵攻打王宫,食客又都是高手,他真的会败么?”

    其他人也都是担心无比,毕竟嫪毐方才就派了人过来,差点把他们都给灭了。

    贾似真也担忧道:“小七,你怎么认为嫪毐必败的?”

    李珏道:“邪不胜正,区区嫪毐,不过是个假寺人,只懂得卖弄车轱辘,哪里是挥斥方遒打天下的大王的对手!”

    众人都不明白李珏这番话的意思,但是也被他给感染了。

    他们更是震撼,李珏到底是对大秦有多么狂热,才会对大秦忠心耿耿,还对王上如此自信!?

    半个时辰过去之后,外面没有了街斗的声音。

    有几个胆大的,透过门缝看出去,外面已经没有了人,只有一地的尸体。

    打斗已经结束,胜负不知。

    他们都在祈祷,希望是大秦获胜。

    李珏其实早就用神念横扫出去,外面的战斗都一清二楚,嫪毐食客完全不是大秦正规军的对手。

    虽然其他的地方无法探知,但是窥一斑可知全貌。

    他已经可以断定,嫪毐必败无疑,而他现在只希望嫪毐别被嬴政派给别人处斩了。

    由他来动手,那才是最好不过的。

    “打开门吧。”李珏忽然道。

    众人大惊失色,惊恐万分。

    牛三道:“老七,你疯了,现在情况未明,打开门,若是贼人冲杀进来,我们如何抵挡?”

    李珏道:“胡二姐在这儿,不足为惧。”

    牛三道:“若是贼人更强呢?”

    李珏道:“贼人要攻打王宫,是不可能派更强的人来此,浪费人手。”

    众人仔细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不过。

    他们还是不敢开门,牛三也是恳求李珏别这么做。

    但是。

    李珏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

    此处临近东门,若是嫪毐兵败,肯定会有残兵败将路过此处,正好抓一些,或者砍杀一些,也能够获得一些奖励。

    最不济也能够让他们东城署有狱露露脸,让上面记住。

    到时候抓了嫪毐和其他犯人,也能够想起他们东城署有狱,然后把犯人给他们处决。

    毕竟咸阳城内四门十二狱,凭啥把主要犯人给他们!?

    必须露脸。

    他自己不想暴露,就只能带着所有人一起露脸,就不会让上面的人注意到他。

    只是,牛三等人求稳,不肯开门。

    噌。

    胡蔓拔刀,砍开了门锁。

    狱首哀求道:“二姐,你不劝劝七哥,怎么还跟他胡来啊?”

    胡蔓道:“让开,你不照做,我砍死你。”

    狱首当真是无语了,你可是我们高冷的二姐,怎么对李珏如此言听计从!?

    女阎王听小鬼的,真是瞎了眼。

    “行了。”

    贾似真开口了,道:“我们都听小七的,他从未错过。而且我们死了那么多人,若是拒门不出,时候也会被追责。”

    “若是我们开门而守,有贼人来犯,我们打杀了他们,也算是有功。”

    既然贾似真都如此说了,他们自然是只能照做。

    打开大门。

    还好,没有贼人。

    他们赶紧收拾同僚的尸体,然后警惕的盯着四周,随时都准备再次躲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

    有一队人从远处而来,吓得他们当即就要关门躲避。

    但是。

    李珏道:“是嫪毐的食客游侠,他们丢盔弃甲,想来是兵败了,我们痛打落水狗。”

    众人盯紧看去,果真是装扮各异的游侠,而且身上多负伤,丢盔弃甲,狼狈而逃。

    他们都看向李珏,眼神之中充满了敬佩。

    牛三最实在,道:“老七,你真厉害,简直是料事如神。”

    李珏道:“其实就是冷静下来思考,如果换了你们,也会猜出来的。”

    众人被夸得脸色一红,挠了挠头的讪笑。

    贾似真也是笑道:“小七啊,你就别谦虚了,我早看出来你不同凡响,果真通过此次事情,可以看出,你是个人才。”

    李珏笑了笑,才只是人才么!?

    游侠们狼狈而来,也发现了署有狱,而且看到署有狱的刽子手和狱卒们正看着他们。

    他们顿时面色狰狞,冷酷的笑了。

    带头的是一个剑客,也有些名气,是嫪毐手中得力高手,二品剑侠,号称北剑的江里鹤。

    他也同样是逃犯,平日里对署有狱的人痛恨有加,不敢招惹。

    如今兵败路过此处,正好杀之泄愤。

    打不过大秦玄甲军,难道还不大过署有狱的小兵?

    北剑江里鹤大喝一声,道:“兄弟们,暴秦无道,这些署有狱的人难辞其咎,我们杀了他们,再逃命去吧!”

    众人吆喝一声,也是一哄而上。

    他们想着,以他们的实力和气势,署有狱的人,估计会害怕的瑟瑟发抖。

    打杀了他们,再把犯人给放出来,制造混乱,他们更容易逃走。

    但是。

    他们,打错算盘了。

    这些署有狱的渣渣,怎么敢也朝他们冲来,而且脸上还带着狂热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