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61章 嫪毐的头号马仔【求推荐票求月票】
    廷尉丞主动介绍,而且表明了李珏的功劳,免得等下一哥不满。

    虽然他是廷尉丞,但是一哥已经是真人,值得他深入结交拉拢,给足够的尊重。

    故而,说话十分客气,表现也周到。

    郭徊和李珏二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众人却觉得,二人第一次见面,似乎有些剑拔弩张。

    毕竟一个是后起之秀,一个是老牌大哥。

    二人也都不交谈,只是点头致意,更像是敷衍。

    廷尉丞连忙道:“你们二人都是我署有狱的肱骨,以后多走动。此次李亭长虽然功劳巨大,但是昔日一哥功劳也不小,我决定,逆贼嫪毐的首级,就交给一哥了!”

    “我反对!”

    廷尉丞话才落下,却没想到传来两声反对。

    他有些不爽。

    但是看清反对的人是李珏和一哥之后,他傻眼了!

    李珏反对有理由,毕竟斩杀嫪毐,虽然煞气浓郁,但是也能够提升自己的地位。

    李珏肯定想上位的。

    但是,郭徊反对作甚?

    他现在才出关,必须要立威,怎么还反对了!?

    廷尉丞错愕的看着一哥郭徊,道:“郭亭长,你反对作甚?”

    他故意叫亭长,就是提醒一哥,别胡闹,这是立威的时候。

    郭徊心中苦涩,他也想扬名立万,也想斩了嫪毐。

    但是。

    李珏昨夜还说过,把煞气和好头颅都让给他,那嫪毐自然也是李珏想要的。

    他不敢不让。

    廷尉丞也道:“李亭长,你反对作甚?”

    李珏道:“在下觉得嫪毐是个祸害,能够斩杀他,肯定能够光宗耀祖。所以,我想手刃了他。”

    光宗耀祖!?

    廷尉丞面颊抽搐了一下。

    这是砍头,你以为是封妻荫子么?

    郭徊此时也开口了,道:“我才突破,体内煞气有些不稳,怕在处斩嫪毐的时候,出了差错。”

    廷尉丞一愣,稍加思索一下,便是把这个差事交给李珏了。

    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不成全不行。

    虽然斩杀嫪毐能够立威,但是怎么都不如自身实力强大过硬,更来的实在。

    一哥郭徊已经是真人,就已经奠定了他的一哥之位。

    李珏是后起之秀,但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两个人都是他的肱骨,既然他们都有了选择,他顺水推舟便是。

    等各自散去,廷尉丞还是上前,与李珏低声说了几句,要与郭徊好好相处的话。

    他是真的怕两人私斗,影响署有狱的团结。

    再然后,又找到郭徊。

    低声道:“郭亭长,李珏是晚辈,虽有些锋芒,但都是为了署有狱,你不要找他麻烦。”

    郭徊心中无语,他敢才行啊!

    随后。

    廷尉丞又拉住郭徊的手,道:“郭亭长,以你的实力,本该高飞的,但是本官正值用人之际,不知你……”

    他怕郭徊跑了。

    毕竟真人可选择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郭徊立即道:“大人放心,在下生是署有狱的人,死是署有狱的鬼。大人对在下有知遇之恩,在下不敢离去。”

    廷尉丞顿时心满意足的笑了,心里美滋滋。

    没想到自己这么有人格魅力,把一个真人给笼络了。

    今日各人都有欢喜。

    不过,也都有任务。

    李珏处斩的还是昨日的道人,至于嫪毐等人,还没有押送来此。

    处刑台之上。

    廷尉丞监斩,贾似真也得了一席之位。

    李珏等人在处刑台之上,验明正身,完成自己的任务。

    那道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惊恐万分,他已经知晓嫪毐兵败,这一日一夜都是惶恐不安。

    如今面临死亡,他更是害怕。

    “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只要别杀我,我把我毕生所学都传给你,求你……”

    验明正身,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道士人头滚落,眼珠子瞪大,似乎临死都不敢相信,李珏竟然如此油盐不进。

    他面目狰狞,“我诅咒你……”

    李珏一脸不屑,一口唾沫吐过去。

    道士的煞气和死气更浓,钻入李珏的身体之中,却被他轻易的炼化。

    肉身,又强大了一分。

    随后,阴阳生死卷之内,道士的生平浮现。

    道士号风尘,出生的时候,克天克地克父母,是真正的天煞孤星,克死了父母,被村里人扔到了山上道观自生自灭。

    结果他运气不错,被一群动物给救了,然后大了一点的时候,道观的道士发现了他,将他抚养长大。

    这个过程之中,风尘道士对于道法十分的不屑,喜欢钻研用药。特别是道门的炼丹之法,让他痴迷。

    而在十二岁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老道士的传承,获得了炼丹之法,便是努力钻研,终于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有所成就。

    而他也是知道了从小被村民们抛弃,他记恨在心,用药毒死了全村的人。嫁祸给他人,然后打着为村民报仇的旗号下山。一路上,却是为非作歹,利用那出神入化的用药手段,干了许多肮脏的事。

    某一日他在勾栏遇到了嫪毐,二人比试雄风,最后他用药都还赢不了嫪毐,二人一见如故,英雄惜英雄。

    最后嫪毐被吕不韦收为门客,也把他介绍进去,为吕不韦卖命。后来嫪毐因为大肌霸被太后看上,封为长信侯,可以招揽人才了,他就主动去投靠。

    跟着嫪毐的期间,成为头号马仔,他帮着嫪毐用药,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毒杀公主,毒杀反对的大臣,毒害其他可能跟嫪毐争宠的男子。

    他还被举荐去为嬴政炼丹,假扮炼丹仙人,带着童男童女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嬴政的面前,只是吕不韦不想看到嫪毐越来越得宠,特意收买了童男童女之中的部分,在御前犯错,害得道人被抓。

    直到他托了嫪毐和太后的关系,才放出来。

    又争取到为嬴政炼丹的机会,却是打算对嬴政下手,配合嫪毐造反。但是被试药的人发觉,从而再次入狱。而这次入狱,就是人头落地。

    叮叮铛铛,轰轰隆隆。

    斩杀了风尘道人,阴阳生死卷也是发出了轰鸣声,作价给了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