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64章 黑玉断续膏和云南白药【求月票】
    李珏并未直接离开黑市。

    此时天光白日,直接回去,怕有尾巴。

    他在黑市之中转悠,确定没有人跟着了,才是打算回去。

    但是。

    他忽然发现了几味用来炼制灵丹的药材,正好可以配合今日天山雪莲和其他名药使用。

    只是他打算购买,却也没有多余的钱。

    而无缘无故的,他也不可能强抢。

    正犹豫之间,李珏眼睛忽然一亮。

    “我也正好会医术和炼丹,不如也炼制一些丹药或者配置一些膏药,用来贩卖,换取所需。”

    他想做就做,找了个黑市客栈,然后买了一口锅,借用了黑市客栈的灶台,便是开始炼药。

    李珏想要炼制的是药膏,毕竟灵丹并不容易炼制,他也试过,怕浪费了药材。

    药膏也有很强的效果,而且制造成本低,却也能卖出天价,可谓是一本万利。

    “江湖中人,大多都是断手断脚居多,肯定更渴望拥有疗伤药膏。之前也有试过贩卖金疮药,但是这类东西太多而且常见,他们不容易辨别好坏,不好卖出高价。”

    李珏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市场,决定制造两种药膏,一种是治疗断手断脚的接骨膏药,还有一种就是治疗刀剑伤势的外伤膏药。

    接骨膏药命名为黑玉断续膏,治疗刀剑伤势的,就命名为云南白药。

    李珏在灶台上捣鼓了半天,加入各种药材,然后配以特殊手法,再用真气加以炼制,控制好火候,才是把黑玉断续膏给炼制出来。

    客栈还有不少人想要用灶台做饭,但是被李珏给包了,让他们很不爽。

    就想要看一下,他到底在做什么。

    结果到后厨一看,就见到李珏似乎在炒制药材。

    所有人都无语了。

    “从未见过有人炒制药材,如此的粗鲁,这般的草率。”

    “他能成功,我把那口锅给吃了。”

    “我把锅里的药给吃了。”

    客栈老板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李珏要做什么,但是李珏拿出胡家的玉佩,他就要配合,把灶台借给他。

    有不少人都是觉得,李珏就是胡来。

    但是有一个人,则是对李珏炒制药材,十分感兴趣,那个人有些年轻,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一身布衣,眼神之中充满了智慧。

    捣鼓了半天,李珏终于是把黑玉断续膏和云南白药都给炼制出来,各弄了两小瓶。

    就这个,已经用掉他不少药材,制作成本高达十两银子。

    当然了,他这里弄的云南白药效果,自然是比前世要好,毕竟是灵药炼制手法。

    用的也是名贵药材,效果好个十倍百倍,完全不是问题。

    制作完成之后,李珏将东西收起来,便是打算拿出去卖掉。

    掌柜的上前,道:“李公子,你要的黑狗血和桃木屑都已经准备好了。”

    李珏拿过,微微一笑,将它们混合起来,装到瓶子里,与黑玉断续膏放在一起。

    他想给钱,掌柜的不收,道:“都是不要钱的东西,怎敢收李公子的?”

    李珏也不客气,但是内心却对胡家玉佩,更加上心了。

    这玩意,好使。

    正打算出去,一直在观察李珏炒药的那个青年上前攀谈。

    他抱了抱拳,十分客气,道:“在下陈平,敢问兄台高姓大名,在下对兄台方才炒制药物,十分感兴趣。”

    陈平?

    李珏面色古怪。

    “阳武户牖乡的那个陈平?”李珏试探道。

    嘶。

    那青年大惊失色,惊道:“兄台何以知在下来历跟脚?”

    李珏笑了笑,还真的是那个辅佐刘邦夺天下的陈平,便道:“哦,我听你口音,知道的。”

    青年陈平惊魂未定,他不相信,口音就能听出他的跟脚,具体到了某个乡。

    李珏抱拳道:“给面子,就叫我李寻欢。”

    陈平也抱拳,“原来是李兄,久仰大名。”

    李珏一阵无语,古人挺虚伪的,听都没听过,就久仰大名了。

    陈平在打量他,而李珏也一直在打量陈平,他能够感觉到陈平体内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他记得年少之时的陈平喜欢黄老之术,又传闻跟鬼谷子学过本事。

    学成之后就行侠仗义,当了游侠。

    李珏能够感应到陈平体内有真气,不过量比较少,恐怕是真人,或者是修行了真人法诀的武者。

    反正,不如他就是了。

    陈平此时内心也是翻江倒海,他有识人之明,体内并无多少真气,但是一双眼睛能够看透很多东西。

    眼前这个人,戴着面具,平平无奇,但是体内仿佛有如渊似海的真气。

    此人之强,生平仅见。

    陈平已经生了结交的心思,便道:“李兄,能否一起找个地方喝一杯?”

    李珏道:“我没空,还要把手里的药膏给卖了,换一些药材回去。”

    陈平一愣,豪气道:“李兄开个价。”

    李珏伸出一根手指,道:“一瓶一百两白银,不还价。”

    黑玉断续膏和云南白药,他都只各自炼制了两瓶,一共四瓶,卖掉能有四百两,合情合理。

    当然了,他总成本才十两银子。

    陈平闻言,哈哈一笑。

    也只是哈哈一笑,再无下文。

    李珏还等着他开口买下呢,结果是个装逼货,没钱的穷鬼。

    还好他是卖黑玉断续膏,若是在卖切糕,问价还不买,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何那么红。

    陈平有些尴尬,便是给李珏指了一条,让他前去贩卖。

    而他自己也是跟上。

    客栈的人见他走了,都是摇头。

    “疯了,他疯了,一瓶破药,竟然要一百两,怎么可能。”

    “普通人一家全年都赚不到几两银子,他还想要一百两?”

    就在这时,有一个长须中年文士路过,闻听众人对李珏离开的背影,指指点点,还提到了药,顿时来了兴趣。

    他问道:“各位有礼了,敢问何药,卖一百两?”

    众人七嘴八舌也说不清,还是掌柜的出面解释了一通。

    那文士又去灶台查看了一番,见到有一些黑玉断续膏残留,他用手指抠了一些出来。

    简单查看一下,他顿时脸色大变。

    “嘶!”

    “好强的药效,这个若是分量足够,别说一百两,一千两也值得。”

    他连忙道:“掌柜的,那人往哪里去了?”

    掌柜的指了条路,那中年文士赶紧追上去。

    众人都傻眼了。

    “哈哈,那人是傻子吧,他竟然说那乌漆嘛黑的药膏,值一千两?”

    “开玩笑,他们是一伙儿的。”

    掌柜的摇了摇头,道:“你们不认识方才那个文士?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药王徐福啊!”

    嘶。

    徐福!?

    既然是他认可的,那么那个药,真的值得。

    众人一时之间,懊悔不已,仿佛错过了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