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65章 陈平与徐福【求推荐票】
    黑市药街。

    这儿有不少人,都在贩卖药材和各种药物。

    竟然也有人在贩卖丹药,不过以李珏的眼力,一眼看出,有不少是滥竽充数的,但是也有真品的。

    只是要价都非常高,还不如他自己买药材回来炼制。

    陈平道:“李兄,你可以在这儿摆摊叫卖。不过一百两一瓶,恐怕需要十天半个月,才可能卖出去。”

    其实他这么说算是客气的了,不过一瓶小玩意,卖这么贵,也许一年半载也卖不掉。

    李珏点了点头,拿出一块破布铺在地上,就放了一瓶云南白药和一瓶黑玉断续膏。

    就开始叫卖。

    不得不说,他开口要一百两一瓶,果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但是,当众人看清卖的东西如此小瓶,就巴掌大,而且还是治疗刀剑殇和接骨的药膏,却卖一百两,他们都怒了。

    “穷疯了吧?”

    “就这点东西,卖一百两?”

    “一两银子能买到比你这大三倍的金疮药了。”

    “断骨了就自己接骨,擦点跌打药就好了,你还卖一百两?”

    众人摇头,差点就用口水把李珏给淹没了。

    陈平退到一边,明哲保身。

    看似站在李珏这边,但是又离开了一步,仿佛是与群众站在一起,指责李珏。

    李珏道:“我开价,你们觉得不值就不买呗,干嘛骂人?”

    众人还是很气愤。

    “你这是胡闹,浪费我们时间。”

    “没见过你这么坑人的。”

    “我们见义勇为,看不下去,指责你几句,难道不行?”

    李珏十分无语,正打算用黑市的方法,拔剑把人给赶走。

    却是见到有一个贵气逼人的中年人靠近,把众人都给清退。

    众人很怒,不过看清此人身份,顿时献媚赔笑。

    “吕公,你怎么来了?”

    此人一缕小胡须,正是相爷吕不韦的买办管家,专门为吕不韦购买奇珍,囤积居奇的。

    吕不韦富可敌国,他功不可没。

    人称,吕公。

    吕公点了点头,道:“都在吵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为他解释了一通。

    吕公上前,道:“你这金疮药,就卖一百两?”

    李珏笑道:“吕公是识货的人,当看出这不是普通金疮药,寻常刀剑伤了,用普通金疮药,需要一年半载才能好利索,而且还会留疤。”

    “但是我这个云南白药只需要撒一点上去,顷刻止血,片刻结痂,三刻就会血痂脱落,皮肤如新。”

    众人大骂,说李珏胡说八道。

    “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神药?”

    “骗子,你是骗子。”

    吕公也拿捏不定,道:“当真有如此神奇?”

    李珏道:“还不止呢,若是被强者用剑气刀气所伤,寻常金疮药根本无用,用我的药,同样能够起到方才所说的效果。”

    吕公见他越说越神奇,已经心动了。

    他是见多识广之人,看出李珏不是开玩笑,必定有过人之处。

    便是起身,道:“既然如此,你可愿意验明真伪?”

    李珏道:“如何验明?”

    吕公喊来方才叫嚣最厉害的那个泼皮,那泼皮立即点头哈腰,“吕公,有什么能帮到你?”

    吕公拔剑,在他的手臂上划了一剑。

    嘶。

    那泼皮疼的龇牙咧嘴,但是却不敢反抗。

    吕公面无表情的拿起云南白药,撒了一点上去。

    众人顿时见到,那伤口果真是顷刻止血,片刻结痂,三刻就开始脱落,皮肤如新。

    嘶。

    效果竟然恐怖如斯。

    泼皮傻眼了,还摸了摸自己伤口的皮肤,觉得有点痒,但是很快就没事了。

    他惊喜道:“没事了,这药真神奇。”

    吕公扔了一钱过去,那泼皮接过,接连道谢。

    随后。

    吕公将云南白药收起来,然后拿出一张纸,扔给了李珏。

    淡然道:“我要了,这是吕氏钱庄的百两银票,朱雀街就有兑换之处。”

    李珏道了谢。

    吕公又道:“还有多的么?”

    李珏摇头。

    吕公略微失望,然后看向剩下的那瓶黑玉断续膏,道:“何用?”

    李珏道:“专治跌打损伤和接骨,名为黑玉断续膏。”

    吕公道:“也是一百两?”

    李珏道:“是的。”

    吕公道:“我也要了。”

    “且慢。”

    就在此时,徐福紧赶慢赶而来,连忙抱拳道:“吕公,可否将这瓶黑玉断续膏让给老夫?”

    吕公道:“徐先生想要,但是我也想要。”

    徐福道:“这是老夫给王将军买的,大秦征燕在即,王将军还在病榻之上,急需此神药。”

    吕公道:“那我可不管,徐先生若是想要,到时候找相爷买就是。”

    二人争执不下。

    但是,也都忌惮彼此的身份,不敢胡来。

    周围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人看着那瓶黑玉断续膏,眼神闪烁。

    陈平在旁见了,也都心惊不已。

    本来无人问津的膏药,竟然被两位大人物争夺,真是大开眼界。

    他犹豫了一下,挺身而出,道:“二位,不如听小子一眼。”

    众人顿时看向他。

    吕公道:“黄毛小子,为何听你的?”

    陈平道:“我是李兄的朋友,他卖东西,你们都想要,而我们又都得罪不起,不如给你们一个解决的办法。”

    吕公道:“既然如此,说来听听。”

    徐福也是点头。

    陈平再看李珏,才是缓缓道:“不如,价高者得。你们二人谁出钱多,就给谁。”

    众人叫好。

    李珏也是心中为他叫好,正该如此。

    吕公道:“那我加十两。”

    徐福咬牙道:“老夫一百二十两。”

    二人你来我往,互相较劲,最后吕公加到了二百两,才是停下。

    吕公笑道:“徐先生,承让了。”

    徐福道:“吕公,真的不肯割爱么,这对王将军有大用。”

    吕公道:“我也有用。”

    随后拿起那瓶黑玉断续膏,然后再拿出两张银票,扔给李珏,便是哈哈一笑,转身准备离去。

    徐福叹息一声,无奈道:“天亡王家啊。”

    李珏起身,笑道:“徐先生说笑了,你方才竞价出到了一百九十两白银,现在是否还愿意?”

    徐福道:“可惜,只有一瓶。”

    李珏再次拿出了一瓶黑玉断续膏,笑道:“正巧,我这儿还有一瓶。”

    徐福大喜,赶紧给钱,拿过药膏。

    吕公闻言,回头,怒道:“你不是说只有一瓶么,怎么还有?”

    物以稀为贵,这多出一瓶,他手里的价值就弱了几分。

    李珏道:“云南白药只有一瓶,这个有两瓶啊!”

    吕公沉着脸,盯着李珏许久,忽然笑了,“是个人才,你可愿意到吕相门下做事?”

    李珏自然是拒绝的。

    吕公道:“可惜了。”

    便是转身离去。

    但是还没走远,他便是对身边的人吩咐,道:“我看那人身上还有两个瓷瓶,都夺来。”

    “还有徐福的,也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