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66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求推荐票求月票】
    东西卖完了,还剩一瓶云南白药,李珏不打算卖了。

    留来以备不时之需。

    怀揣着三百两银票,他也没去兑换,而是直接在黑市之中用来购买药材。

    三百两如同流水一般,很快就让他花掉。

    而他又多了一个背包,装满了名贵药材。

    就在他打算离开黑市的时候,面前被人给拦住了。

    陈平惊道:“李兄,他们是方才吕公身边的人,打算黑吃黑。”

    来带蒙头遮面,但是陈平还是认出了。

    倒是让李珏有些惊讶,道:“你如何认出的?”

    陈平道:“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有识人之明,自然是认得出。”

    李珏赞叹,这能力不得了啊,当个私家侦探都饿不死!

    蒙面人伸出手,道:“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饶你不死。”

    而在此时,旁边巷子,也发现抢劫事件。

    另外一伙人,也打劫了徐福。

    不过。

    徐福这边明显不好惹,身边有追随者,而且徐福擅长用药,轻易就把这些人都给毒倒。

    追随者想要去揭开这些人的面巾。

    徐福道:“不必了,他们的身份,我知道,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然后拿着东西,快步离开。

    蒙面人眼角余光,看到了街尽头的徐福等人,已经离开,就知道另外一伙人已经失败了。

    他这里,绝对不能失败。

    “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老子是东海道上的好汉,我们跟的是季布大哥。”

    季布!?

    嘶。

    陈平头皮发麻,解释道:“季布此人神勇无比,在游侠之中素有名望,传闻得千金不如季布一诺,此人神勇而且重义气。”

    “他的手下都是悍勇之辈,看来这些人不好惹。”

    李珏道:“确实不好惹啊,十几个人,最弱都是三品武者,还有一个一品,两个二品。果然,游侠之中才是高手最多的行列。”

    陈平道:“不如,我们开溜?”

    李珏道:“不必,跳梁小丑而已。”

    那些人怒了,“竟然敢看不起我们?找死!”

    便是愤怒要动手,周围不少人都在看热闹,却没有一个人打算帮忙的。

    甚至还有人想要趁机落井下石呢。

    陈平咬牙,拔剑道:“看来,我只能出手了,我对付那个一品,你找机会突围。”

    但是。

    话才说完。

    李珏手中多了几把飞刀,咧嘴一笑,“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唰唰唰。

    飞刀所过,倒下了七八个人。

    李珏又拔剑,辟邪剑所过,所有蒙面人都倒下了,无一生还。

    这些人,都有案子在身,让李珏也获得了不少奖励,都是一些拳脚功夫和下三滥的手段。

    譬如开锁、撬门、挖人坟。

    李珏收剑而立,随后朝陈平抱了抱拳,笑道:“今日幸会,告辞。”

    然后纵身一跃,离开了黑市。

    只是留下了傻眼的陈平,以及其他黑市众人。

    好强。

    此人,好恐怖。

    一品高手在他手中,如同蝼蚁一般被砍瓜切菜的打倒。

    从此刻开始,小李飞刀李寻欢的名字,在黑市之中传开。

    吕公得知此事之后,怒的砸了一张桌子,同时也有些惶恐,折损了一个一品高手,怕吕不韦追究责任。

    毕竟。

    吕相可是说过,最近正是用人之际,高手必须足够多。

    李珏离开了黑市,便是七拐八拐,乔装打扮,回到老街。

    把东西往床底下一扔,便是打算准备一下,好开始炼丹,毕竟已经天黑了。

    但是。

    他伸手往腰间摸了一下,顿觉不对劲。

    云南白药和黑狗血的瓷瓶,都不见了。

    “草率了,被人给偷了!?”

    李珏直皱眉头,仔细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才想起来一件他都忽略的事情。

    那便是被蒙面人围攻之前,他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有人靠近了他一下。

    那人似乎是个道人,他还以为那是路人。

    当时他心思都在药材和钱上面,没注意到瓷瓶不见了。

    李珏有些懊恼,“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黑市真是险恶之地,竟然玩黑吃黑,天下黑吃黑之人,都该死!”

    然后。

    他拿出了天山雪莲,以及其他配药。

    准备炼制一些灵丹妙药,辅助修炼。

    而此时。

    化作道人模样的凌虚子骊山狼王,已经带着两个瓷瓶,得意洋洋的出了咸阳,回到了骊山。

    群狼立即围上来,打听情况。

    之前受伤的三头狼人更是迫切,他们此时身上都带伤,而且伤势有逐渐严重的迹象。

    凌虚子除了进城会一会李珏之外,也是为了买药。

    他便是把在城内黑市发生的一些事,给说了出来,主要说到李珏买药的情况。

    众狼都大惊失色,震撼万分。

    受伤的白狼连忙道:“大王,当真有如此神药?”

    凌虚子笑道:“当然了,我还偷了那人卖剩的两瓶,带了回来,而他一无所知。”

    众狼都是欢呼不已。

    白狼更是感动的哭了,他伤势最重,也是恨意最大,最渴望恢复。

    凌虚子便是拿出了两个瓷瓶,一个倒出来一看,正是云南白药。

    他笑道:“这便是那个云南白药,价值一百两白银,平日我们的爪子划伤的口子,撒上一些,顷刻就恢复如初。”

    众狼再次欢呼狼啸,激动不已。

    平日他们也与其他妖类争地盘,受伤在所难免,有如此神药,自然是欢喜。

    凌虚子又拿出另外一个瓷瓶,道:“这个估计就是那个黑玉断续膏,对于接骨正骨有奇效,小白,我来帮你试试。”

    白狼很荣幸,感动无比。

    凌虚子便是将那瓷瓶里的东西倒出来,在白狼肿胀的错位伤势之上,涂抹均匀。

    滋滋滋。

    结果。

    白狼的皮肤开始冒烟,疼的他如同烈火焚烧。

    他惨叫起来,“疼死我了,这,这,这到底是什么?”

    凌虚子鼻子动了动,闻出了味儿,惊怒道:“嘶,竟然是黑狗血和桃木灰。”

    “这不是黑玉断续膏,该死,那个卖药郎坑死我了,我与他不共戴天!”

    骊山深处映月潭一片狼啸。

    李珏却不知道,他已经被狼群给恨上了。

    经过一夜的炼制,他用自家的石锅,炼制出了一批丹丸,都是吃了能够增加力气,或者增加真气的玩意。

    当然。

    还有一些驱邪、解毒、疗伤的特殊丹丸。

    分量比较少,他也就炼制一点以备不时之需。

    云南白药和黑玉断续膏,他也都再炼制了两三瓶备用。

    搞定了这些,他捏起一粒特制的大力丸,一口吞掉,顿时觉得体内力气增大了一些。

    不过。

    他本身力气就奇大无比,肉身强大。一粒两粒大力丸,增幅有限。

    他直接把所有大力丸都给吃了,顿时觉得体内有充沛无比的力量,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肉身也是在刹那,突破到了超品四重。

    之前徘徊许久,不曾突破,如今,总算突破了。

    随后。

    李珏又捏起一粒筑基丹,这是灵丹,他花了几百两白银购买的药材,配合天山雪莲,才炼制出这么一粒。

    可以说这枚丹药最贵,也是最废他心神。

    李珏直接吞服,体内真气瞬间奔腾如大江翻滚,真气瞬间暴涨数百年功力。

    先前有七八百年的功力,不曾踏入真人四重。

    如今。

    他功力暴涨到了一千二百年,而他在拥有一千年功力之时,就到了真人四重境界。

    而如今有一千二百年,算是稳固当前境界了。

    李珏迎着朝霞,长出一口气。

    一夜的辛苦没白费,几百两白银和黄金,换来的药材,也都物尽其用。

    他突破了。

    肉身超品四重。

    修为真人四重。

    如今的他,应该是能够真正做到以龙象之力,力拔山兮气盖世。

    真气奔腾可踏天空而如履平地,而不再是凌空虚度一段距离。

    李珏起身,打了一套横练长拳和蒙家拳法。

    随后便是出门去点卯,依着他算计,今日该问斩嫪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