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68章 自身难保【求推荐票求月票】
    李珏本想撕了那张通缉金光无名高人的通缉令,但是忍住了。

    通缉的是金光高人,跟他李珏有什么关系?

    但是。

    眼尖的李珏,忽然发现通缉令里面,还有一张熟悉的画像。

    上面一个英朗男子,戴着半截面具,遮住了额头和鼻梁,只能看到嘴巴和下巴,头发散乱,风流不羁。

    此人正是他假扮的小李飞刀李寻欢。

    通缉令上悬赏李寻欢三百两白银,理由是当街斗殴,打杀十几人。

    李珏忍不住了,道:“这个李寻欢是何许人也,为何也通缉他?”

    郭徊和胡蔓都愣了一下,既然你不认识,何必如此激动?

    不过。

    郭徊还是解释了,道:“李寻欢是最近冒出来的人,据说他昨日在朱雀街黑市,盗走了王宫的贡品天山雪莲,还当街打杀了采购药材的相府食客十余人。”

    他拍了拍通缉令,道:“你知道的,吕相掌握廷尉,当晚就火速下发了通缉令。”

    李珏面颊抽搐,以后李寻欢这个角色要少用才行了。

    不过。

    通缉的是李寻欢,跟他李珏有何关系?

    李珏又放开了,便是不做理会,而是回到小房间,挑出了今日他要处斩的犯人。

    其余人,其实他也舍不得交给别人,但是有的是今日问斩,就必须分派下去。

    若是能拖,他就拖到都给自己。

    李珏从众多犯人之中,挑出了一个大官。

    这个大官不得了,乃是王宫的中车府令薛安,而中车府令太仆本是掌管皇家车马的。

    能够在这个位置上的,都代表了是王上的亲信。

    毕竟能够掌管王上的车驾,几乎就能够掌控王上的生死,非亲信不能担任。

    薛安却算不上王上的亲信,他是嫪毐安排上去的,由太后特意提调,嬴政不得不答应。

    此次嫪毐造反,薛安自然就被牵连。

    李珏来到了七号房。

    薛安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面白无须,本来雍容华贵的姿态,此时却有些狼狈。

    因为他本身是个大官,加上他是太后提拔上去的,谁也不知道他是否还会被起复。

    故而。

    狱首和贾似真都不敢真的折磨他,反而是给他好酒好菜招待着。

    估计直到押上刑场那一刻,才会放松。

    此时。

    李珏在此,就看到狱首对中车府令薛安,十分的客气,甚至是点头哈腰。

    薛安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依旧从容。

    脸上带着傲气,掩饰住了眼神之中的恐惧,他在饮酒吃肉。

    如果没估计错的话,这应该是他最后一顿。

    看到李珏来了,再看一眼佩刀,就知李珏是刽子手,很可能还是处斩他的。

    便道:“你是何人?”

    狱首抢白道:“回薛大人,他是我们署有狱的亭长李珏,你所处的,是他的牢房。”

    薛安点了点头,道:“呵呵,这么说,你要斩我了?”

    狱首连忙道:“大人,误会了,你劳苦功高,太后一定会来救你的,我们只是照章办事而已。”

    薛安笑道:“你还算懂事。”

    随后招了招手,道:“李亭长是吧?你来,给本官倒酒。”

    李珏道:“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如此嚣张?”

    薛安脸色大变,眼神闪过一丝惊恐。

    但是。

    面上却大怒,“胡言乱语,你可知罪?”

    狱首也吓了一跳,连忙道:“七哥,别胡说啊,他是大儒。”

    他起身,拉李珏到一边,低声解释道:“这人很有来头,他是儒家巨子门生,而且还是太后提拔上去的。如今受到嫪毐的牵连,但是谁知道太后会不会救他。”

    “若是太后提了一嘴,他起复之日,就是你我完蛋之时。”

    李珏冷笑摇头,她知道的,太后也完蛋了,从此以后只能在冷宫之中过一辈子。

    嬴政是不会见她的,而她都自身难保,怎么可能保得住薛安。

    更何况。

    薛安负责嬴政车马,肯定被嫪毐策反,必定深度参与其中,嬴政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没有车裂腰斩,已经很仁慈了!

    薛安想离开,那是白日做梦。

    狱首却不知道这些,因为世人只知道嫪毐造反,并不知其中缘由,更不知与太后有牵扯。

    李珏道:“你听我的,薛安必死无疑,今日上面的文书,让我斩他,他活不了。”

    狱首还是担忧,道:“太后那边……”

    李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听说过嫪毐有儿子的事么?”

    狱首连连点头,“听说,有两个儿子,但是不知与谁……嘶,不,不,不会吧?”

    他吓得差点尿裤子,惊恐倒退,骇然若死。

    李珏拍了拍他的后脖子,道:“这事你若是敢说出去,恐怕改日就是我斩你的脑袋了。”

    狱首连忙捂住嘴,摇着头,惊恐万分,支支吾吾,“不不不,不会的,我绝不会说出去……”

    李珏又换上笑脸,道:“现在,你相信,他必死无疑了么?”

    狱首哪里还不明白,只要李珏说的是真的,那么薛安必死无疑。

    只是。

    这是真的么?

    连日来,李珏所说之事,句句属实,让他已经对李珏十分信任。

    李珏所说的,就是真的。

    狱首又为难道:“即使如此,为了以防万一,不理会他便是,何必说得如此难听?”

    李珏道:“你方才已经对他献媚,更是好酒好菜招待,若是传出去,必定为上所不喜。我这是替你挽回,你要珍惜。”

    嘶。

    狱首大惊失色,头皮发麻,冷汗直流。

    薛安若是真的罪大恶极,无法挽回,他这般趋炎附势,肯定会清算。

    故而,后怕不已的狱首,便是换了一张面孔。

    他先是给李珏抱拳道谢,点醒了他。

    随后来到薛安面前,再看薛安还是一副故作从容,趾高气扬的模样,他就后怕不已。

    幸亏李珏点醒了他,否则他就要被连累了。

    中车府令薛安见他们二人窃窃私语完了,还是狱首来此,便道:“不用道歉,我不会原谅他的,等本官出去了,你会有前途,但是他一个小小的亭长,这辈子是完了。”

    “来,给本官倒酒,你很有前途。”

    砰。

    谁知道。

    话才说完,狱首一脚踹翻了桌子,酒肉撒了一地。

    “倒酒?”狱首狰狞道:“老子让你喝尿!”

    他立即扑上去拳打脚踢,把薛安给打的鼻青脸肿,惊恐万分,接连求饶。

    他才是停下,却还不解气,接下裤子,尿了薛安一身。

    薛安惊恐之余,还不忘威胁,“你,你,你完了,你敢羞辱本官,等本官出去,让你永远都尿不出来!”

    狱首吓得颤抖了一下。

    而此时。

    外间来了一个人,正是吕不韦,他带着廷尉丞蒙大人,以及贾似真等人,一同出现。

    吕不韦是廷尉,嫪毐是他献给太后的,已经为嬴政所不喜。

    此人也与他有些干系。

    故而。

    处置造反派,他必须要干净利落,不被牵连,挽回形象。

    其他的人还好说,这个薛安是中车府令,位高权重,必须他亲自监斩,才放心。

    一进来,就看到狱首在打薛安。

    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这狱首会来事。

    薛安见到吕不韦来了,他曾经也与吕不韦来往甚密,故而赶紧求饶。

    “吕相,救我,救我啊,是王上赦免我了么?”

    砰。

    吕不韦一脚过去,将薛安踹回去,道:“赦免你?造反罪名,罪不容赦,今日本官亲自监斩,谁来斩他?”

    李珏立即出列,道:“回禀吕相,是在下。”

    吕不韦一眼认出李珏,就是那日拒绝自己的人,有些不喜。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办的漂亮点,否则拿你是问。”

    随后验明正身,押赴刑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