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 第69章 斩大儒【求推荐票】
    狱首早已吓傻,瑟瑟发抖,惊魂未定。

    “七哥救了我啊,还好我听了七哥的话。”

    狱首在李珏跟出去的时候,赶紧拉住他,矮了一截,道:“七哥,你救了我,以后但有吩咐,小弟万死不辞。”

    刑场之上。

    吕不韦亲自监斩。

    廷尉丞蒙大人和贾似真等人陪同,李珏亲自处斩。

    死到临头了,薛安还是不甘心,他不断叫屈。

    “吕相,我并未谋反啊,嫪毐之事,我一无所知。”

    “求吕相跟王上求情,我从未谋反,也没有任何忤逆之心,一心只想报答王上的知遇之恩。”

    吕不韦可不理会那么多,让人宣读了他的罪状,随后看了看时辰,吩咐各人处斩犯人。

    李珏这边,则是亲自扔下了令牌。

    “时辰到,斩。”

    李珏看了看日头,拔出刀,摘了薛安的名牌,将他摁到断头桩之上。

    薛安已经吓尿了。

    他赶紧求饶,“小兄弟,小兄弟,你放了我,本官家里诗书无数,只要你放了我,我就把它们都送给你。”

    “你不要觉得无用,虽然你未必看得懂,但是本官家里的诗书每一本都是孤本,乃是无价之宝,随便一本都价值千金。”

    “你放了我,你我浪迹天涯,本官把书送给你,从此以后你荣华富贵一辈子。而且,你还会得到我们儒家的尊重,你会……别,别,别杀我!”

    中车府令薛安惊恐万分,哀嚎求饶。

    但是。

    李珏依旧是收起刀落,他便是人头落地。

    砍了他,吕不韦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哼道:“酸儒误国,虽然嫪毐之事,你未必就亲自参与,但是出事之后,还敢来觐见王上,让他下罪己诏,你那就是找死!”

    随后便是甩袖离去。

    李珏脑海之中,已经浮现薛安的生平。

    薛安此人从小生活在孔孟之乡,跟随孔圣人世孙孔捷学习儒家礼法,七岁便是已经把【论语】倒背如流,九岁的时候,更是把四书五经都给烂熟于心。

    他的读书天赋非常了得,对于儒家的理解也是超乎寻常,是儒家巨子孔捷的得意门生,视为接班人。

    不过十六岁的薛安乃是个官迷,他觉得安安静静的读书已经无法满足他了。平日里在孔孟之乡,顶着儒家巨子门徒的头号还好使,离开孔孟,就不被承认。

    他就发誓,一定要当官,而且要当大官。他就开始学习孔夫子周游列国,但是从十六岁走到三十六岁,他都没有投靠到一个好君主。

    四书五经反而落下一些,而他的车马技术却反而越来越好。到了后来,他来到了大秦,本以为能够混个一官半职,但是却发现大秦不崇尚儒学,他只能隐瞒自己儒家的身份。

    又经历了一些苦头之后,他学乖了,自降身份去投靠了势力庞大的嫪毐。嫪毐本身没文化,又最喜欢卖弄文化,时常将他带在身边,最后遇到了机会,就要把他安插在嬴政身边,当一颗棋子。

    便是经由太后的手,把他安插在嬴政身边,当了中车府令。这是给王上掌管车马的,如同后世的仪仗队。不过只是嬴政一个人的仪仗队。

    也算是一个大官了,但是薛安的才学无法得到施展,这让他很是不忿。便是在这期间,也不断地与吕不韦靠近,毕竟吕不韦在编撰【春秋】,他觉得吕不韦是个爱书之人,与他相似。

    他与吕不韦结交,一来二去,也就相熟了。但是薛安发现吕不韦也只是一个沽名钓誉之辈,就十分看不起。不过他很懂,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吕不韦食客打算借书参考,编撰春秋的时候,他就不配合。

    吕不韦很生气,就渐渐地疏远了他。而到了嫪毐造反的时候,薛安其实并未配合,甚至与嫪毐划清界限。让嫪毐一气之下,杀了他全家,还表示事成之后,会清算他。

    薛安很害怕,惶惶不可终日。好在嫪毐失败了,他松了一口气之余,却打算借此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便是上书嬴政,让嬴政下罪己诏,宣布此次事情,虽然嫪毐造反,但是牵扯到了太后,而嬴政处置此事不妥,该宣布是嬴政的错。

    建议提上去的时候,嬴政才摔死嫪毐的两个孩子,一怒之下,让人去把薛安的孩子都给抱来,一并摔死。不过据说薛安的全家已经死了,嬴政便是下令,将薛安处死,让他一家团聚。

    至此。薛安才明白,他犯了天大的错误。他要卖弄才学,宣传儒家,根本不是时候。而且他选错了对象,嬴政不是扶苏。而且他此事还提到了太后,这是嬴政最不想提及的。

    故而。

    他死了。

    吕不韦害怕被他连累,便是主动提出要车裂薛安,夷九族。不过李斯及时劝阻,怕惹怒儒家,便是斩首薛安,夷三族。

    最后,薛安便是被李珏给亲自处斩。

    看完薛安的生平,李珏叹息一声。

    薛安也算是一代大儒,但是太过官迷,这本无错,错就错在他左右摇摆,认不清主次,更是拎不清状况。

    竟然糊涂到在嬴政暴怒的情况下,提出让嬴政下罪己诏。

    嬴政本想此事低调处理,他还要大白于天下,甚至让嬴政承认做错了。

    这才是他取死之道。

    李珏也不知薛安对与错,年轻之时读书育人,薛安是为人师表的。但是年长之后,官迷心窍,对世人未有建树。

    他渴望更高的官位,渴望能够施展才华之处。但是此举不妥,甚至可能会为儒家带来灾难。

    嗡。

    此时。

    阴阳生死卷之中,飞出了成百上千本书籍。

    浮现在李珏的眼前,等待着他去翻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