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 第十三章 残忍
    唐三抿紧了嘴唇,在这一瞬,他真的有忍耐不住要冲出去的冲动。而王延丰这一挡,却让他沸腾的血液渐渐冷却下来。

    风狼领主很可能是五阶以上的强者,那大祭司恐怕有六阶。此时他出去,除了送死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但是,哪怕这里的人类奴隶甚至都可以用没有灵魂来形容,那也是和他一样的同族之人啊!

    狼妖在杀戮人类的时候,简直就和杀掉牲畜没有任何两样,人类在他们眼中,甚至连牲畜都不如。

    “呈上祭品!”在这个时候,大祭司的声音再次响起。

    唐三略微挪动了一下步伐,避开了王延丰的遮挡,目光向外面看去,王延丰似乎是感觉到了,扭头看向他,微微有些蹙眉。

    而此时其他几个觉醒的孩子,都已经惊吓的瑟瑟发抖,唐三此时脸上也已经是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这让王延丰在看到他的表情之后略微松了口气,右手一扒拉,将他重新推回自己身后。

    唐三虽然不知道这位在风狼族之中是什么样的身份,但从他之前为自己等人考核,以及他此时的作为来看,他至少还有一颗向着人类的心。

    在被推回到他身后之前,他看到的,是一个个赤着身体的人类女子正被抬上擂台。

    一共十个,毫无疑问,这就是大祭司口中的祭品了。

    唐三的身体在颤抖,他甚至都不用假装。

    虽然在这风狼镇之上,他已经见过太多人类的死亡了。可是,像这样直接的大规模杀戮,还是如此残忍的情况,他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哪怕是在上一世,他也很少出现过像眼前这样愤怒的情绪。曾经身为一代神王的他,对于自身情绪的掌控自认已经非常稳定,可此时此刻,又让他如何能够平静的了呢?

    “伟大的祖先啊!今日,您的子孙,为您奉上最鲜美的血食,请您始终庇佑您的子孙,让我风狼一脉茁壮成长。献上血食!”

    伴随着那大祭司宛如鬼哭狼嚎一般的尖声大叫,十名被送上祭坛的人类女子瞬间被割断了喉管,她们的鲜血流淌,浸染着祭坛。刺耳的狼嚎声再次传遍风狼镇。

    对于他们来说,祭祀大典就是疯狂兴奋的时刻。

    死了,又死了九个人。唐三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此时此刻,在他内心之中再没有半分的犹豫。他要改变这个世界,改变这里的一切,他要让这里的人类不再为牲畜,让人类觉醒,颠覆妖怪族和精怪族的统治。

    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弱肉强食的。唯有让人类真正意义上的变得强大起来,才能改变这所有的一切。

    祭祀大典还在继续,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才走向尾声。

    唐三从始至终都低着头,身体仿佛是在瑟瑟发抖,他也没有再去看祭坛的方向。只是默默的站在王延丰的身后。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已经无比坚定。除了寻找妻子之外,在这法蓝世界之中,在这妖精大陆之上,他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祭祀结束,狼妖们散去,王延丰则是转身向唐三、凌沐雪五人道:“你们跟我来。”

    五人都是战战兢兢的跟着他,在王延丰的带领下,他们被领到了风狼镇西侧的一栋房子里。

    这里的房子和他们之前在村子里住过的就是天壤之别了。

    这是一栋用木石建造而成的房子,还是二层小楼的样式,门前是院子,有木桩制作而成的篱笆,圈起大约一百多平的小院。

    王延丰推开院门,将他们五个带到了院子里。

    二层小楼的房门打开,从里面竟是走出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看到王延丰回来了,她赶忙走上前,轻声道:“结束了?”

    王延丰轻叹一声,“结束了。”

    女子低下头,眼眶有些发红,“这次就这五个孩子吗?”

    “嗯。还有五个没通过。”

    女子显然是知道没通过的结果是什么,低下了头。王延丰将她揽入怀中,轻轻的抱了抱她。

    “先进来吧。”女子压低声音说道,她的声音明显有些沙哑。

    在王延丰和那女子的带领下,唐三五人被带进了房子。

    房子里很温暖,墙壁上烧着壁炉,散发出暖热的气息。装饰都很简单,但也算是桌椅板凳齐全,两侧都有房间,还有楼梯通往楼上。

    感受到房子里的温暖,虽然和唐三一起的四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但和之前的惊恐相比,总算是放松了几分。

    那女子走到一旁,倒了几杯热水,分别递给他们。端着手里的水杯,唐三突然有种重新为人的感觉。凌沐雪更是忍不住低声哭了出来。

    王延丰叹息一声,道:“你们是幸运的,但也是不幸的。你们被选择出来,就获得了新生。孩子们,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老师了。你们要跟我学习一些东西,只有好好的学习,让自己拥有自保之力,你们才能真正意义上的活下来。三年后,会有另一次的考核,你们需要战胜同龄的狼妖,才能真正拥有附庸的资格。否则的话,今天那几个孩子的情况你们也都看到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能够听懂我说的话,我会努力的教导你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住在我这里。直到你们通过考核成为附庸,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

    他转向身边的女子,道:“这位是你们的师母,她叫邱静。我们以前都和你们一样,经历过今天的一切。我们能活下来,是因为拥有附庸的资格。而接下来的三年,你们也要努力去拥有这样的资格,才能不再做奴隶。好了,都先去休息,师母会带你们去房间,男孩儿两个人住一间,这丫头就自己住一间。明天我会开始对你们进行教导。这个牌子都带好了,挂在身上。你们如果想出去走走的时候,一定带着,有它在,你们才不会被当成奴隶。”

    一边说着,王延丰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个木牌,木牌上有雕刻的花纹,上面还镶嵌着一块类似于狼牙的骨头,但不是獠牙那种。

    他们住的房间都在一楼,唐三被分配着和一名十岁出头的男孩儿一起。

    邱静带他们到房间,一楼有统一的厕所,邱静让他们每个人都先去清洗身体。洗干净之后,每人发了一套类似于粗麻布做成的衣服。粗麻布虽然粗糙,但很厚,保暖效果还不错。

    洗干净身体,大家再一起到一楼吃饭。

    吃的是一些类似于根茎类的块状植物,简单的煮熟,加上一点盐。还有一些煮熟的肉食。对于奴隶来说,绝对算得上丰盛了。喝着没有什么滋味儿但却很香的肉汤。大家的情绪都算是缓和了许多。

    但唐三却注意到,凌沐雪始终双眸红肿、目光呆滞。也只是吃了很少的东西。

    王延丰询问了他们的名字,而在五人之中,除了唐三和凌沐雪之外,其他三人竟是连名字都没有。只有简单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