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 第十四章 祭品是妈妈
    那个最先觉醒并且产生风狼变身的青年,被称之为大强。和唐三同屋的被称为小木头。和大强同屋的则叫毛头。

    王延丰给他们分别取了个名字,也很简单,索性就跟唐三类似。分别叫了王大、王二、王三。还告诉他们,等以后他们能真正成为附庸的话,自己可以再改名字。只有真正成为附庸,才能真正拥有自己的名字。挂上附庸的铭牌。这样才不会被当成奴隶肆意杀戮。

    吃了晚饭,王延丰就让他们各自回房间去休息了。明天会开始教导他们。

    回到房间,白天的惊吓,这里的温暖,前后的变化让王二很快的睡了过去。

    看他睡了,唐三才悄悄的下了床,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轻手轻脚的穿过大厅,来到一楼另一侧的房间门口,抬手在房门上轻轻的敲了敲。凌沐雪就住在这个房间之中。和他们男生住的两个房间隔着大厅。

    门开。露出了里面凌沐雪的面庞。

    看到是唐三,凌沐雪红肿的双眼再次湿润了起来。

    唐三闪身而入,并且回手关上了房门。

    “你怎么了?”唐三低声问道。对于这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让他感受到了温暖的女孩儿,他还是很关心的。在这对人类来说简直宛如末日一般的世界,这份温暖实在是难得。

    听他一问,凌沐雪几乎是瞬间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妈妈、妈妈……”

    唐三一愣,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刹那间,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被卡住了脖子,有些无法呼吸。

    “你、你妈妈怎么了?”唐三有些急促的问道。

    凌沐雪却已是泣不成声,根本说不出话来。

    唐三眉头紧蹙,扶着她到床边坐下,右手贴在她的背心上,将自己的玄天功能量缓缓注入到她体内,稳定着她的情绪。

    当他的功力注入到凌沐雪身体后,顿时感受到了她体内有一股很淡的青色能量,在感受到玄天功功力的时候,似乎有要依附上来的意思。

    唐三赶忙控制着功力收回,他可不想一下将凌沐雪体内的风狼血脉能量抽走,万一无法恢复怎么办?那就真是害了她了。

    但就是玄天功注入的这一下,凌沐雪感受到了那份暖热,情绪也随之平稳了几分。

    她泪眼朦胧的看向唐三,“妈妈,我看到了妈妈,在那个台子上。”

    “嗡——”唐三瞬间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祭坛、妈妈……

    在那个祭坛上,那十名人类女子,恐怕、恐怕就是他们这十个继承了风狼血脉的人的母亲啊!

    有凌沐雪的母亲,自然也有那位将他带到了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女子。

    哪怕只是匆匆一面,甚至在他脑海中都没有什么记忆。可是,终究是她将他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而正是自己决定冒充风狼血脉的觉醒者,所以才会……

    想到这里,唐三的身体也不禁随之颤栗起来。

    他真的万万没想到,狼妖的残忍竟会到如此程度。其他三人没有察觉,恐怕也是和他一样,从小就和自己的母亲分开,根本就认不出母亲。唯有凌沐雪,她是和母亲一起生活、一起长大的。在那个时候,她显然已经被吓傻了。但她却认出了自己的母亲。

    强烈的恐惧,让她没能大喊大叫出来,也因此保住了她的小命。可眼看着母亲被杀害,她在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又哪里忍得住悲伤。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残忍。”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开了。王延丰和邱静从外面走了进来。

    邱静的眼圈也是红红的。

    唐三猛然站起身,在这一瞬,他体内的血液仿佛已经彻底的沸腾了,他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哪怕是释放仅有的那一点神识,他也想要将这里的一切毁灭。

    但也就在这时,邱静快步上前,来到他们面前,将凌沐雪搂入自己怀中,柔声的安慰着她。

    王延丰痛苦的闭上了双眼,“每个人,我们每个活下来的附庸,都面临过这样的一幕。这是妖怪族的规矩。诞生拥有他们血脉的人类女子,在他们看来,都是对祖先的亵渎。只能当做祭品献给祖先。你看到那祭坛下的一颗颗人类颅骨了吗?那都是被他们因此而杀戮的。”

    “在见到你们两个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你们的不同。你们都是开了智的。尤其是你,虽然你表面上和其他人一样,但在那些和你们同样前来考核的孩子们被杀害的时候,你身体瞬间的绷紧,那并不是恐惧,而是一种蓄势待发的感觉。我在你身边,所以我能感觉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风狼变是早就已经觉醒了的。我不知道你是跟谁学到了知识,开了智慧。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才有机会。冲动,只会带来死亡,不只是你,还有我们,以及这里的一切。按照妖怪族的规矩,一名附庸背叛,镇上的所有附庸全部连坐处死。哪怕你还只是个孩子。最安全的方式,我现在应该抓了你,交出去,让他们拷问你是如何开智的。你们俩都是。你明白吗?”

    唐三眼中的愤怒渐渐化为冰冷,看着王延丰,他的目光在冰冷中带着几分平静,“那你打算把我们交出去吗?”

    王延丰突然有种心头一颤的感觉,竟是被唐三的这份注视有些胆寒,哪怕这只是个孩子,在他眼中还是那么的弱小。

    他不由得苦笑道:“如果要将你们交出去,在那个时候,我还会挡在你面前吗?孩子,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去。你也不可能再见到你妈妈的尸体,早就被他们处理了。如果你真的有心,那就好好的活下去,努力的变强。”

    唐三眼中的冰冷渐渐消失,攥紧的拳头也徐徐松开。

    如果他引动自己那一点神识,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够毁掉这里的一切。但是,他未来想要在这个世界的压制下重新成神,可能性会变得极低。这个星球上的规则压制太过强大。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在这片妖精大陆之上,人类的悲剧只是出现在风狼镇吗?不,是出现在任何一个角落。就算将一个风狼镇屠戮一空,也解决不了人类的根本问题。

    王延丰说的没错,唯有变强,变得真的强大,才有解决一切的可能。

    就在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

    唐三扭头看去,看到的是邱静的朦胧泪眼。

    “孩子,我们没办法的。好好活下去就是对你母亲最好的安慰。我也有孩子,可是,他觉醒考核失败了。如果他能成功,就算是让我死去,我也愿意。”一边说着,邱静将唐三也拉到了自己怀中,一手一个,抱着他和凌沐雪泪流满面。

    邱静的怀抱是温暖的,温暖着他那充满了杀机的心。

    凌沐雪在哭泣中,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渐渐睡去。王延丰将唐三送回房间。

    “好好睡一觉吧。”王延丰摸摸他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