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24章 黄金发簪
    李梦辰微微张开手掌,双手手心托着一只金簪。做工粗糙,却微微发光。似乎被人抚摸很久留下的痕迹。周九龄寻思这应该不是出自名家之手,这般做工压根卖不出去。难为李梦辰能找到了。

    李梦辰很紧张,表面不在意的模样,余光一直注意周九龄的表情,有一丝变化急忙想要解释。却瞧着周九龄双手接过金簪,郑重捧在手心。

    “难为公子了。”周九龄忍住笑意,方才忽然灵感乍现,这做工粗糙却被李梦辰送礼,只能说明这金簪对他来说意义非凡,至于到底从何处得来,他不说她也不太方便询问。

    “不知公子今儿过来,我并未准备见面礼,若是公子介意,容我以后补上。”周九龄郑重其事,礼尚往来总是要的。

    李夫人掩嘴轻笑,“姑娘这话说的,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何必讲究这些虚礼?”

    “何况姑娘以后若是准备了回礼,弄得我家大儿子好似专程过来讨要礼物一般。”

    老太太颔首,对李梦辰越发满意,瞧他模样分明就是极紧张周九龄是否喜欢礼物,有这般心思就好。成亲日子在初六倒是不错,家里过完年无事,恰好添件喜事。何况半月时间总是来得及。

    只心底不舍,待客人走了,老太太才拉起周九龄双手细细观看,“九儿自幼在我身边从未受过苦,如今要出阁想想也是舍不得。”说着便是抹泪,“以后若是受了委屈只管回家,祖母为你做主。谅李梦辰也不敢欺负你。”

    周九龄双眸通红,这话说的她心酸,原来嫁人以后背后有支持的娘家,日子总归会好过些。

    “祖母言重了。瞧李公子那软模样,必定不会欺负人。再说我也不是被欺负的主,若是有人欺负,我必不叫祖母挂心。”周九龄手心触感微凉,想了想郑重其事把簪子戴上,“祖母,我瞧这金簪不简单,到底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

    周九龄担心祖母多虑,到底多解释几句。

    老太太高深莫测笑了,“你可知这个金簪来自何处?”

    周九龄狐疑,瞧祖母好似知晓的模样,莫非当真有世外高人做出的手工只管用料,不顾样子?

    “这是李梦辰亲手制作。”老太太叹了口气,双目清明似在回忆,“这李家几位居然如此相似。当年……”当年李老太太也曾收到这份礼物,两人闺中密友,还常拿着炫耀。如今……老太太又是笑,总感觉自己也要去见那些密友了。

    “我累了,你且回去准备着。缺什么只管和嬷嬷说。祖母给你准备。”老太太爱怜摸着周九龄发梢,似乎看到自己当年,未嫁之前忐忑的很,拉着密友细细说话,也是这般场景。回首间竟有四十余年。

    “老夫人。”桂嬷嬷低首,老太太这般模样是不是要回屋休息。

    “你说我是不是过虑?当初李家托媒人说亲,我只当九儿不欢喜推了回去。如今瞧着那李梦辰也是不错。”老太太沉思,或者当初就该把亲事订下,如今周九龄及笄也嫁了,何须等到年后初六。

    “夫人也是担心小姐受委屈。”桂嬷嬷少顿,“谁知道小姐能瞧上李公子呢。”

    老太太摇头,“这李家上下皆是痴情种子。认准一个便不肯换。想来李梦辰……”

    老太太话头骤停,忽然反应过来,那李梦辰25岁尚未娶妻,任凭外面风言风语毫不妥协,一如李老太爷那般。难不成什么时候见过周九龄?

    老太太心底一时惊涛骇浪,若当真如此,他这些年片叶不沾身倒说的过去。

    半晌,“罢了,儿孙的事由不得我担心。”老太太轻叹,如今担心有什么用处,何况她今儿瞧的明白,李梦辰所谓见面礼已经被手打磨的光滑,不知何时做好,抚摸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