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31章 栽了
    客栈几个人一听,这话说的极有道理啊。以前怎的就没人丢失?她们本来是冲着周家去的,周家姑娘警惕没进入圈套,结果还是有姑娘丢失,这问题就大了。那肯定就是她们几个做的。这些人找她们没错。

    “快说,你们把人拐到哪里了?”几个男人凶神恶煞,大声嚷嚷着把她们送去官府,让老爷审审就知道了。三个嬷嬷吓得面无血色,一个劲说不是自己。

    “不是你们还有谁?蒙城还有谁来?你们但凡能说出来,我们也不会找你。”几个汉子不依不饶,“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惧怕周家,把目光转向其他姑娘了。你们来蒙城有什么好心思。现在可是初四,好好的年你们不在家过,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接个人,谁信啊?”

    “还不是想借着过年做掩护,多拐几个姑娘回去。说不定以前就在其他城出现过,没被人抓住是你们运气好。这次我们可不能饶了你们!”几个汉子叫嚣,“把她们全部送去官府。就不信老爷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三个嬷嬷平时在家里再嚣张厉害,现在也不是几个汉子的对手,不论她们如何解释,硬是被拉到官府。

    县令在后院喝茶,听到击鼓声狠狠叹了口气,“如今这世道越发不叫人好过,大过年的还要升堂。还叫不叫人好过了。”县令说着又是抱怨,“说起来皇上严明,就是眼神不太好。他弟弟……”县令说着戛然而止,传说皇上之所以对齐王好,皆是因为齐王与皇上一母同胞,太后去世之前特地嘱咐他照顾好齐王。说起来齐王多大年纪的人了,还整天不务正业花天酒地,瞧见好看的姑娘便要带回去做侍妾。

    偏偏这些年齐王一直没有正妻,怨不得别人,好人家的姑娘就算做正妻也不肯和齐王在一起。

    皇上年轻时还好,年纪大了许是怕死,四处寻丹问药,反而身体越发不行,后来直接太子帮政,许多事不问了。

    县令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瞧见堂下跪着的几人,有点愣。

    以前办案都是妇孺把壮年告了,今儿算怎么回事?

    几个汉子争先恐后把事情细细说了一遍,“求大人为我们做主。”

    县令哭笑不得,“你们就因为这事?拐人这种事不太好说。也没见过你们这般胡闹的,事情不明朗就把人抓来,还要捕头干嘛。”

    三个嬷嬷顿时头如捣蒜,“大人所言极是,我们都是被冤枉的。我们三个妇人怎么可能把人拐了?都是他们冤枉。”

    “哪个冤枉你们了?”几个汉子狂吼,“蒙城谁不知道你们还带了六个打手?”

    “你们绑不了人,他们难道绑不了一个姑娘?”

    县令寻思他们说的很对,“你们若当真是沈家派来认亲,自己来就行,事情说清楚周姑娘还能不和你们走?怎么需要带人过来?难道是打算把人硬绑了?”

    三个嬷嬷也感觉冤枉,“老身带几个人过来,是担心被人抢劫,毕竟我们马车也不错。值钱……”

    县令脸黑了,“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管辖的蒙城人杰地灵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家家互助……”县令滔滔不绝,说的三个嬷嬷脸色复杂,“怎么可能有打家劫舍的事。”

    “肯定是你们不对在先,才会担心被人打劫。”

    三个嬷嬷心情彻底不好了,本来还想请县令做主,现在呢?

    三言两语把责任推了过来。

    “县令管辖地界自然是好,可是京城过来要经过许多三界不管地带,老身自然害怕遇到土匪。”

    县令脸色更不好了,“自从皇上亲政以来,哪来的土匪?不是都被镇国将军带兵抓了?你们这是瞧不起谁呢?居然敢质疑镇国将军的实力?”

    “谁给你们的胆子说出这种话,难道是怀疑皇上眼瞎,错用了镇国将军?”

    三个嬷嬷脸都吓白了,这都是什么事?被人冤枉硬押到官府不说,还遇到这么个县令。

    瞧瞧人家说的话,开始还说的过去,现在直接把皇上带了,她们若是承认,岂不是怪皇上不好?

    别说她们了,就算沈首辅过来,也不敢答应啊。

    “老身错了。”嬷嬷泪流满面。

    “知道错了就好。”县令正色,“你们乖乖把人送回来,本官还能给你们从轻发落。”

    “……”嬷嬷浑身颤抖忽然想揍人怎么办?说来说去还是怀疑人被她们拐了。

    天地良心,沈家不缺丫头,她们拐姑娘干嘛?

    吃饱撑的么?

    “怎么?”县令厉喝,“本官给你们机会你们不要,非要本官对你们用刑不成?”

    嬷嬷哭的更厉害,平时没少暗地里教训那些丫头,可是她们看着胆大,也不是不怕。

    “老身都是沈家的嬷嬷,求老爷明察。”

    “明察?”县令呵呵冷笑,最瞧不上这种人,敢做不敢当,谁家姑娘不是姑娘,她们还有脸哭上了,丢人。

    “你们说自己是沈家嬷嬷,那天周姑娘当众问你们讨要信物,你们没拿出来。现在还到我面前装。你们装什么呢。”县令手指泛白,紧紧捏住惊堂木,他也是有闺女的,想想都感觉心寒。

    “真以为沈家远在京城,就能借着名头行骗?”县令呵呵笑,“看来不用刑你们不招。”

    “来人!”县令直接把令牌丢到地上,懒得多看她们一眼,“先打十板本官再问。”

    嬷嬷目瞪口呆,大人们审案都是这样的?

    还没问出个所以然呢,直接就挨板子了?

    沈家教训下人也没这样的。

    十个板子打下去,三个嬷嬷痛哭流涕、叫苦连天。

    “你们现在招还是不招?”县令白眼翻出天际,对这些人牙子不能心慈手软,否则毁的就是几个家庭。县令发誓要做个为百姓的好官,做好官就从找人开始。

    “真不是我们。”嬷嬷哭的快没声了。

    “那就把沈家的信物拿出来。”

    “……”这个真没有。嬷嬷心里叫苦连天,出门的时候也没想到要拿什么信物啊。

    嬷嬷出门的时候还趾高气昂,想着不需要什么信物,只要说出沈家名号,别人还不是上赶着讨好。没想到遇到硬茬,栽了。